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我需要你

作者:瑞血丰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算是完成了吗?”打量着如今在大体形态上与冥王哈迪斯极为相似的穆瑞亚,米迦列拉出声问道。

    “差不多了,我现在只能做到这一步。”穆瑞亚适应着自己现在的身躯。

    曾经的幽鬼并没有具体的形态,可以变化成任何形状。但是现在,穆瑞亚化虚为实,让自己拥有了这一副固定的身躯,在形态上不会再有多大的变化。

    与之前的幽鬼形态相比,现如今穆瑞亚掌握着死亡力量的形态,在近战方面得到了堪称飞跃式的补足。

    之前的幽鬼并不适合近战,或者说根本就不适合单打独斗,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

    穆瑞亚保证可以用现在这种形态与阎魔形态的自己打个平分秋毫,最起码不落下风。

    “虚有其表。”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穆瑞亚如今的形态,米迦列拉评判道。

    “我只是将力量性质改变一下,毕竟我没有在死亡法则方面涉足太多,能做到现在这一步已经不错了。”感觉自己有些失面子的穆瑞亚为自己做出辩解。

    “你真正改变的,只是你用源力塑造出来的那具泰坦之躯。”米迦列拉一针见血,穆瑞亚现在这种外表只是虚有表罢了,没什么用。

    “差不多吧!”穆瑞亚知道自己现在这种形态的本体其实就是骷髅之躯,跟巫妖看似起来没有多大的差别,但其本质却完全不同。

    至于他现在这种跟冥王哈迪斯相近的形态,只不过是他用死气在自己骸骨之躯的基础上做出来的美化效果。

    “你现在掌握着七灾魔神四种不同的力量,你已经改变了其中的两种,另外两种你有什么想法?”

    “全都改变一下呗。”穆瑞亚恢复了人类形态,他不喜欢死亡形态,他更喜欢充满着旺盛生机的活物。

    “那你打算怎么改?”

    “另外两种力量是风,还有土。风,就不用多说了,这是我擅长的,土,跟死亡差不多,略微涉猎,我能改。”

    “嗯,所以你还打算再折腾出来一个风之巨人的新形态?”

    “不,这个就没有必要了,形态的话,我打算参考镇世巨兽凤王鹰,还有陆皇龟。”

    “再来两个无限弱化削减版的镇世巨兽?你行吗?”米迦列拉毫不掩饰自己的质疑之色,“你刚刚是参考你自己,所以你能够塑造出一副泰坦之躯,但是凤王鹰跟陆皇龟,你了解多少?”

    “我在埃拉西亚世界居所的城堡下方就有一只凤王鹰,你还问我了不了解?”

    “那只虽然跟你待得挺近的,就是你跟它真正的交流都没有几次吧?陆皇龟,就更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们泰坦族地有一只,但是你跟那只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咳,我不了解并不重要,我知道它们长什么样就行了,我现在只用模仿一个外形,差不多看着就可以了,具体的到时候再看。”

    “那就随便你,反正源力是在你的手上,你用着不心疼,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谁说我不心疼?我心疼的不得了,但是没办法的,这是前期必要的投入。”穆瑞亚向自己的妻子倾诉自己的心情。

    源力,世界本源之力,没有哪一位存在会嫌多的,因为它用起来太方便了,几乎可以实现使用者所构想的一切,如果不能实现,那么一定是源力的量不够。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看到得了还便宜还卖乖的穆瑞亚,米加列拉面无表情的说道,

    她知道穆瑞亚的预谋如果成功的话,那么他所得到的,根本就不一滴两滴源力可以衡量的,那是千百倍的暴利。

    “你自己慢慢折腾吧,我先去修炼了。”对于穆瑞亚如今的遭遇,米迦列拉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

    在一出生生命层次几乎就达到了天花板的米迦列拉眼中,凡物所渴求的一切都是相当无趣的,毫无意义。

    但是作为生物,米迦列拉始终都是欲求的,只不过她所想要的,基本上大多都不为凡物所理解。

    就像是穆瑞亚前世神话传说之中所说的仙人,在凡人的眼中,仙人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他们服露餐霞,无欲无求。

    但仙人真的无欲无求吗?恐怕不见得吧,只不过仙人所求之物,基本上都是凡人们看不到的,是凡人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触的。

    不过有一种是可以肯定的,力量是几乎所有生物共同的追求,没有谁会拒绝变得更加强大,米迦列拉也不例外。

    但可惜的是,米迦列拉不可能跑去收集史诗的力量,因为她还没有跨过传奇与史诗中间那道门槛,现在的她,跑去抢夺一位史诗的力量,基本会被反噬,她还不够格。史诗即便是陨落了,那也是史诗。

    ……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啊!”

    青年艾瑞克躺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地思考着,心情随着思考愈发惶恐,“不,我这不是大逆不道,我这根本就是在找死我怎么能对君上拥有这种想法?”

    “啊!!!”

    青年趴在床上,将脸埋在深色的被子里面,然后发出了声音低沉的嘶吼声,宣泄着自己现在压抑沉闷的情绪。

    导致他这种情绪的原因,则要从十天之前说起了,他因为在前线战场之中作战勇猛,立下了赫赫战功,于是,他升官进爵了。

    这不论对于炽天之国的哪一位士兵来说,这都是一件能够乐上三天三夜的事情,当时的艾瑞克也是异常兴奋,当他在得知可以进入帝都觐见君王的时候,他更加兴奋了。

    他只是一名小小的低级军官,平常基本上没有见到帝国最高统治者的机会,而他这一次有幸能够得到觐见的机会,可以包含有极大的运气成分。虽然他是跟另外两百九十九名同僚一同觐见,但那也是极为难得的。

    当在觐见君王的前一夜,他还为此而兴奋得睡不着觉,精神异常亢奋,但是在他亲眼见到帝国的最高统帅者之后,他感觉到自己的噩梦降临了。

    因为在亲眼看到那位威严君王的时候,他发现他的心中并没有浮现出激动,兴奋,敬畏等等情绪,他只有一种感觉,贪婪,渴望将其一切全部吞蛇带劲的贪婪。

    在他将心中升腾起的这股感觉压下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巨大的恐惧,因为他不知道为何自己会产生这样的感觉。

    “我居然想要吞噬我的君王,为什么?怎么可能?我为什么会有这种该死的感觉?”

    青年艾瑞克情绪有些崩溃地在自己的床上低吼着,因为他不能接受自己对自己宣誓效忠的君王所产生的异样情绪。

    在炽天帝国绝大多数男性新生代心中,穆瑞亚就是他们的偶像,在军队之中,还有穆瑞亚大量的狂热崇拜者,其狂热程度几乎可以与神灵的狂信徒相媲美了。

    而艾瑞克对自己的身份定位标签之中就有穆瑞亚的崇拜者这一条,他将穆瑞亚视为可以为之付出生命的存在,但是,他却有了这种堪称极端的想法。

    “没有为什么,仅仅只是你身体的本能而已,与你无关。”

    这时,一道儒雅随和的声音,在这间低级军官标配的独立房间之中响起,一道魁梧而又健壮,穿着华美服饰的身影,撕裂出了一道黑色的空间缝隙,出现在房间中。

    “君上!”趴在床上的青年满脸愕然地抬起了头,他的脸上还可以看到湿漉漉的水痕,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连忙从床上爬下来,然后跪在地上。

    “我……”

    “不用说,我都知道。”看到这名想要向自己解释的小军官,穆瑞亚抬手制止了,他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你是不是有一种想要将我吞噬的的感觉?”

    “……”跪在地上的艾瑞克压低自己的头颅,默不作声,但是他的身体却在微微颤抖,豆大的汗水从她的皮肤中不断的渗出。

    穆瑞亚也没有催促他,仅仅只是面带微笑地注视着他,而在这样的注视之下,艾瑞克终于撑不住了,他声音略带颤抖的开口,“是的。”

    “不用惊慌,也不必为此感到愧疚,因为我看到你的时候,跟你也是一样的感觉。”穆瑞亚脸上仍旧挂着和煦的笑容,带着一位王者应有的威严与从容。

    听到穆瑞亚的话,小军官艾瑞克身体顿时就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因为他完全不知道此时对此应该做出何种回应才算合适。

    “不过我想要吞噬你的感觉,没有你那么强烈,甚至可以说微弱到让我忽略不计的程度,因为你的力量实在是太弱小了。”

    穆瑞亚轻声诉说着,此时他的心情其实也有一点点复杂。因为承载着一种他不曾掌握的史诗力量的存在是他的下属。不过,庆幸的是他设想过这样的可能。

    “所以你还需要尽快的变强,因为我需要你的力量。”穆瑞亚的目光盯着跪在地上的小军官,提出了他的诉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