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管不管

作者:莫伊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侯常胜老婆也听得出来,唐弘业这是真的不悦了,似乎侯常胜也真的不在他这里,她只好讪讪的松开了原本反过来去拉着唐弘业的手,好好的站了起来。

    “那……那他能去哪里呢?我真的是能打听能问的都问过了,要不是拉不下脸来,你们这边我也早就该打电话过来问的,不至于拖到现在。”侯常胜老婆也是真的有些慌了,“那这可怎么办啊!猴子他从我们租那个房子走的时候,全身上下也就带了那么三五百块钱,再多也没有了,他的换洗衣服什么的也都还在住的地方,就连手机充电器都在住的地方没有拿走,所以我一开始都没有着急,我觉得他肯定走不远的,估计就是跟我赌气出去一下,等气消了就回来了,那么大个人,有什么好让人担心的,结果左等右等他也不回来,联系又联系不上,我实在是心里面没底了,你们可无论如何都要帮帮我啊!”

    唐弘业虽然说看不上侯常胜的老婆,对于侯常胜之前的态度也是有些失望的,但是现在这么大的一个人,如果真的是没有带钱也没有带衣物,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和所有人失去了联络,那就不能不重视起来了。

    “猴子跟你吵架离开具体是在什么时候?”唐弘业耐着性子问,“他从离开家之后,就一直是出于无法取得联系的状态么?”

    “他跟我吵架……是下午,不对,傍晚上的时候,也不是一开始就联系不上……”侯常胜老婆支支吾吾的说,似乎是有一些纠结,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

    “你到底是不是真的着急把猴子给找出来?”唐弘业有些不悦的问。

    “着急!我能不着急么!”侯常胜的老婆赶忙说,“他……他一开始出去了,过来几个小时吧,反正早就过了晚饭时间了,他还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装的跟没事儿人一样的,问我要不要吃什么,他给我捎回来。我当时也是还没消气,所以就……就顶了他几句,我说你那么能耐,那么有出息,你别回来啊!不是走的时候说跟我过没意思么!你觉得跟谁有意思你就找谁去!他一听我这么说,就把电话给挂断了,我当时不是想着他身上也没带什么钱,所以肯定也走不远,走不久,到时候兜里没钱了,那不就得老老实实的回来给我低头服软了么!哪能想到这一次他居然脾气这么大,一走就走了一个无影无踪,联系不到人了呀!”

    “他的证件什么的,有随身携带么?”唐弘业又问,他现在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侯常胜跟他老婆之间的那种夫妻矛盾,只想确认一些关键信息。

    “他的证件……身份证就在他钱包里头,他钱包随身带走了,不过里头没有多少钱,也没放银行卡,因为我之前跟他说,这次过来他免不了要出去喝酒什么的,万一喝多了,把钱包都给弄丢了,光是丢几百块钱,丢个身份证,也好补回来,要是把银行卡啊什么的一遭都给丢了,那可就麻烦了。”

    “要不然,明天你去办理一下报案吧。”唐弘业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按你说的,猴子失联已经有四五天的时间了,应该是可以立案的了。”

    “报案?报案干嘛啊!哪有那么严肃!你不要把事情搞得那么大!闹那么大,回头猴子回来了,脸往哪儿搁?那不又得埋怨我了么!”侯常胜的老婆一听这话,根本不假思索的就选择了拒绝唐弘业的这个建议。

    唐弘业想了想,对侯常胜老婆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我回头帮你查一下有没有猴子买票提前回家去了的购票记录什么的,然后下一步要怎么找他,等到猴子购票记录那些的结果出来了之后,咱们再沟通。”

    “你就光查一下购票记录?你不是警察么?你们俩不都是警察么?又是警察,又是他的老同学,好哥们儿!现在猴子没影没踪的,你们就这么帮我?”没想到侯常胜老婆对唐弘业的安排并不满意,也不大愿意接受,“你就不能实在一点么?你们警察想要找人,不是有很多方法的么?找人不是你们的工作?你们就不好撒开了去找?赶紧把猴子给我找出来啊!我家那一摊生意还等着他呢!”

    唐弘业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保持情绪稳定,这种时候如果他先恼了,只会让接下来的沟通变得更加困难:“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们虽然是警察,但是有很多调查是涉及到权限要求的,不是为了工作需要,调查案件的需要,没有相关的手续,我们不可以私自动用公安内部系统去做私事。我们俩平时也有单位安排的工作任务,不可能扔下所有的事情,满街漫无目的的去找人。你和猴子到底是怎么样闹的矛盾,我们不在场,不知道究竟是有多严重。你是当事人,你心里面是最清楚的,如果你觉得事情真的很严重,猴子跟你过去从来没有过这种程度的失联情况,那我建议你报案,报案之后,有什么需要调查的,我们也可以在不违反规定的范围内尽最大的努力提供帮助。如果你觉得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就只不过是你们俩过去也出现过的那种程度的吵架、冷战外加离家出走,坚决不同意报案,那我们能帮你的也只能是看看他有没有一个人离开A市去哪里,或者跟谁借了钱住在哪里跟你赌气不露面之类的了。”

    侯常胜的老婆看着唐弘业,像是想要从他的脸上观察出什么来似的,然后她又瞥了一眼杜鹃,对唐弘业说:“弘业,我知道啊你过去对我客客气气那都是看猴子的面子,不管我之前有什么得罪了你的地方,猴子总还是你的好哥们儿吧?这要是我跑没影儿了,找不到人,猴子让你帮忙,你不帮,我绝对没话说,那都是我活该,谁让我得罪了你了呢!但是猴子可没得罪你吧?这么多年,你们俩是实实在在的哥们儿吧?咱能不能说句掏心窝子的实在话?这忙你到底帮不帮?什么规定不规定的,再怎么规定还能大得过人情?”

    “如果你觉得我是在搪塞你,那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唐弘业对侯常胜老婆的耐心彻底被消磨的一干二净,他伸手朝厨房外面的客厅方向比了一下,“我能给你提供的帮助已经告诉你了,如果你需要,我一定尽力而为,如果你想要报案,我也可以帮你,但是你想要的那种不走程序又全城撒网似的寻找方法,实在抱歉,你高看了我的能力了,这个忙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帮得上。我和杜鹃一天下来,工作也挺辛苦的,到现在晚饭还没有吃,你要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了,就带着孩子赶紧回去吧,两个小孩儿也还是早点睡觉比较好,否则不利于成长发育。”

    侯常胜的老婆在唐弘业这里碰了壁,脸色自然也是不好看的,她阴沉着脸走出了厨房,没好气的吆喝两个孩子跟着自己一起走,出门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把唐弘业家的防盗门重重的摔在了门框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侯常胜的老婆是走了,不过唐弘业和杜鹃的眉头却并没有舒展开。

    “你真不打算帮忙找一找侯常胜的下落么?”杜鹃听唐弘业方才对侯常胜老婆说的话,可以说是一点都不客气,也没留什么情面,但她很清楚,唐弘业打从心底里面,还是挺重视侯常胜这个朋友的,哪怕两个人先前闹出了那样的不愉快,那也并不会影响到唐弘业对侯常胜的关心,所以才特意开口询问了一下。

    唐弘业苦笑了一下:“我你还不了解么,这么多年的朋友了,那可能真的不管。但是我刚才不那么跟侯常胜他老婆说,怎么把她打发走?不把她打发走,这事儿能有个完么?按她说的,又不想报案,怕回头人找到了什么事儿也没有,侯常胜丢脸,责怪她,又想让咱们兴师动众的发动所有资源去帮她找人!就这种要求,别说咱们俩做不到,就算是杨大队也一样做不到啊!她也确实是高看咱们了。”

    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墙壁上挂钟的时间:“杜鹃,你看要不然你先……”

    “我不用留在家里先吃饭,你要是打算回一趟局里,我跟你一起去,也能帮你一起查一下。”杜鹃不等唐弘业把话说完就直接开口打断,毕竟唐弘业想要说什么她都能猜得出来,无非是让她在家里先吃饭先休息,自己回局里面去,“走吧,咱们俩一起,侯常胜虽然跟我交情普普通通,至少也是老同学,再加上你这一层关系,我也能帮就帮一点吧。虽然说是一个成年男性,但是跟家里人失去联络已经有四五天的时间,也不能太不当回事儿,咱们至少可以先排除一下他离开或者在哪里入住落脚的可能性,下一步该怎么办,到时候再说。”

    唐弘业点点头,杜鹃说的也正是他心里面的打算,两个人在这件事情上面又一次心照不宣,也让他感觉挺高兴的,与此同时,转念想到另外一层,他就又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了:“你看……之前侯常胜他们对你那么不厚道,给你添了那么大的堵,现在还得让你跟着一起去跑这个,我都觉得有点说不过去……”

    “你少来这一套吧,一码归一码,他老婆那个人,我也不会愿意再跟她打交道了,但是再怎么赌气,侯常胜的下落总还是要过问一下的。”杜鹃摆摆手,表示眼下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虽然她从警的年头跟队里面的一些老前辈比起来,还很短,但是经过了这几年的一线工作,也给她培养出了一种职业上的灵敏嗅觉,虽然现在还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她对侯常胜夫妇平日里的相处模式也并不是非常清楚,但是直觉却让她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两个人在这件事情上面非常有默契的一拍即合,立刻就穿了大衣重新下楼,顶着寒风又重新回到了刑警队,因为之前帮忙预定同学们的住处什么的,所以原本的初中时候的班长帮忙收集了一下来参加聚会的那些同学的身份证号码,侯常胜虽然不跟他们一样住酒店,而是跟老婆孩子在外面短租房居住,但是为了之后去农家乐什么的需要,他也还是提供了一下身份证号码,所以从那份名单上面可以查得到,两个人打算确认一下侯常胜的酒店入住、乘车购票方面的情况。

    没用多久,他们就对这方面的情况有了一个初步的掌握。

    在侯常胜跟他老婆发生了口角,离开短租房之后的当晚,侯常胜于夜里九点多钟登记入住了A市的一家经济型酒店,酒店的住宿价格唐弘业大概的查了一下,住一晚只需要不到二百块钱就能够解决,地点距离他跟老婆孩子一起住的短租房也并不算特别远,步行可能要三四十分钟,乘车就很近了。

    这个酒店的选择方面,倒是也很符合侯常胜老婆之前提供的信息,侯常胜离开短租房的时候,随身的钱包里面并没有太多的钱,大约三五百块的样子,如果住贵一点的酒店的话,一晚上过去,他身上放的钱可能就不够干什么别的事了。

    “以我对猴子的了解,他们来这架吵的应该还算是挺凶的。”唐弘业面对着那个酒店入住记录,手指下意识的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说,“猴子这个人,从小到大,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但是因为有生意,所以家境也始终都比一般工薪阶层的要殷实不少,所以这小子对衣食住行都还是有那么一点挑剔的,这一点你看看他们一家四口来A市住的那个短租房是在一个高档小区就能看得出来,他们选择住短租房而不是酒店,归根结底是为了干净方便环境好,不少为了省钱。照理来说,口袋里有三五百块,至少也能住一个舒适型的酒店了,能让这小子选择住一个一百多块钱一宿的经济型小快捷酒店,原因就只会是一个——他跟他老婆赌气比较严重,所以没打算住一晚上就灰溜溜的自己回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