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城之路 第十八章 夜漫月的做法

作者:我应该算英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方十和夜漫月因为述说梦想而停顿的时候,森之树海深处的一块空地上点起了一堆火团。

    一个面相粗犷,满下巴胡渣的中年大汉凝望着火堆,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突然,别在他腰间的一把破旧刀刃散发出了幽蓝色的光芒。大汉身前的灌木丛里刷刷一阵声响,一匹银鬃狼从里面踱了出来,朝着大汉呼嗤了几声,便又转身钻进草堆里。

    火苗随风摇曳着,映衬在大汉棕色的双眸中,弱小却又充斥着生机,仿佛下一秒钟就会火光大盛,冲出眼眶的束缚。

    “渍渍,这刀,还真有点意思。戌,能借我耍耍不?”一名身材显瘦,面颊惨白的男子靠着一块斜插在地上的石头上,望向灌木丛,笑道。

    戌的声音有点沙哑,却很混厚。他没有看向身后,只是漠然的说道:“亥,我们的任务是找到红,她对组织来说太重要。别的事情,少多嘴。”

    亥摆了摆手,一脸无可奈何:“你这人,当真是无趣。”

    随后起身走向了黑暗深处。

    。。。。。。。

    “老弟,根据我的观察,凭借你身上的干粮,我们绝对到不了森海城!”夜漫月仍旧是像老友一般和方十扯东扯西。

    也可能是由于夜漫月毫无芥蒂的赖着方十的原因,让这个没有同龄伙伴的少年开始愿意多讲一些话,尽管他仍旧保持着和夜漫月之间的距离。

    “人靠水就可以活很长时间,只要不给你水喝,我就能走过去。”方十说罢,把包裹紧了紧。继而放慢速度,始终慢夜漫月一个身位。

    真不知道夜漫月没注意还是不在意,仍旧自顾自的乐呵着,丝毫没有关注到方十小动作的样子。

    此时,这个漫无边际的王国已经进入了凌晨,太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在东面的地平线上洒出了一丝晨辉。

    方十赶了一夜的路,甚是疲惫。或许对别人来说偶然一次彻夜未眠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一个数年日复一日保持着同样作息习惯的人来说,消耗着实不小。所以方十有种控制不住眼皮的感觉,迷迷糊糊的,再加上耳边不断环绕着莫名的叨叨,催眠效果更上了一层楼。

    “方十!你看那是不是村落!”

    夜漫月突如其来的呼唤让方十从懵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之后顺着夜漫月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竟是真的在这深林里看到了几排木房子,只不过如今,房子的屋顶已经被盖上了厚厚的一层白雪。

    每户木房之间的间隔都不是很远,门扉前也都放着腌制的腊肉,明显是有人居住在这里。

    “咯咯咯!!”

    从村落里传来的啼鸣,让这片天地刹时间迎来了旭日的光辉。黑暗冰冷的森林里,终于迎来了属于它的太阳。

    “嘿嘿,赶了一夜的路了,我们在这歇歇吧。”夜漫月轻车熟路的带头走进村子里,并且一副我最累的样子。

    方十不会接夜漫月的话茬子,他也不知道该接什么,所以默不出声的跟了上去。

    。。。。。。

    “铛铛铛。”

    夜漫月逮住一家门户,就敲了起来,完全没有顾及后果。好像这种情况就应该这样做似的。

    “喂,你这样会打扰他们的。”方十终于还是看不下去了,哪有这样的,一大早敲别人家的门,万一让人猝死了怎么办。

    夜漫月嘿嘿一笑:“老弟啊,听没听说过无利不起早?那么,有利呢?”

    “有利?”方十好像有点明白了,这个嚣张跋扈的主,是万恶的金钱玩家啊。

    只听屋里面一阵嘈杂的声音,之后脚步声越来越近,就在快要出现在方十二人面前的时候,“嘶~铛!”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一位裹着棉衣的壮汉提溜着榔头就出现在方十二人的面前,粗犷的声音暴喝而出:“特娘的,就你们两个狗崽子敲俺家门是吧!”

    方十已经准备好随时撤离了,谁知道夜漫月手里就捧着不知名的金色币状物体笑着迎了上去:“大哥,对不住啊。我家弟弟有点傻,而且这都赶了一天的路还没穿过森林,所以有点着急。敲了您家的门,这个给您就当赔不是了。”

    站在门框后面的壮汉凶狠的望了一眼方十,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但是他的眼睛却高速的瞟着夜漫月手里的金币。终于在百般纠结之后,选择了原谅方十。

    “得,就看在你的面子上。”说着,壮汉没犹豫就收起了夜漫月手里的金币,随后不在意的塞在了腰后的兜里。

    “老哥,你看,我这弟弟一天一夜没休息了,我想给他弄个地方歇歇脚。,天寒地冻的。不然这次是敲门,下次可就指不定要放火了啊。”夜漫月见着壮汉收了金币,露出了谜之微笑,随后顺其自然的把最终目的道了出来,虽然这让方十很难受就是了。

    壮汉瞅了瞅方十,一句进来吧,将方十二人领进了木房。

    刚进门就能看见一张四方木桌横在中央,上面摆着一套茶具,花纹很模糊,隐约还可以看见细小的裂痕。周围还零散着布置了几个木凳子,很是朴素。

    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房间,壮汉将方十二人领到了较小的那一间,随后便撤了回去。而夜漫月头也不回的就冲到了床上,闷声睡了,这让方十难以释怀,毕竟是损坏了自己的名誉换来的,竟然被别人占了便宜。

    不过再怎么难以释怀,他都懒得和夜漫月计较,因为他真的想睡一觉。所以方十裹了床棉被,靠在床边,眯上了眼睛。

    。。。。。。。。。。。。。。

    “当官的?来这干什么?我们可不归谁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