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王城之路 第三十章 莫名其妙

作者:我应该算英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壮实的男子,满下巴胡渣,路过方十的茶桌时,眼神死死地盯着夜漫月,眉头也逐渐紧锁。

    一旁的瘦子,面颊惨白,甩着宽大衣袖招呼道:“小二,两壶。”

    方十坐的位置与夜漫月相对,所以他可以看见胡渣男子的眼神。很是不善。

    而夜漫月还一无所知的坐在那里,艰难的把壶中剩的几滴麦茶倒进嘴里。

    “夜漫月,走了。”方十低语道。

    夜漫月放下茶壶,整理了一下衣袖:“好,走吧。我没钱了,你付吧,老弟。”

    “你没钱?”方十惊讶。

    “是啊,全部给了那村子里的愣头青了。”夜漫月起身,乐呵道。

    方十:“!!!!!”

    方十原本以为六年的隐居生活已经让自己性情淡泊了,没想到现在居然仍旧难以控制自己!

    当,真,是,想,削!

    到底谁是愣头青?哪有人把钱全部撒出去的?这夜漫月绝对是个傻子!以后定然只能靠脸吃饭了。

    方十有些愤愤,掏出些铜币放在了茶桌上。

    两人刚欲离开,身后沙哑而又浑厚的声音传来。

    “两位小兄弟,请留步。”

    二人循着声音回头一望,出现在眼前的是那个满下巴胡渣的壮实男子。

    方十之前就觉得此人不善,一进馆子就盯着夜漫月,是因为见色起意?

    方十觉得很有可能,要真是这样,以后和夜漫月一道需要多注意了。毕竟这位的容颜有倾城之势。

    夜漫月回头的一瞬间,视线瞬间定格在了胡渣男子的腰间,那双迷媚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

    胡渣男子走到方十二人面前,鼻子嗅了嗅,重声道:“小兄弟,我想找一个人。”

    方十和夜漫月相望一眼,不知所以然:“你找人,关我们什么事?”

    “这位小兄弟,你是否遇到过一个矮小的少女。”胡渣男子看着夜漫月,问道。

    夜漫月则是一惊。矮小的少女?

    要说遇到,在森之树海里的确遇到过一个蛮不讲理的少女,可她的身边有一个憨子莽夫。如果这个胡渣男子在找她们,为什么不说两个人,而只强调一个女孩?

    不对,夜漫月看着面前这个满胡渣的大汉,完全不觉得他和那个少女有关系,一定是找的不是一个人。

    刚想开口,夜漫月突然想起来。那混球少女死要认自己是天干地支的成员,而这胡渣男子有可能找的就是她!

    莫非,这胡渣男就是天干地支的成员?

    夜漫月原本以为,胡渣男找的和自己遇到的不是一个人,但若是那个少女其实是在被追杀途中,所以找了一个憨子莽夫当做打手,而胡渣男由于情报不足,还不知道少女找了个打手!

    那一切都可以说的通了!

    这胡渣男是那该死的天干地支!

    而胡渣男此刻看着沉思中的夜漫月,不知怎的出现了一丝神游!

    刚回过神来,一道巨大的力量就砸在了脸上!

    要说胡渣男确实如他身形一般,壮实,耐打。接了夜漫月一弓,竟然没有被砸飞!

    而夜漫月丝毫没有给胡渣男喘息的机会,无缝隙的又接了一弓锤子!这一锤子力大势沉,甚至把胡渣男砸的双脚离地,快要飞了起来!

    胡渣男还懵着呢,又被猛砸了一下,瞬间怒火中烧!

    强行控制住身体,双脚重重的跺在地面,震得小茶馆的茶具都零零脆脆的腾了空!!!

    胡渣男面目狰狞,抽出腰间的短刀,势要斩杀方十二人。

    可一抬眼,就发现那白衣少年的身体扭曲成了一个半圆的形状!

    散发着异域舞娘的魅惑气息!

    胡渣男恼怒至极,这是在羞辱自己吗!!!

    欲抬刀劈去,可刹那间,一股弥漫着死亡的气息如巨浪般扑面而来!

    就像是遇到了世间最猛烈的杀气,那势头,宛若遮天蔽日!

    胡渣男狂吼一声,身形爆退!把小茶馆的木墙硬生生砸出了一个人形。

    而方十,在看到胡渣男身形爆退之后,气息瞬间收敛。拉着夜漫月的手,就向森海城的城门跑去。

    面颊惨白的男子见到此幕竟是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铁柱,你何时变得如此狼狈了。哈哈哈哈。”

    胡渣男从人形破洞处探身而入,冷眼看向面颊惨白的瘦子:“你若胆敢再叫我一声铁柱,我剥了你!”

    之后,胡渣男望向方十与夜漫月离开的方向,任由愤怒爬上脸庞。

    茶馆小二此刻端着两壶茶站在一侧瑟瑟发抖,左右张望,不知道如何是好。

    面颊惨白的瘦子笑道:

    “小二,茶馆的损失我赔了。莫要慌张,继续上茶吧。

    各位茶友,今日扰了各位的兴致,茶水钱就由在下来付。望莫要见怪。”说着,面颊惨白的瘦子向着茶馆四处恭手致歉。

    茶馆中喝茶的人零散的回应了两句,也没什么可说的。

    只不过那个刚开始和夜漫月搭话的汉子正啧啧可惜:“我怎么就成软蛋了,应去问个姓名才是。”

    说罢,猛喝了一杯茶水。

    与此同时,面颊惨白的瘦子和胡渣男同桌而坐。

    “铁柱”

    “你想死!”

    “不是不是,戌,你不是说在外要用假名的吗。”面颊惨白的瘦子打趣道。

    “叫我梁柱。还有,亥,你若再这般轻浮,谁也保不住你!”戌重声道。

    亥微微一笑,接过小二手中的茶水,给自己和胡渣男各倒了一杯:“梁柱,,听起来不错。那我就叫鼎凉祝吧。”

    戌面色冰冷的望向亥,一语不发。

    亥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了,僵硬的笑道:“玩笑话,玩笑话。日后叫我丁丘好了。还有,戌。。梁柱兄,刚才那两个人有什么特别吗?你为何与他们打了起来。”

    “有些不同,那个腰带缠了好几圈的小子,很危险。”

    梁柱心有余悸。

    随后又想起些什么:“难道就是那小子杀的银鬃狼!不对,上千匹银鬃狼,不是那种臭小子能顶得住的。是他们两个人同时所为!

    定然是如此。银鬃狼可不是一般的异兽。”

    梁柱心中下了定论,只不过越是想,就越是肉疼,几百只啊!随便甩一个地方都能成为一霸了!

    丁丘倒是没有注意梁柱在想些什么,刚才的问题,梁柱一个都没回呢。

    “梁柱兄,究竟是怎么了?”

    “丁丘,进城之后,优先打听那个面容精致的小子,他很出众,打听起来容易。

    而且,有一件事我能确定,他身上有红的气息。

    问到红的下落之后,立刻杀了他们。”梁柱冷声说道。

    丁丘笑着望向方十和夜漫月离开的方向,默声道:“还是没回我,无趣啊。”

    “梁柱兄,我们行事要隐蔽,有必要杀?”

    梁柱喝着茶:

    “有必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