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无极宗冷遇

作者:柳中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七星阁后堂,施仁成脸上满是苦笑,不出他所料,事情真的闹大了,但是阁主一直不听自己劝告,现在大秦神国派人登门问罪,阁主不去疏通关节,竟然将人扔了出去。

    他脸上浮现忧色,说道:“阁主,现在该如何是好?”

    陈岩坐回椅子上,没有回答施仁成的话,反而说道:“伯父,你不是我无极宗弟子,不清楚无极宗和大秦神国的关系,杨堂主、吴堂主,你们两个知晓吗?”

    杨智道:“回阁主,大秦神国立国在无极宗之后,大秦神国立国之初就有无极宗的支持,之后万年来,大秦神国和无极宗一直相安无事,关系良好。”

    “杨堂主知道大秦神国立国的内情吗?”陈岩又问。

    杨智回道:“阁主说的内情是指什么?属下只知大秦神国太祖本是一地方世家,当时大秦神国这片地方有几个小国,战争不断,大秦神国太祖聚众揭竿而起,后来笼络了几个家族,又征伐各地,才有了后来的大秦神国,在他征伐的过程中,亲上无极宗,有了无极宗的表态支持,大秦神国才少了许多阻碍,得以顺利立国。”

    “就这些?”陈岩又问吴东来道:“吴堂主还知晓别的吗?”

    吴东来摇头,说道:“这都是流传下来的历史,杨堂主所说和属下知晓的一样。”

    陈岩道:“你们知晓的只是一部分,我们无极宗藏经阁记载的非常详细,涉及很多密辛,我升为执事后,能翻阅的更多,知晓的才更为详尽。”

    吴东来有些感慨道:“门中弟子大多只注重修炼,最多再掌握一门谋生的技能,譬如炼丹、炼器之类,其他的知晓个大概就行了,去藏经阁的时间是极少的,就算去了,也是翻看功法武技类的书籍,除了阁主,谁会去看其他杂书?”

    杨智心有戚戚焉的点点头,附和道:“像阁主这样通晓百家、经天纬地之人,门中弟子是少之又少。”

    “别拍马屁了。”陈岩笑了笑说道,“当时战争到最后,只剩下大秦神国太祖和另一方势力对峙,两边针锋相对,谁也攻克不下谁,你们只知大秦神国太祖去了无极宗,其实另一方也去了,任凭谁都想得到无极宗的支持,但是当时的无极宗掌门对大秦神国太祖更为属意,觉得他为人心怀百姓,如若为王,也能善待百姓,才支持大秦神国立国,有了无极宗的支持,所有中立摇摆势力都倒向大秦神国太祖这边,战场的局势瞬间改写,才有了后来的大秦神国。”

    “大秦神国这块土地一直都是无极宗的势力范围,在大秦神国之前是这样,大秦神国立国之后也如是,我无极宗在前,大秦神国在后,我们身为无极宗弟子,要牢记祖师训诫与宗门戒律,杨堂主、吴堂主,你们两个虽然已经除役,但是却要谨记着,无极宗才是这片土地下真正的主人。”

    吴东来、杨智点头称是,陈岩又道:“我既然未犯门规,就不惧大秦神国敢对我怎样,之前我回了一趟宗门拜见掌门,掌门也让我安心做事。”

    有掌门发话,吴东来、杨智皆放下了忐忑不安的心,他们太清楚无极宗的能力了,既然掌门说了话,阁主和七星阁都不会有事了。

    而施仁成却不清楚无极宗和大秦神国谁强谁弱,只知两者都是庞然大物,见阁主、吴东来、杨智都不担心,悬而未决的心情也慢慢放下。

    ……

    却说天青侯方振这边,在被陈岩羞辱之后,带着人怒气冲冲驾着飞舟飞往了无极宗,要去无极宗讨回个公道。

    他最先见到的是无极宗机务殿外事堂执事何权重,何权重隆重接待了天青侯一行,礼遇有加,之后带着天青侯面见机务殿殿主刘兴之。

    面对刘兴之,天青侯将陈岩所作所为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义愤填膺的控诉陈岩的蛮横作为、无法无天之举,对自己极近羞辱,蔑视大秦神国,要无极宗将陈岩交出来,由大秦神国处置。

    天青侯大放厥词,刘兴之面色平淡,心中却十分不虞,虽然觉得陈岩做得有些过分,不过这都是天青侯的一面之辞,但是陈岩有句话说的不错,在我无极宗眼里,你算是什么东西,轮得到你在这里放肆?

    可天青侯毕竟代表着秦皇秦同康,刘兴之也顾忌身份,淡淡道:“天青侯所说之事不归本座主管,本座只管接待事宜,天青侯若有这方面的诉求,本座可代为引荐本宗戒律阁路琮阁主。”

    刘兴之的话让天青侯心中一凉,明明是你无极宗理亏,本侯是来讨要说法的,现在好像是求人来的。

    之后,刘兴之告辞离去,让何权重将天青侯送到戒律阁。天青侯见到路琮后,将对刘兴之说的话又说了一遍,连表情都一样,路琮却全程面无表情,仿佛事不关己。

    天青侯说完,路琮也平淡回道:“陈岩是我无极宗执事,所为之事并无违反门规戒律之处,本作不会惩戒于他,天青侯请回吧。”

    我说了半天,你就回一句陈岩未犯门规这就完了?天青侯面露愤然之色,又道:“路阁主,陈岩犯我国法,我大秦神国要求无极宗将陈岩交由神国处置。”

    路琮皱眉道:“天青侯,本座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陈岩是我无极宗弟子,也不是你大秦神国的百姓,就算是,你们大秦神国的律法也管不到他,他若犯了我无极宗门规,本座自会惩戒于他,他若未犯,又何罪之有?”

    天青侯急了,人要不到,什么交代也没有,就一句未范无极宗门规就想打发他,让他回去如何跟皇上交代?

    “路阁主,三百多条人命啊,那陈岩罪恶滔天,罪不容恕,挟持城卫军统领,如同谋反,无极宗可不能包庇他,要是所有无极宗弟子都像他这样做,我大秦神国国体何在?”

    路琮冰冷的眸子扫了天青侯一眼:“你是在教本座该如何做事吗?”

    天青侯被看的全身一颤,浑身寒毛直竖,连道:“不敢,不敢,可是贵宗总要给我大秦神国一个交代。”

    路琮冷冷的道:“我无极宗弟子行事,何需向你们大秦神国交代?依本座看,我们中弟子都应该效仿陈岩执事,行侠仗义,惩凶除恶,才是正道。”

    “此事我会仔细调查并上报掌门,但是如果陈岩没有违反门规,本座的决定不会改变,你请回吧。”路琮站起身,又对何权重道,“送客。”

    说完,不理天青侯几人,径直离去。

    天青侯灰溜溜的出了无极宗,又乘坐飞舟到了元洲,在无极宗遭受冷遇,让他气愤又无奈,只好写了一封奏折,让人送往秦都城,自己人仍在元洲待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