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城之路 第二十六章 我还有底牌!

作者:我应该算英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走吧,月,我们不必在这里浪费时间。”

    说罢,方十转身离去。

    夜漫月望着离去的方十,觉得此事有些不妥。他觉得,这种情况下,斩草除根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以前夜漫月就经常和家里的叔叔们侃谈,他们也会说道战场上的事情。

    普通来说,在得到情报之后,第一件事不是分析情报的正确性,而是先斩断情报源,以防俘虏挣脱枷锁,把军队的现状带回敌军中去。

    虽说这不是战时,但是待俘虏的手段应是相同的。

    所以,当杀!

    夜漫月举起秘银巨弓,眼神中透露出了杀色!

    “轰”

    一声轰响,树干拦腰崩碎!

    气势汹汹,确丝毫不见血光!

    断臂男子仍旧活着!他的眼中透露出的,是难以置信。他也曾是士兵,所以当夜漫月举起巨弓,便知晓今日将死。

    谁曾想夜漫月的巨弓竟只是轰碎了断臂男子头顶之上的树干!

    为何?断臂男子不知。

    而夜漫月此刻低着头,持着秘银巨弓的手迟迟没有放下,他犹豫了。

    林朔和这个断臂男子是暗杀了不错,可他们也得到了惩罚,而且对着这两个曾为云殇抛洒热血的士兵,夜漫月实在是下不了手。

    不知从何处飘来的云层,遮住了月光,使得夜漫月雪白的皮肤沾染上了黑色。

    在断臂男子的注视中,夜漫月肃穆到:

    “你们曾是云殇的骄傲,所以我不杀,珍惜自己的命,士兵。”

    空中的那片云层飘过去了,夜漫月如脂般的肌肤再次焕发光泽。

    “所以,老哥!永别了啊!”夜漫月笑呵呵的说道。

    断臂男子明了,他也不愿再招惹这两个少年了。

    “方十!!等等我。。”夜漫月挥着手离去。

    断臂男子望着挥着手离去的白衣少年,缓缓道:“呸,变态。”

    。。。。。。。。。。。。

    方十走的不快,是为了等等夜漫月。

    “你杀了他们?”

    方十随口问道,因为刚才的轰响,方十也听见了。

    夜漫月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浅笑道:“没有。。。。方十,你相信他们说的话吗?”

    “不信。”

    “我倒是信几分,你想过没有,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肯定还会有更多的干尸男暗杀我们,说不定就躲在前面的草丛里。”夜漫月说着,手指指向前面的黑暗处。所幸月光还算皎洁,的确是可以看见几处覆满了雪的草丛。

    “我倒不是在意这个,森海城每年的俘虏都会有近百人。为何要用云殇的战士?他们落得这幅模样,是武装了云殇还是成全了尼禄?

    我不知,不知!所以我不信!”方十有些愤愤。

    是的,方十不明白。这绝对不是因为方十把自己封锁了六年,所以不知世事。而是任谁都不会相信自己生活了多年的云殇,竟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着这些惨绝人寰的人体探究。

    可尽管不相信,但在方十的心中,森海城这座城池仍旧被打下了黑暗的标签。

    夜漫月则着实被方十突然的激愤吓到了,方十表面自始至终保持着冷漠,夜漫月还以为方十独具慧眼,不仅接受了枯瘦男子们的话,还主动抛去了听起来虚假的情报。

    这么一看,也不是那么游刃有余啊。

    “无妨,老弟。我们不需要知道那么的清楚,只要我们保护好自己,就是对云殇最大的帮助。若真是要管,也轮不到我们!”

    是的,如此肮脏的实验会没有高层的支持?而这些被抽干血肉的士兵竟是在这森之树海里苟且偷生?难道他们不会反抗?还是说,他们觉得像干尸般的活着,比死了更好?

    有太多的疑问存在,夜漫月是这么想的。他是个爱凑热闹的人,不过有些热闹太热,会引火烧身的。

    方十默默的看了一眼夜漫月,不知道为什么,方十的心里有股劲儿,他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尽管方十自己一直表现的很冷漠,像是当初刚进森之树海时,看见地上的痕迹,方十并不愿去探究。可听了断臂男子的话之后,方十总觉得这件事与自己有了牵引。总觉得有必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方十纠结。

    而后又想到这次出来是为了寻找父亲的下落。

    最终,方十没有多说些什么,转念一想,可能是对这个世界陌生了,所以会有想探知的冲动,压压就好了。

    二人沉默的向森海城前进了些距离。

    突然方十想到了些什么,肃然问道:“夜漫月,我记得你说你射术天下第一?”

    “。。。。”

    “其实,也有可能是天下第二。。”夜漫月将头转向了一边。

    方十淡然,缓缓说道:“那你与我有何相配可言?告辞!”

    夜漫月看着一脸正经的方十,深感大事不妙。可事情并非是这样!

    随即夜漫月一手抓住了方十的衣角:

    “老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确实是天下第一,真的!”

    方十没有多言,只是转身向森海城走去。

    而夜漫月死抓着衣角紧紧不松,撅着屁股跟了上去。

    “方十,你听我说,不是我不愿射箭。而是威力太大!

    真的,诶,诶!你别走啊。你姑且信我!

    你看,我这两个箭囊里边,每一支箭都是独一无二的,射出去就没了。

    我心疼啊!”说着,夜漫月拍了拍两胯的箭囊。一脸认真的模样。

    方十鄙夷的看了看夜漫月,并没有说话。

    这还得了?沉默可是最伤人的啊。

    夜漫月着急道:“方十!既然这样,我可以毫无保留的告诉你!不过你也得告诉我你还藏着什么样的底牌,不然只有你知道我的底,有些不公平。”

    “底牌?”方十有些不确定,夜漫月是想要知道自己还藏着什么样的杀手锏吗?

    可是,,,没有啊。

    “不错,方十。只有我俩知根知底,才能配合的天衣无缝。如果互有嫌隙的话,我们最终肯定会因为彼此的不了解而丢了小命的!”夜漫月说这话的时候,面色很认真。

    他是真的这么认为的,如果不够了解方十的招数,还谈什么配合?

    倒是方十,此刻心里着急。

    这可如何是好?夜漫月完完全全的认为,方十除了锋圆,定然还藏着大杀招!

    这要是说了没有,那,会不会被夜漫月小瞧了?

    不行!方十还是有心气的,至少,不能输阵!

    “咳,,告诉你便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