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城之路 第十七章 饱含热血,唤苍之刃

作者:我应该算英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方十的脚步有些缓,这些神兵宝具的故事可有趣多了。

    自古以来,神兵宝具无数,而众说纷纭的故事,也为它们蒙上了神秘的面纱。不过,整个大陆在最接近统一的栾蛮王朝时,统一过一次兵器谱,名为-栾蛮兵神谱。

    它被分为三部曲-天道十六兵,违界十二工,弑戮三大罪。

    数量越是稀少,兵器就越是神通。

    不过那也是数百年之前的兵器谱了,大陆之大,诸国纷乱,而在这乱世之下,会出现多少震天动地的神兵,方十自然不会知晓。他只知道,有一本栾蛮兵神谱,并且里面的兵器,他都未曾了解全面。

    夜漫月也是看出来方十已经注意到自己说的话多么稀罕了,所以自己的胸膛不由的往前挺了挺,故作高人的吐纳一方空气,继而说道:

    “铁匠铸造出来的兵器太过玄异,就连他自己都不敢声张出去。于是这把无名无姓的刀刃被雪藏了起来。

    就这样过了近五年,宰治王心血来潮的以徳治国竟然颇有成效,他的王国繁荣昌盛,有着经久不衰的势头。

    就在这个时候,来自北方的蛮族,摧枯拉朽的开始了南征。他们的汉子,自幼茹毛饮血,兽性十足。而且,它们猎食的,是最为凶狠的狼族-黝角。这些蛮子,骑着最强壮的黝角,吃着最肥美的狼肉。骨子里,就是狠角色。

    就是这样的一支大军,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荒凉无度。他们的触手永不停歇,一直吞噬,甚至把宰治王国吞掉了三分之一。”

    “三分之一?”方十插话了。

    “三分之一,不是他们不继续,而是在吞掉三分之一的时候,就已经兵临王都!”夜漫月说完,摸了摸喉咙。

    方十看着夜漫月,愣了好久,才从兽皮袋里摸了一袋水囊递给夜漫月。这名玉树临风的少年,猛地灌了几大口,打了一发满足的水嗝,继续说道:

    宰治王虽说经历了不少岁月,但那完全没有抹去他心里的血性。久久未逢敌手的枭雄,终于在国家最危难的时候披甲上阵!

    他首先召回了铁匠,随后大量打造兵器,带领着守卫王都的护城精甲队和能调集的所有兵力,破城而出!驻扎在城外的蛮族措手不及,一时间,阵型被搅的天翻地覆。反应过来的蛮子持矛反搏,不论是人数,还是单兵作战的能力,蛮子都占据优势,因此反击极具力道!

    宰治王一时热血的行为可谓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冷静下来以后,将城里剩下的几千精锐分为两组,一组从后城绕出,翻越西部的芒山,准备从侧方直插敌营,而自己则率兵正面游击。铁匠,则被委以辅助侧面军队。铁匠是个聪明人,他明白这可能是最后的战役了,所以在临走之前,把那柄无名之刃,交给了宰治王手中。并约定好三日之后,发起总攻。

    可笑啊,宰治王明明知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战术技巧都是毫无意义。但是他还是要做最后的挣扎,这可能是作为王的骄傲吧。

    可就在军队分行的第二天,蛮族头领提着铁匠和副将的头颅站在城门之下。谁能想到,蛮族的想法也是绕后作战!

    这下宰治王无计可施,率领余下的所有士兵,殊死一博!

    整座城池终于陷入恐慌,后援不足,没有退路的宰治王一直杀到只剩下自己,他的眼睛在一次又一次的劈砍之中,变得毫无人性。本身就武技强悍的宰治王,配上玄异无比的无名之刃,在战场中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鬼,疯狂的收割蛮族汉子的血肉。从凌晨杀到傍晚,所有蛮族都变得胆寒!

    然而,随着一柄粗壮的长矛射穿宰治王的身体,这一场屠戮般的战役终于结束,据说那柄无名之刃在与夕阳的交相辉映下,散发着夹杂着浓郁血色的幽蓝光芒。

    蛮族统领骑着黝角想要收割头颅的时候,却发现那匹最强壮的狼居然丝毫不肯挪动半步。

    无奈之下,蛮族统领只能丢下坐骑。而当他砍下宰治王满目疮痍的头颅,拔出那诡异的短刃时,骤然感觉到一股来自血液身处的恐怖威压。

    之后,蛮族统领把这把无名之刃祭在了族内的圣坛上,由大祭司守护。

    就这样度过了无数的岁月,经历了蛮族上百年的潮起潮落,这柄无名之刃竟是可以号令那来自高原的狼族异兽。

    能够号令黝角的匠器,某一届的大祭司称它为-唤苍刃!

    夜漫月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敬畏的气息,神情也因此变得庄严而肃穆,配上他雪白的皮肤和精致的五官,颇有一番滋味。

    而方十从来不是一个容易被感染的人,仿佛他的世界就没有这一种情绪。所以在看到夜漫月慷慨激昂的述说之后,方十淡然道:“哦。”

    夜漫月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愕起来,像看着傻子一样望着方十,质问道:“小老弟?你这是什么回应啊,这可是虚级匠器啊!而且还是顶级的啊!”

    “所以说了这么多,你就只是想表达银鬃狼的诡异的行动,是因为唤苍刃,直接说不就好了。”方十冷漠道。

    夜漫月倒是没想到,被方十抢答了,那自己说了这么多,岂不是白费了?

    不能,夜漫月忍不了。

    “是不是唤苍刃的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由来!我的梦想就是识遍天下神兵,了解它们的故事,知晓它们的神通。然后编写一本属于我的,属于这个时代的兵神谱!”夜漫月缓缓的举起手,指向那皎洁的皓月,诉说着自己的梦想。

    这一瞬间,方十内心深处某种东西好像被点上了一点火花。

    方十没有梦想,没有什么值得让他称为梦想。所以他觉得直指苍穹的夜漫月很高大,身上具备着自己不曾拥有的傲气。

    到底是方十的自责让他几乎度日如年的熬过了“无数”岁月,还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挥刀中,把本该属于自己的年轻和傲气泼洒了出去。

    方十不知道答案到底在哪,也有可能自己一生都会这样无波无澜的度过吧。

    夜漫月和自己,真不是一路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