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269章 与龙同行

作者:秦泽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他沉吟了一下,语气一转道:“不过,我们倒是可以稍稍修改一下。”

    说完,他伸手轻轻划了几下,在半空中顿时出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魔符。

    只见他双手一分,那魔符自动分成了两半,分别飞到了薇拉和罗博的额前,转瞬之间,就消失在了皮肤之下。

    维加利斯欣然道:“现在好了。虽然契约没有改变,但是你也相应的拥有拒绝的权力。”

    薇拉摸了摸头,不信地道:“就这就完了。”

    那美妇道:“是啊,不然你以为还能怎么样?”

    薇拉几乎要哭出来,道:“我不要这样,我想要自由。”

    那美妇毫不在意地说道:“没有关系的了。就当是你又回到以前的金币酒馆打工了。而且以你经常拿盐当糖,把酒当醋、爆烈水晶当做红宝石的迷糊个性,只要认真工作,相信很快就会把他给害死了,这样一来,你不仅得到了自由,还会有大笔的遗产可拿。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划算的吗?”

    薇拉怒道:“你这算是夸奖吗?”

    维加利斯看到罗博在旁边,脸都已经变绿了。不由无声地苦笑了两下,然后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慰。

    那美妇看薇拉仍要纠缠,突然想到了什么,道:“啊,对了。我都忘记了,家里还炖着汤呢,再不回去的话,那汤可就烧干了。”

    说完,信手一挥,只见一道刺眼的光芒闪过。一头巨大的蓝色巨龙重新又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薇拉一把拉住了那头巨龙的尾巴,气恼地叫道:“我可你的女儿唉,你现在居然还有心操心什么汤!这算是什么母亲!”

    那条龙回过头来,道:“薇拉,你已经成年了。我们巨龙跟极北的银狐一样,在儿女成人的那一天,尽管是心里滴着血,眼里含着泪,却仍然要把它赶出家门,让它开始自己的生活。这才是我们龙族的生存法则。”

    薇拉抬头气愤地看着她,高声道:“心里滴着血,眼里含着泪?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你好像在偷笑?”

    那条龙怔了一下,戏谑地道:“我嘴上是带着点儿笑的,可是我的心却是在滴血的。不信你可以看看嘛!”

    薇拉高声喊道:“这种东西从外表怎么可能看的见。你净骗人。”

    那条龙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道:“这种时候,就不要在意这种小细节了嘛。快放开我的尾巴。”

    说完,用力地一甩,将尾巴从薇拉的爪子里抽了出来。

    薇拉无奈之下,转过头去,求助地看向了那名骑士。

    维加利斯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样子,不由轻轻咳了一声,刚要说话。

    那条龙已经将头探到他的面前,气势汹汹地叫道:“我警告你,不许帮她。好歹她也是龙族的一员。就要按龙族的方法生存。”

    维加利斯一窒,想了片刻之后,向后退了一步,无奈地向着薇拉摊开双手,示意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那条龙举头看了看天空,道:“维加,我们走了。”

    薇拉在旁边看着,道:“这么不负责!你们这算是什么父母。”

    那条龙原本展翅就要飞走,闻听此言,再一次低下了头来,认真地道:“薇拉,正因为我们是负责的父母,这才将你留下。”

    她又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道:“我记得有个小坏蛋因为别人嘲笑她几句,就偷偷拿了一大堆的爆烈水晶跑到了议事大厅,把那个用大家公款刚刚完成的,装修豪华的大厅给完全炸塌了。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那一大群老龙还正在为谁炸了洞穴而大动肝火,他们还说,就是挖地三尺,也一定要找出那个小坏蛋,把她的皮给扒了,挂在龙崖上晒鱼干。”

    “啊?”薇拉虽然是一条蓝龙,但那一刻,她的皮肤还是一下子失去了颜色,整条龙都变成了一条雪白的银龙。

    那条巨龙笑道:“怎么样?现在还想要跟着我们一起回去吗?”

    “不!”薇拉断然地摇了摇头,然后举起了拳头,道:“妈妈,你说的对。我现在已经成年了。当然要有自己的生活。你们放心地回去吧。我一定要赚够五千万的金币,这才风风光光地回去。”

    第21章挣够了才回家

    薇拉举起了拳头,高声说道:“妈妈,你说的对。我现在已经成年了。当然要有自己的生活。你们放心地回去吧。我一定要努力奋斗,赚够五千万的金币,这才风风光光地回去。”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33/

    那巨龙回过头来,轻轻地碰触着她的头颈,柔声说道:“这样才是我的好女儿。”

    说完,又朝着那骑士叫道:“维加,你磨磨蹭蹭地干什么,还走不走了?”

    维加利斯苦笑了一下,走到了薇拉的面前,伸手抱了她一下,然后道:“我们不在身边,你要好好保重。如果有什么急事的话,就叫我们。就算是我不到,你妈妈一定会来帮忙的。”

    薇拉眼中顿时蒙上了一层雾水,抽了抽鼻子,道:“嗯,我知道了。”

    维加利斯偷眼看了看那条巨龙,发现她正抬眼看着天空,趁着这个工夫,他急忙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将它塞进了薇拉的手中,小声说道:“别声张。这是枚空间戒指,可以让你装东西方便一点儿。我托别人做好的。你妈妈想要已经很久了。别让她看到了,快收起来。”

    薇拉顿时两眼一眯,笑了起来。

    那条巨龙看着他们鬼祟的行动,不由把头探了过来,疑道:“你们背着我,在搞什么鬼?”

    那一人一龙顿时吓了一跳,齐声道:“没有,什么都没有。”

    那条巨龙眨了眨眼睛,道:“真的?”

    “真的,真的。真的没能再真了。”维加利斯随口敷衍道。他看那条巨龙眼中仍有怀疑,急忙道:“好了。别疑神疑鬼的了。我们走吧。”

    说完,向薇拉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将东西收好。然后一纵身,跳到了那条巨龙的背上。

    那条龙晃了晃身体,打算起飞,却又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向了罗博,道:“要好好照顾我们家的薇拉,不要欺负她哟,否则……”

    她一抬头,对着不远处的小山低声一吼,只见一道粗大的闪电从天而降,正击在山顶之上,发出了‘轰’地一声巨响。紧接着,爆炸扬起的砂石灰尘漫天飞起,足足扬起了数十米之高,化做了一朵蘑菇云,挂在天空当中,久久不曾消散。

    罗博急忙点头,飞快地说道:“两位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那条巨龙‘呵呵’地笑了两声,然后向他们道:“好了,我们走了。”

    说完,张开了巨大的翅膀,用力一挥。

    那一瞬间,罗博就觉得天空好像暗了一下,强烈的狂风吹来,使他几乎不能呼吸。

    只是这一挥,那条巨龙已经腾空而起。

    她在半空中回过头来,有些恋恋不舍地看了薇拉一眼,然后用力地又拍了一下翅膀,就如离弦之箭般消失在天际。

    只是留下了一句话:“我的笨女儿,赚了钱以后,一定要把以前的抚养费连本带利地付还给我。”

    薇拉气得自己漂亮的鼻子都险些歪了。

    她冲着天边的那个小黑点儿用力地一挥拳头,高声叫道:“什么母亲嘛,根本就不体谅人家的心情。我才不会给你什么钱呢!”

    罗博没想到这些龙族居然贪婪到这种程度,简直就是棺材里伸手死要钱。虽然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算是极强,但在旁边还是听得下巴都要掉了。

    薇拉冲着天空大叫了半天,感到胸中的气愤已经减轻了不少,这才停了下来。更新最快电脑端:<a href="https:///" target="_bnk">https:///</a>

    她转头看了看已经有些发傻的罗博,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现在我们干什么?”

    “我……我们?”

    薇拉理所当然地眨了眨眼睛,道:“是啊。”

    她伸手一指自己的额头,又指了指罗博的头上,道:“你吃下了那个血誓之珠,和我定下了灵魂誓约。现在你是我的主人。我有问题当然是要问你了。”

    罗博听到那一声‘主人’,心微微动了一下,但是举头看到那条蓝龙,突然发现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麻烦,一个很大的麻烦。

    他想了想道:“我记得你说过你会变形术的,对吗?”

    薇拉一挺胸,傲然答道:“这个当然。我天生就会的。”

    随即却又沮丧起来,补充道:“不过,我也就只会这个而己。”

    罗博见她如此不开窍,不由翻了翻白眼,叹息一声,道:“那你还不赶快变成人形。你总不能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跟着我一起回城堡吧?难道说,你还想招个巫妖什么的,再跑过来抓了你,玩光源氏计划?”

    薇拉疑惑地摸了摸头,她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光源氏计划,但却敏锐地察觉它并不是什么好词,因此知趣地没有问下去,而是按照罗博的指示,低低地吟鸣了一声。

    一道刺眼的光芒从她的身上闪现,然后越来越小,也越来越刺眼。

    最后当光芒消失之后。

    只见那条龙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她有着一头湛蓝如海的大波浪卷发,那些漂亮的长发如瀑布般垂下了,柔软地围在充满了青春气息的脸颊周围。

    在那如洋娃娃般精致的面孔上,有一双细而淡的眉毛,在许多时候,总是微微蹙成了八字,但是却并不难看,反而是更加惹人怜爱。

    睫毛修长而挺翘,而且浓密的像小刷子一样,但却又根根分明,极是好看。

    在那睫毛下面是一双闪烁着星光的、纯真的蓝色大眼睛,秀气而小巧的鼻子,从那半张着的嫣红嘴唇,看得到一排白瓷般牙齿。

    像水蜜桃一样的脸上总是漾溢着淡淡的,幸福的微笑。

    她的身材娇小而丰满,圆滚滚的身子将身上的衣服绷得紧紧的。除此之外,那少女还有着与那娇小身材极不相衬的伟岸丰胸,将那圆领的衣服高高撑起,几欲裂开。

    透过衣服的缝隙,甚至看到了那粉白滑腻、高耸丰满中间深不见底的迷人沟壑。

    罗博以他那早年练就的,观尽a片,早就做到片中有码,心中无马的武学次高境界的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那少女最少也是在d+之上的傲人资本。

    这简直……这简直就是一个天上绝无,世间仅有胸猛萝莉。

    有一瞬间,他甚至有跪下来感谢谢菲德那个疯子科学家的打算。

    那少女有些不安地拽了拽身上的衣服,道:“这……这样行吗?”

    罗博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很奇怪的想法。夏桀商纣、周幽隋炀……等等这一系列崇尚‘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高大全的英雄型像在他的脑中一闪而过。但是在一瞬间,却都被那条巨大的神龙和弑神者的身影给击成了碎片。

    旁边那朵巨大的蘑菇云仍然还在屹立在半空当中。而且他也不知道那个灵魂誓约的力量到底有多强,说不定哪天,誓约的有效期一过。那条龙会把自己当了餐后的甜点,和着红酒一块咽下去。

    他干干地咽了口唾沫,勉强道:“不怎么样?不过现在还是先只能是就这样了。”

    一阵微风吹来,那巫妖布下的灰色迷雾渐渐散开,四周的景色也清晰了起来。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几声低低的呻吟。罗博转头看去,只见那两位中了黑魔法的家人幽幽醒转了过来。

    他急忙走了过去,关切地问道:“你们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的头有些痛。”费尔罗呻吟了一声,举头看了看,发现情况有些不对,急忙道:“爵爷,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就昏了过去?现在情况怎么样?那条龙呢?是不是被我们打跑了。您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他转头又看到了站在罗博身后的那个清纯少女,又接着道:“这小姑娘又是谁?”

    罗博听到他像连珠炮一样不断抛过来的问题,不由苦笑了一下,道:“你一下子问这么多的问题,让我先回答哪一个。不过,咱们现在有的是时间,还可以慢慢来的。”

    “您的意思是……”费尔罗迷惑地眨了眨眼睛,随即明白了过来,脸上闪过一阵狂喜,高声叫道:“您的意思是我们赢了?”

    罗博回过头看了看薇拉,心中暗叹了一声,低声说道:“是的,我们赢了。”

    虽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虽然还伏下了不少的危机,但是毕竟还是赢了。

    ※※※

    在遥远的天际,一条巨大的蓝龙轻轻地拍打着翅膀,飞翔在天空之上。

    她看着远处地平上已经形出了雏形的龙岛,却并不飞过去,而是无意识地在空中盘旋。

    而站在她背上的那名骑士也不说话,怔怔地看着远方,任由着她用巨大的翅膀拍碎了一片又一片的云朵。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条龙突然道:“你是不是将那枚空间戒指偷偷地给了薇拉?”

    那骑士回过神来,苦笑了一下,道:“是的,不过你也不要说我。难道你不也是偷偷地将那枚守护项链给了她吗?”

    那一人一龙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然后齐齐转头看向了大陆的方向,好像自己的心已经留在了那里。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第22章庆祝会

    当那一人一龙还沉浸在女儿离家的神伤当中之时,在那个山谷当中,罗博正唾沫横飞地向自己的那两位仆人讲着当时的故事。

    “当时爵爷我第七感小宇宙爆发,一招天马流星拳打了过去,那条龙顿时惨叫了起来‘怎么……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被青铜打败。你等着,我还会回来的的……’说完之后,一夹尾巴,逃跑了。”

    他一边口吐白沫地比划着,一边向旁边的薇拉投去警告性地一瞥,示意那已经有些生气的少女闭上嘴巴。

    巴维尔听得已经张大了嘴巴,一脸的神往,赞叹道:“爵爷,您还真是厉害啊。”

    费尔罗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像是看穿了他的谎言一样,但却并不当面点破笑了笑,语意双关地说道:“是啊,爵爷就是爵爷,你怎么比的上。”

    罗博心中一跳,再也胡说八道不下去了。他看着这两位毅然跟着自己前来冒险的家人,心中微微生出了一丝歉意。

    但是告诉他们实情?拜托,告诉他们说,自己无意中跟条龙定下了灵魂契约,还帮着她一起打亡灵巫妖。最后见到了传说中的弑神者?

    这些家伙把自己送进慈云山精神病院,就已经算是好的了。

    如果消息走露,神教的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混蛋们再跑来插一脚,说不定会说自己被什么邪恶附身。再将自己往十字架上一绑,最后放上一把火。把自己变成香喷喷的烤肉。

    而那些维护了世间正义,因为阻止邪恶入侵而立下汗马功劳的神棍大爷们也就可以一边喝着葡萄酒、泡着漂亮的美媚,一边堂而皇之地霸占自己的城堡了。

    费尔罗转头看到站在旁边,正无聊地踢着小石子的女孩,眼中闪过了一丝疑虑,道:“爵爷,这位小姐是?”

    罗博一愣,吞吞吐吐地道:“你说她啊!她是……她是……”

    巴维尔也是心中奇怪,说道:“是啊,少爷。她是谁啊?一个小姑娘家的却跑到巨龙出没的地方,丝毫也不害怕。我怎么觉得这里面有些古怪。”

    罗博道:“你别这么着急,稍等一下,我马上就编出来了。”

    巴维尔道:“……”少爷,你说什么?”

    罗博急忙打了一个哈哈,道:“没什么,没什么了。”

    这时,他看到那小姑娘跑到旁边,无聊地拔起了一把青草,突然脑中突然灵光一闪,道:“她是从乡下来的。因为家里太穷,没有办法只好出来打工。但是因为没办暂住证,又交不起介绍费,没有办法到正规的职业介绍所,只好找了一个黑心中介,结果被骗到那条龙那里去打工。”首发<a href="https://https://33" target="_bnk">https://https://33</a>

    “每天只能吃一个窝头就咸菜。干的活比黑心砖厂的苦工都多。只要稍稍迟上一点儿,就是一顿鞭子。而且那条龙每天早上三点就跑去学鸡叫,逼她起床干活……”

    “真的是好可怜啊!”巴维尔听了,不禁向薇拉投去了同情的一瞥。

    罗博哂然道:“你也觉的她可怜是吧。所以以悲天悯人、普济世人为宗指的本爵爷才会收留她的。是不是觉的爵爷我很伟大啊?呵哈哈哈哈……”

    费尔罗在旁边却是皱了皱眉头,总觉得有些东西不太对劲,但是一时之间又找不到什么缘故。不过一想到现在只不过收留一个小姑娘而己,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麻烦的。因此,知趣地没有再问下去,而是仔细地帮着罗博包扎好了伤口。

    由于罗博受伤颇重,不便移动。费尔罗尽管担心不己,也还是按照他的吩咐与巴维尔一起,先行离开,等找到车辆之后,再回来载他们回去。

    而薇拉借着这个机会,也趁机回到了自己的临时住所,将自己的东西打包。一并带走。好在维加利斯给她的那个空间戒指容量极大,轻易就将那些东西放下,也并不显得累赘。

    等她收拾停当,重新回到了罗博的身边。

    此时,费尔罗等人却也赶着一辆车返了回来。

    却原来当时南茜大婶离开之后,这位胖大婶因为担心罗博的安全,一直没有走远。只是远远地躲开。

    她看着这边的情况总于安静下来,正在犹豫要不要过来的时候,恰好碰到了费尔罗两人出来。于是就又转了回来。

    众人牵出了藏在丛林里的老牛,然后全都挤上了那辆破车,向罗博堡行去。

    虽然那匹骡子被罗博命名为法拉力,但并不是真正的法拉力,而且还拉着五个人,严重地超载,再加上路途不近,他们回到城堡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居民们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他们也不惊动其他人,悄悄地回到了各自的房间休息。

    为了保险起见,罗博又将薇拉安排到了自己的隔壁房间之后,最后终于忍不住劳累,几乎是爬着回到自己的床上,连鞋也没有脱,钻进被窝里面倒头就睡。

    ()

    &lt;/div&gt;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