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怪挣扎于末路七卷:末路篇四 第2512章 交锋(二合一)

作者:云月流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闹市区,人类人往。

    作为日·本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即便夜幕降临,东京依旧喧闹如昼。

    但有那么一条街道,以及这条街道周遭连带着的一片区域,氛围不知何时变得清冷幽寂。

    阴暗的气息,在街道上蔓延,那股渗透骨髓的寒意令行人们不由自主地远离这片区域,哪怕在他们的眼中,这片区域如同之前那般人涌如謿。

    店家们仿佛失了智一般,放弃大好的赚钱机会,好似有什么非去不可的急事一般,一个接一个选择闭门离去。

    不消片刻,整个区域都被腾空,充斥着灰蒙蒙的雾气,相对于周遭仍旧人声鼎沸的街道,这里就如同一个被特意划分出来的···隔离区!

    “这里,看来就是四国准备的战场了。”

    带来百鬼夜行来到此处的奴良陆生居高临下看到这么一大片无人区,便明白了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意思。

    这片特意被清空的区域,便是决定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和奴良组二者命运的决战之地!

    “少主,会不会有陷阱?”

    黑田坊望向这片区域,不禁有些担忧。

    这片迷雾本身倒是没什么问题,妖怪们成群结队出门的时候,给每个人弄幻术太麻烦了,通常都会制造类似迷雾这样范围性遮蔽视线的东西来掩盖行踪。

    比如说此时奴良组于空中所驾驭的一片黑云。

    重点是,在奴良组抵达之前,四国八十八鬼夜行是否以迷雾为遮掩,准备了其他东西。

    “不会的。”

    奴良陆生否定了黑田坊的猜测。

    “玉章那家伙,很有野心,他是要以此战为基础,击溃奴良组的同时接手奴良组在关东的所有资产,为了服众,他只能正面战胜我。”

    战争序幕时期也就算了,那时候弄些刺杀奴良组首领、借助阴阳师力量限制奴良组等不规矩的小动作,都只是前奏,与其说是互相攻伐,不如说是以打击对方士气为主的互相试探。

    真的到了决战的时候,依旧只有绝对的力量才能决定胜负。

    强就是强,弱就是弱。

    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一旦使用出来,就是被所有人唾弃的结局,到时候就算赢了,四国八十八鬼夜行也别想取代奴良组在关东的地位。

    原先臣服奴良组的诸多妖怪组织,没有一个会服气那种歪门邪道获得的胜利。

    “所以,不用担心陷阱的问题。”

    “那么,首先我作为诱饵冲入敌阵牵制敌人。”

    确定接下来要正面大干一场后,青田坊率先开口,拿走了冲阵的任务。

    “我则守护少主。”

    黑田坊扶着帽檐,接下了护卫的工作。

    “在这修罗场上的伤员,就都交给我吧。”

    战场医生的工作,毫无疑问被鸩所承接。

    身边众人一个个将最重要的任务包揽,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令奴良陆生不由得微抿下唇。

    他抬起头,发出一声感慨。

    “月亮若隐若现,看来是个漫长的夜晚。”

    随即,奴良陆生回头看向身后的众多妖怪,身上的妖气如同暴风般席卷开来“在这段看得见月亮的时间里,就把你们的性命交给我保管吧!”

    “噢!”

    在奴良陆生的话语激励下,奴良组众多妖怪情绪高涨,毫不犹豫地跟着奴良陆生迈入了迷雾之中。

    进入迷雾的瞬间,奴良陆生等人便看到了渡狸玉章和其率领的四国八十八鬼夜行。

    看到渡狸玉章等人的站位后,奴良陆生带着奴良组众人落下,以无人区最中间的街道为分界线,和渡狸玉章隔街相望。

    妖气凝聚成云,在空中飘浮,两股属性不同却同样庞大的妖气,在这片无人区不断地摩擦着,将此地彻底化为森罗鬼蜮。

    “奴良陆生,可让我等久了呢。”

    渡狸玉章站在高楼之中,双手张开着,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在高楼灯光的映照下,渡狸玉章的影子看起来很是高大。

    “之前的交锋,让你占据了一点优势,不过也到此为止了。看清楚我的英姿吧!”

    在两方大军所有人的注视下,渡狸玉章手中树叶飞舞,逐渐将渡狸玉章整个人包裹在内,片刻之后,俊俏的少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带着白底红纹面具、身穿沉重古代服装、左手拿着一柄长剑的狸猫妖怪。

    以人类的审美来看,渡狸玉章此刻的模样和所谓的英姿根本不搭边,还不如之前的人类形态美型,但是以妖怪的角度来说,这种略显古老的装束,更加符合他们心目中对首领的期待。

    一时间,四国八十八鬼夜行一方士气大震!

    见现出原形这一招起到了应有的效果,渡狸玉章跃下高楼,顺着众多妖怪分开的道路迈步来到最前方,和奴良陆生对视。

    手握魔王的小锤,信心大增的渡狸玉章毫不谦虚地发出胜利的宣言“现在正是实现夙愿之刻,赌上四国八十八鬼夜行之名,你的性命和【畏】,我就收下了!”

    “不知你这狸猫在嚎什么。”

    微笑着将渡狸玉章的宣言用无所谓的语气甩回去的同时,奴良陆生的眼睛瞥向了渡狸玉章左手握着的武器。

    剑鞘和剑柄皆用白铯的绷带裹住,在剑鞘靠近剑格的位置,有一块金铯牌子,上面刻着【魔王召唤】四个字,整柄剑都外溢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这把气息古怪的武器,应该便是渡狸玉章的依仗,魔王的小锤,一把可以依靠杀戮来增强力量的武器。

    要想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这把武器必须要限制住,而且还要小心那个将这把武器交给渡狸玉章的人。

    那个幕后黑手将这把武器交给渡狸玉章,让其聚集起整个四国的军势来入侵东京,必然有所图谋,结果渡狸玉章到现在除了让狒狒组陷入瘫痪外,就没有更多的战果了,这显然是达不到幕后黑手的要求的。

    奴良陆生不认为对方会让渡狸玉章这颗棋子在没有发挥半点作用的情况下被彻底干掉。

    就算对方真的不把渡狸玉章放在心上,对方应该也不会就这么看着魔王的小锤这把武器落到奴良组手里。

    对方削弱奴良组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把这么一件恐怖的武器留给奴良组?

    想到这里,奴良陆生的视线不由得看向了渡狸玉章身后的妖怪们,寻找隐神刑部狸所说的夜雀的身影。

    如果隐神刑部狸和奴良滑瓢两人没有推断错误,这个夜雀便是幕后黑手派过来暗中控制事件走向的式神,一旦四国八十八鬼夜行情况不妙,对方一定会通过夜雀做些什么。

    奴良陆生觉得自己有必要盯死这个夜雀。

    或许,他可以借机抓住幕后之人的尾巴。

    可是很遗憾,扫了两遍,奴良陆生都没有看到夜雀的身影。

    那么现在,他也只能按部就班地和渡狸玉章战斗,同时注意周边的情况了。

    或许是因为奴良陆生思考的时间过长了,两军对峙所产生的压抑气氛,终于是超出了一些妖怪的忍受极限。

    渡狸玉章身边有一只举着禅杖的独目小僧,嚎叫着要立首功,朝着奴良陆生冲来。

    首无本打算将其拦下,结果却被奴良陆生阻止。

    看着这浑身冒汗,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而独自冲出阵营的妖怪,奴良陆生也没有动手,只是眼神用力一瞪,便令其失去战斗能力,连连打着摆缩回了自家阵营。

    如此丢脸的举动令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人实在是看不下去,手洗鬼抓住这只小妖怪的头颅,将其甩到一旁。

    局势顿时又回归了之前的对峙阶段。

    但奴良陆生和渡狸玉章都知道,对峙阶段已经结束了,这只小妖怪的出阵和退缩,让奴良组在这种气势的较量上,占据了上风。

    再次于心中笃定四国八十八鬼夜行这群妖怪成不了事的渡狸玉章知道,再这么对峙下去,或许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的士气将一败涂地,于是他故作高傲地看着奴良陆生,宣布道“来吧,百鬼夜行的对战开始了!”

    随即也不等奴良陆生回应,想要夺取先机的渡狸玉章对着部下命令道“上吧,小的们!为我献出你们的生命!”

    得到主人命令的四国八十八鬼夜行众妖顿时朝着奴良组这边涌来,奴良组的妖怪们见状,便准备迎战,而就在此时他们才发现,他们的首领奴良陆生竟是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阵线好几个身位!

    顿时,意识到自己没有紧跟大将步伐的奴良组妖怪们像是扎了兴奋剂一般,嚎叫着朝着四国八十八鬼夜行迎了上去!

    原本泾渭分明的妖气团,顿时卷在一起,发生剧烈的碰撞!

    “大将居然在这种地方?”

    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冲在最前线的妖怪,看到奴良陆生脱离大部队走在最前列,一时间兴奋地无以复加。

    大将确实是一个妖怪组织中最强的存在,绝不是普通妖怪可以敌对的,但那是指单对单的时候。

    这里可是战场,即便是实力高强的大将,也可能一个不注意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流弹击中。

    即便没有流弹,前线也是很危险的地方,一旦和自己的部队被分隔开来,大将也就是一个人罢了,面对不知道多少人的围攻,早晚有力竭被抓的时候,而任何一个妖怪组织,大将被俘的那一刻都意味着战败。

    大将被围的妖怪组织一定会竭尽全力去救出自己的大将,但围住大将的一方必然会不计一切代价阻拦对方的救援,并尽快拿下目标。

    毫无疑问,在实力对等的情况下,大将被围住的一方就没有任何悬疑地成为失败者。

    这也是四国八十八鬼夜行众妖兴奋的原因。

    在他们看来,奴良组本来就比他们弱,奴良陆生这种行为岂不是在找死吗?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功勋。

    然而还不等他们将脑海中所想付诸实践,跟着奴良陆生冲上来的奴良组众妖便将他们彻底淹没了。

    和人类两军对峙不同,以个人勇武为主的妖怪们,战斗起来有些类似打群架,一打起来就搅成一团,分不清楚彼此。

    一时间,就连奴良组的人都找不到混乱之中奴良陆生的位置。

    承接下护卫工作的黑田坊四处奔走寻找奴良陆生的踪迹,其他妖怪则纷纷找上自己的对手。

    青田坊找上了以力气为豪的手洗鬼,毛倡伎则找上了同样使用长发的针女。

    紧接着,首无和河童找上了四国八十八鬼夜行那些杂鱼。

    序幕战中,干部大量损失的苦果,于此刻显现,除了最好不要冒险上前线的渡狸玉章本人外,如今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竟是没有人能够阻挡首无和河童。

    奴良组以这二人为首组建攻势,令四国八十八鬼夜行节节败退,一时间整个战线都有被撕裂的趋势!

    坐镇大后方的渡狸玉章看到这一幕,恨恨地咬了咬牙。

    如果不是前期损失太过干部,此时就是他的四国八十八鬼夜行压着奴良组打了,早知道会造成这样的后果,他还不如不弄那些计划,就这么直接聚集大军和奴良组正面对战。

    现在说这些已经迟了,渡狸玉章只能尽自己所能和奴良组战斗,他看了一眼场中的局势,对着身后做了一个眼色。

    顿时,四国八十八鬼夜行一方所在区域的大楼中,冒出一个又一个妖怪!

    这些妖怪刹那之间便填补上了首无和河童撕裂开的口子,并很快地以数量优势反过来压制奴良组!

    更多的妖怪,则是顺着战场两侧朝着奴良组后方包围过去,打算将奴良组团团围住!

    “这些妖怪···是四国的援军!?”

    首无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们早就知晓四国八十八鬼夜行有援军,只是他们真没想到,四国八十八鬼夜行援军数量居然有这么多,难不成四国八十八鬼夜行是倾巢而出了?他们老巢都不要防守的吗!?

    渡狸玉章很是满意地看着奴良组众人脸上那惊讶的表情,任谁也没有想到,他能够做出将四国区域彻底放空的决定。

    他承认,在单兵素质和干部数量上,四国八十八鬼夜行远远不如奴良组。

    但是,论数量,奴良组怎么和他比?

    怎么比!?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