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城之路 第六章 匠,神之匠。

作者:我应该算英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冬日的阳光总是明媚的让人懒散,方刑离开以后,方十一直在后院里挥刀。并不是说这修炼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只不过是除了修炼,什么都没有罢了。

    晶莹的汗水从额头上淌落而下,衣衫若隐若现的将方十硬朗的身体轮廓映衬出来。竹色篱笆,青衫少年,颇有诗画的意境。

    其实到这里,方十有些后悔上午答应的过于匆忙。他并不是急着离开,而是不想呆在这里。因此在得到机会时,没有考虑,便是同意了二爷爷的要求。如是想来,却是有些鲁莽。

    随手拭去脸颊的汗水,方十打算结束今天的修炼,既然已经答应,那就必须要为离开亭城做些准备了。

    对于方十来说,除了能不被饿死以外,最宝贝的就是他腰间的佩刀。这把刀是父亲送给自己的礼物,没有名字,没有刀鞘,唯一知道的,就是它很冰冷,很锋利。

    原本方十觉得带着一把没有刀鞘的长刀会很吸引注意,可是还没来得及告诉那时的玩伴,父亲就因为自己,失去了手臂。

    而那自以为玩的不错的同伴,也随之规避了自己,这也是方十变得愈来愈孤僻的原因吧。

    也是自那以后,方十给那把刀戴上了不合身的刀鞘,除了父亲和自己,没人知道这把刀的模样。方十把它称为雪碎,只是单纯的因为它可以让周身的雪花破碎虚无。

    然而现在刀鞘用的太过破旧了,方十并不在意外表能够产生的影响,但是那也是建立在还能够使用的份上,所以方十首要做的事情,是去换一把刀鞘。

    。。。。。。。。。。

    亭城虽然不算大,但也是属于边境城市了,这也是为什么在角斗礼时会有那么些俘虏作为礼仪上可怜的“祭品”。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座城市有着别样的繁华。那就是刀剑铸造和疗伤药品贩卖。

    但是最为繁盛的行业,还莫过于刀剑铸造。因为亭城的人血性很足,从不会为一点小伤大费周章。所以比起如何更好的治疗自己,他们更愿意寻找更强力的兵器,为了能更简单的杀死异国人。这样,自己受伤的几率不就大大减少了么?亭城这里的铸造行业把它称为治根,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就不必遭遇受伤的苦难。

    正是基于兵器至上的风气,亭城所在的这块土地出了非常多优秀的铸造师,甚至数百年来,诞生了一位神之匠。

    顾名思义,神之匠,为神锻造兵器的巨匠。成为神之匠的难度丝毫不亚于挥手使山崩,催海枯。但是人类哪里能做到这般手段?所以神之匠是人诞生以来的奇迹,是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翻云覆雨的存在。

    不知是何人为铸造师定下的分级,但这分级,却是家喻户晓。

    形之匠,仅仅能够使铁块变形,铸成简单的务农工具。

    铁之匠,铁之匠不是铁匠,铁匠是单纯打铁的人。而铁之匠则是深知铁块的属性,各种形状信手拈来,拥有着将铁块的极限挖掘出来的能力。而大多士兵的配器,皆是由这一层次的铸造师打造。

    虚之匠,这一层次的铸造师,已经不在拘泥于铁块这一材料了,他们的材料没有界限,他们的铸造欲比天工。能请得他们出手的人,虽不说达官贵富,却也是人中佼佼。

    人之匠,能够达到这一层次的人及其稀少。身处人之匠的铸造师不会轻易锻造兵器,只有有缘之人,才能让他们动手铸造。因为兵器打成的那一刻,会引得自然之间发生异变。

    圣之匠,现如今被人传颂最多的一层匠师。圣匠打造的兵器,运用了天地人魂所有的精力,兵器一出,风啸雷鸣,云雨骤变。其威力,足以让使用者万军莫敌。

    神之匠,最强大的铸造师。自古以来,被称为神之匠的人,只有寥寥五位。他们打造的兵器,呼风唤雨,焚山煮海,一斩天崩地裂,一挥覆城灭国。

    不过上一个神之匠的出现也有百年了,人们关于神之匠的言论愈来愈扑朔迷离。因为自己没有见过啊,见过神之匠的那代人都死的差不多了。所以人们都说圣之匠才是最强大的铸造师,而且王国里就现有着一位圣之匠。

    话说回来,关于雪碎,方十一直觉得它是一把上乘的兵器,挥了那么长时间都不会有损伤,自始至终都很锋利。

    质量好一点的刀刃,需要佩刀者时常的保养,不然会渐渐损耗,那是属于铁之匠铸造的兵器。

    但是方十的这把雪碎,即便是不保养,都仍旧保持着寒冷与锋利。应该是属于虚之匠器,方十是这么认为的。但事实究竟是怎样,连方鸿都不知道,自己就更别提了。

    当初的刀鞘也是自己跑到街市里面,凭着感觉选的。那时候方十没有勇气把雪碎配在身上,所以刀鞘才会显得不是很合身。

    这一次不一样了,方十把雪碎带了过来,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会寻得一把合身的刀鞘。

    街坊闹市,喧嚣杂乱。

    走在白岩铺就的街道上,铿铿锵锵的打铁声不绝于耳。方十很多时间是身处安静的地方,所以这一刻倒是显得有些不适应。

    昨日的角斗礼,方十可以说是话题最多的一个少爷了,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但这话题,可不是什么未来可期之类的。大家都认为方十变成了疯子,是个精神病。所以在有人认出方十之后,街市里关于方十的讨论声细细密密的响出来。

    不过当方十循着声音望向一处谈论自己的门摊时,所有的声音又好像被驱散一般,消失殆尽。

    方十岁没接触太多的人情世故,但是关于人性险恶,他却是知晓的透彻,所以看得很淡。过眼云烟何必伸手去抓?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换一把刀鞘!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