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城之路 第四章 变故

作者:我应该算英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原本只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态才来看的这场角斗礼,但是却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疯子的诞生,不少看官心情顿时萎靡了起来。

    清扫斗场的布甲士兵也是感觉到了这一点,匆忙的将方十赶出了场外,并且打扫斗场。

    他们很是害怕上面怪罪,到时候根本没地说理去。

    “真是晦气。”一个蓄着碎渣胡子的男子一边打扫一边说道。

    “得了,老胡。本来就不是什么干净的活儿,等结束了,哥们带你去去晦气。”一旁面容黝黑的士兵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打趣道。

    胡渣士兵也是不约而同的笑了,一副我明白的样子。随即两个人又是手脚麻利的清扫了斗场,等着下一位进行角斗礼的少爷出战。

    而方十,没有做任何的停留,便离开了角斗场。

    这时间说不得长但也不算短,可是方鸿始终没有出现。

    那是三个月以前吧,方鸿和岳家的家主一同去了王城参加百城会谈,也就是王帝想要探讨接下来该如何治国,就召集了诸位城主。

    但是方鸿临走之前对方十承诺过,角斗礼之前一定会回来。

    现在已经结束了,方鸿却没有回来,这让方十感觉少了些什么,不过对于现在的方十来说,那一份缺失感已经慢慢地被弥补。

    。。。。。。。。。

    夜色幕下,方家的几位长老聚在宽敞的大厅之中。

    但是他们并没有讨论角斗礼上的下一代英才,也没有对方十那惊为天人的一斩过多的评价。这让空旷的大厅里更是多了几分凄冷的气息。

    一名脸庞富态的男子率先叹气道:“哎,恐怕我那哥哥这次是回不到亭城了。”

    那口中的哥哥正是方家现任家主,方鸿。而这名富态的男子,便是前者的表弟,方鸣。

    “放肆!”

    肃穆苍老的声音暴喝而出,扎着白色发髻的老人喝道。

    这般气势,发髻老人显然便是被方十称为二爷爷的权势人物,方刑。

    方刑是方鸿父亲的弟弟,担任着上一任家主,方鸿便是由他主掌仪式授予家主之位。因此在方鸿不在的时间里,方刑便是拥有族内最大的话语权。

    见得方刑的怒喝,那肥胖的男子竟是没有萎靡下去。而是坐正了身子,用带着敬意的语气回道:“二长老,别人不知晓,您可不能装傻!族长出行三月有余,百城会谈早就该结束!现如今,杳无音讯,甚至连岳家的老爷子也从未传信!说没事?您以为方家都是傻子么!”

    肥胖男子越说越激愤,语气越来越凶狠。

    方刑根本没有插嘴的机会,因为方鸣说的全是事实。虽然早就派人去打探了消息,可百城会谈的信息像是被封锁了一般,探子基本上打探不到什么消息,最多也只是百城会谈已结束,各位城主下落不明。

    到底发生了什么?方刑急切的想知道。方鸿的地位本就因为断臂的事件留下隐患,现如今久久未归,更是让族内的一些人渐渐失去了耐心。

    况且方刑并不认为目前族里面有谁能代替方鸿的位置,就算是自己这把老骨头,也有些心力不足。

    “鸣叔说得对!二长老,堂堂一族决不可一日无主。恕我直言,家主完全可以说生死未卜,我们要做的不是在这担心他的下落,而是要抓紧选出一名代替家主的人!”坐在方刑下侧的一位男子附和道。

    若是往日,这名男子肯定要为他的出言不逊付出代价,但是现如今,局势突然被渲染到亟不可待的地步。

    方刑明白,有些早就种下的灰色种子,要开始爆发了。

    “既然如此,那便选出一位便是。只是各位觉得,这代理家主由谁来当合适?”一任的家主并非虚名,方刑浑身散发着威慑的气息,稳稳的坐于上位。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方刑这老家伙还想再捯饬一番。

    只是这绝非长久之计,若短时间内方鸿仍旧没回来,方刑今天的做法绝对要让他吃上些苦头。

    “这,二长老,您说笑了。代理家主的位置,显然只有担任过一任家主的您最为合适啊。”

    一道阿谀奉承的声音响起来了,便有更多的附和声氤氲而出。

    “远山说的是啊,二长老,这个位置显然只有您才能胜任。”

    “没错,二长老您可绝对不能推脱。”

    。。。。。。

    这正是方刑想要的结果,就算以后吃点苦头,也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方家分崩离析。

    “既然各位都有此意,那我这把老骨头便不再推脱。到方鸿回来之前,就由我来主掌族内事物。”方刑老练的客套着,即便他知道在场的每个人都心怀鬼胎。

    此刻的方十,正在用竹篱笆圈起来的后院里。

    “嘭!”

    空气爆炸的声音响起,方十刀尖所画出的圆内再次陷入了虚无。原本被雪堆积平整的地面,也因为方十而变得坑洼不断。

    方十小的时候因为方鸿的缘故,家族里很多的刀法也都耳濡目染。因此他知道方家的刀法很完整,并且极具攻击性。

    但是他只练习这一招,这说不出招数的刀法。简单,粗暴。

    其实那么多年过去了,方十也很多次尝试拔出刀之后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这个少年太不持久了。

    想着,突然又是一声暴响,方十脚下的凹陷更深了一点。

    月亮终于是在一声声暴响声中爬到了最上空,也正是在那一刻,声音停止了。

    那位拖着长长腰带的少年也消失在了后院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