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城之路 第九章 逃离

作者:我应该算英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声音的主人,一眼便能识出是方家的少爷,方十。

    方十从不会刻意等待机会,只是轮到他了,他绝不会犹豫,就像角斗礼的时候,他也是直接就入场。因为等待,从来只会错过些什么。而且方十也想知道,雪碎是否是一把虚级匠器。

    胡老板见方十,眼皮也是跳了一跳。他自然是看过角斗礼,所以他知道方十长得什么模样,不像那些路人,只闻其名不知其人。

    有了出头鸟,胡老板当然乐意之极,当下瞥了一眼方十手里的雪碎。见得刀鞘的时候,他的笑意更浓了。都是一条街的邻居,铁琳堂的镇店之宝早已熟记于心。虽然有点好奇方十是怎么说动铁琳堂将镇店之宝拿出来的,但胡老板知道那绝不是虚级匠器的级别。

    “这位爷,既然你愿意第一个站出来,那必然有些底气。看你这刀鞘便知它不是池中之物,我们直接比试锋利程度。如何?”

    方十倒是乐意,繁杂无意义的评比显然是浪费时间,所以也是同意了胡老板的建议。只不过怎么比,如何去判断,方十确是有着自己的想法。

    因为他不能拔出刀一寸一寸的比较,所以普通的比法定然对自己不利。因此方十提议道:“那便比试锋利程度,只不过,比试方式由我来定。”

    “无妨!”胡老板自信道。

    “那请胡老板拔出刀刃,由我砍一刀。若是你那刀刃没断,我便付你两千银。”

    这山羊胡的老道听完便拔出了刀刃。方十的提议无疑是对自己有利的,寻常好的刀刃就算砍上一刀,也不见得高下立判。而面前这小子只砍一刀?见得两千银来的如此之快,胡老板更是催促着方十立马下刀。

    方十倒是有点意外,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只见胡老板双手握住刀柄将刀刃停在半空。

    此刻方十也算是见得那刀刃的模样,与普通的刀刃不同,它是白底黑刃,黑色的刃身还映刻着凹陷的条纹。散发着一股不祥的气息,可方十觉得,这刀虽是不凡之物,但离雪碎仍旧差一点。难道说,雪碎其实是虚级匠器?又或者说,这胡老板手中的刀刃,并非所说的虚级。

    如此这般,方十心里也是有了底。雪碎一刀,便可以将其切碎。

    这时,方十渐渐的扎开步伐,沉稳的调整呼吸。左手固住刀鞘,右手在刀柄间徘徊。

    看过角斗礼的人知道方十会做些什么,不过人群里还是有不少人没去看过,所以一些闲言杂语便多了起来。

    “这算是用刀法了么?那样会不会不公平?”

    “再强的刀法,也不能弥补兵器等级的差距啊。”

    “那是因为你没去看角斗礼!”

    但这些闲言杂语还没有传播开,“嘭”的一震劲风吹得人耳根发凉。

    众人根本见不得发生了什么,明明方十一动未动,但他的周身却像被摧毁,脚下更是凹下了足掌深的坑洞!

    而离的最近的胡老板,就像被掏空一般,眼神空洞,似无一物。但他的手臂,却是带着刀不自觉的狂抖。

    “铛!”

    不知道是哪一次的抖动,让胡老板手中的刀刃失去了光泽,刀尖带着一半的刀身,悄然飘落。

    原本嘈杂的谈论声像是凝固一般,空气显得令人窒息。

    没人知道该说些什么,为少年喝彩?还是说虚级匠器不过如此?

    不管说什么,都感觉不对。

    方十看见横断刀刃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因为在纳刀时,方十感觉刀鞘里的刀像是要碎掉了。对,是碎掉了!

    这一瞬间,方十立马觉得自己上了当!雪碎的手感可不是这般轻飘,而且雪碎别说濒临破碎,连砍豁都不可能!

    方十挥了亿万次的刀,自然了解雪碎的界限。这一斩,定然不会碎!

    看样子一定是铁琳堂老板搞的鬼。

    没有理会胡老板,方十瞬间撞开人群,气势汹汹的往铁琳堂冲去。

    这时候老板还在仓库里贪婪的摸着雪碎,突然就听到外屋一震噼里啪啦的暴响。

    可能是条件反射,老板随手提着一把刀就冲了出去。结果一眼就瞧见方十在店里到处乱跑,手放在刀柄上,但每走一步就是一个凹坑。

    这还得了?在这样下去,店非得被拆了不可!

    “少爷,少爷。别冲动,有话好好说!”老板一副见着祖宗的样子,畏手畏脚的上前阻拦。因为他怕自己被砍了。

    方十见到上前的老板,直接喝住。“带我去后屋,把雪碎还我!”

    方十不算一个老辣的人,所以想用最直白的方法。直接去仓库,也是防止老板再做乱。

    那老板一下愣住了。他知道方十说的雪碎所指何物,可哪有直接要求去仓库的?不过自己又理亏,倘若消息传出去了,以后的生意也没法做了啊。

    “好好,少爷。我这就带你去。”

    。。。。。。

    “吱。”

    黑暗之中,一片光亮照了进来,两条影子一直拉长到尽头的石壁上。

    寒冷的冰光从尽头反射回来,那是雪碎的寒气。方十只是瞄了一眼,就把头别到一边。

    “拿去,把雪碎合进这里。”话语间,方十把手中的刀扔给老板。自己却站在门口,不动声色。

    不跟过去么?老板现在觉得方十是一个怪人,那天角斗场里的一幕也是涌上心头。故而提着手里的刀就像是拿着千斤顶一样,每走一步,冷汗就止不住的往下流。但又不敢回头,生怕出了什么差错。

    本以为能狠赚一笔,谁想着惹了这么一个主。看上去很傻,连刀都不检查,结果出去没多久就回来找事。要是破口大骂倒还算了,还没见着人就开始在店里狂轰乱炸。简直不讲理啊。

    战战兢兢的走到了墙壁尽头,然后中规中矩的拔出刀柄,结果真特么拔出了一个刀柄。

    刀呢?老板习惯性的翻转刀鞘晃了晃,一片碎渣哗啦啦的淌了出来。

    满心后悔的拿下雪碎合了进去,居然合不上。显然是碎渣卡在了里面。可是这样的话,只能把另一把刀的刀鞘换出来。

    自己手里就只有两把这样等级的刀,现在都要用掉。绝对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方十这时候眼睛盯着四面的货架,从这货架上陈列的兵器来看,老板是一个喜爱收藏兵器的人。比起展厅里陈列的刀剑,这里无疑好上一个档次。可能只有熟人贵客,才能进入这里选择兵器吧。

    那老板抱着换上新鞘的雪碎已经走到了方十身前,就在交接的时候,老板猛地一用力,从另一侧衣袖中滑落一把匕首,随即突刺向方十!

    老板想过了,让方十活着走出这里,自己绝对做不成生意。与其这样,不如让消息死在这儿来的更有利。

    要说老板也是个铸造师,常年打铁铸器,力气倒是不小。猛然一用力,让方十猝不及防下抖了个踉跄。谁知匕首在刺到青色衣衫时,方十另一只手借势,咔的一声握死刀柄,反手就是一记锋圆。

    “嘭!”

    血水爆裂成雾飘散在干燥的空气中,老板的身体瞬间被切成两半,肝脏从体腔里止不住的滑落,一股腥臭味也随之袭来。

    看着一地的狼藉,方十眼睛澄的浑圆,提起雪碎的时候,老板的手还死死的硍着。

    硬生生的拽下长刀,方十慌了。

    这不是成人礼上杀掉的那个俘虏,被发现以后肯定会引起诸多麻烦。

    有时候犯罪的人并不是恐惧自己犯下的罪过,而是害怕犯罪以后随之而来的惩罚。

    所以方十踉跄着冲出了内屋。其间还撞到了不知何时出现在走道上的人,他们应该是听见了动静,想要来查看情况。

    而遇到这些人的方十,更加不知所措了,就好像这些人目睹了自己犯下的罪过。

    方十冲到街道上以后,非常镇定的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谁知走了没多久,身后就传来的“杀人了!”的声音。

    顿时,街市上的目光变得诡异起来,好像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但事实是,所有人都被吸引到铁琳堂去了。

    原本不短的街头,现如今变得更加冗长,方十每走一步也都是如履薄冰。

    好在并没有多少人注意方十,这也让方十竟安然无恙的走出了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