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怪挣扎于末路七卷:末路篇四 第2510章 演技

作者:云月流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黑夜降临,一轮明月高悬云端。

    知晓今晚将有大战的奴良组众妖不由得感到血液沸腾。

    多久了?

    在百物语组被奴良鲤伴带队从东京驱逐之后,奴良组便再也没有遇到像样的挑战了,时隔数百年,不知多少妖怪感觉自己的筋骨生了锈,而此刻,这样一个大战一场的机会,出现在他们面前。

    不是没有人担忧奴良陆生是否能带领他们走向胜利,毕竟这一次四国八十八鬼夜行来势汹汹,兵力充裕,但回顾起之前几次和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交锋,众多妖怪心中便不由得放心不少。

    至少到现在为止,除了最初被袭击而受重创的狒狒组,他们奴良组还没吃过亏。

    倒是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在奴良陆生的反击下损失惨重,前前后后死了好几个干部,还被抓了一个。

    这让他们在和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决战这件事情上,平白多出几分信心。

    于是,整个奴良组的氛围都变得浓烈起来,似乎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战斗到来的那一刻。

    “是时候了。”

    妖化状态的奴良陆生,立于庭院的樱花树下,看了一眼东京市内阴阳厅遭袭而升起的硝烟以及四国八十八鬼夜行聚集产生的妖云。

    最终,他向所有人宣布自己的决定。

    “让我们开始百鬼夜行吧,全家出动!”

    “哦!!!”

    欢呼声在整个奴良组中回响,除了部分妖怪留守本部,其他大部分妖怪排成队列,跟随着奴良陆生朝着四国所在的位置进发!

    “慢着慢着慢着!”

    还不等奴良陆生等人走出大门,一个人影出现,挡在了奴良陆生前进的道路上。

    是一目。

    这位奴良组的元老,再度出面,阻拦奴良陆生。

    “请等一下,少主。”

    鸦天狗见状,飞了过来,不解地看着一目“怎么了,一目大人,想妨碍少主出征吗?”

    奴良陆生身后的黑田坊对一目可是积累了很多不满的,紧随着鸦天狗对一目说道“请让开,一目大人。”

    诸多被奴良陆生调动起战意的妖怪现在恨不得和四国八十八鬼夜行战个痛快,此时被一目一阻,就像是吃饭吃到自己不想吃却又不得不吃的东西,实在是噎得慌。

    这时候,黑田坊一句话说出了他们的心声,顿时附和声四起,一时间,整个奴良组都回荡着让一目让开的话语。

    一目见状,眉头一皱,大声喊道“静一静!我有话对少主说!”

    场中顿时安静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一目也是奴良组老牌干部,虽然近段时间总是怼奴良陆生,并频频被奴良陆生压制,但身份和资历摆在这里,还是很有话语权的。

    他要和奴良陆生对话,一般妖怪还真没资格打扰。

    “少主,你这是在做什么?”

    一上来,一目就用略带质问的语气,询问奴良陆生。

    “你怎么擅自决定与四国妖怪对决?总大将都没有发话呢,你也没得到干部会的同意,就做出这样轻率的举动,实在是不好啊!”

    “这个家伙···”

    白井月身边,将奴良陆生视为弟弟的冰丽,对一目的行为很是不满,和黑田坊一样,她的怒意也积累到了要宣泄的边缘,此时一目的话语,就如同一根火柴,将冰丽心底的怒火彻底点燃!

    冰丽脚步往前一迈,准备给一目一个难忘的教训,然而白井月这时却伸手拉住了冰丽。

    “不要激动,仔细看下去。”

    不等冰丽反应过来,大连寺铃鹿露出惊讶的表情“难道那个家伙阻碍奴良同学,是为了奴良同学好?”

    一开始,其他人都没有想明白大连寺铃鹿这句话的意思,所以变得有些茫然,大连寺铃鹿见状赶紧补充了一句,顺带询问了一下白井月“他这是要给奴良同学刷声望?”

    “他们那一群老一辈妖怪,是知道一部分我的信息的,就算再怎么傻,也不会自己撞到我脸上。”

    原本命运线中的一目,可能是因为不服青涩的奴良陆生或是其他原因,真心要阻止奴良陆生,但此时的一目,知晓奴良陆生带队和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决战有白井月掺和,怎么可能出面阻止?

    当年意图违逆白井月计划的,九成九的都长眠幽冥了,只有那么一两个人依靠和白井月的关系躲过了清算。

    那么,一目和白井月之间的关系有好到这种程度吗?

    白井月自认为是没有的,一目应该也清楚这一点。

    所以,一目不可能真的来阻止奴良陆生。

    “其实,一目说的有道理,纵使有奴良滑瓢的授权全权负责此事,奴良陆生终归是三代目候补而不是三代目,不通过干部会直接发起一场可能决定奴良组生死存亡的决战,确实不符合法理。”

    白井月很是认真地解释道。

    “现在群情激昂,所以没有人管这件事情是否合法理,实际上妖怪之中法理这种玩意本就没有那么管用,更多的还是要看情理。”

    看向奴良陆生,白井月说道“但奴良组终归是管理整个关东的妖怪组织,规矩还是要讲的,事后多半是要给那些干部们一个交代。现在有一目出面把事情挑出来,那么不管最后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便算是揭过了。如果我没料错,接下来会有另一个干部出来,反驳一目,顺顺利利地把陆生送出去。”

    白井月话音未歇,牛鬼便从队伍旁侧走了过来,开口评价一目的话语“说的没错。”

    刹那间,冰丽和大连寺铃鹿以及一旁围观的其他人,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白井月,似乎在询问这是什么情况。

    白井月好笑地摇了摇头。

    “你们啊,那可是牛鬼!除了奴良滑瓢之外,奴良组演技最好、放到西方可以称得上影帝的传奇人物!”

    想起之前几次来奴良组时所感受到的那种通常只有人类人家才有的温馨氛围,白井月就不禁感到好笑。

    这群妖怪,尤其是老一辈妖怪,五百年前可都是天天于刀尖舔血的,牛鬼更是常年镇守奴良组西方捩眼山,为奴良组戍守边疆的人物。

    这么一个沙场悍将,居然在奴良组内部表现得这么【和蔼】,甚至被当作一名智者,除了上次考验奴良陆生外没有在奴良组内部露出一次锋芒,这是何等可怕的演技?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