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幽灵手册 第67章

作者:谢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六十七章、假日酒店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咖啡店外面已经亮起了路灯,街道上拥堵的车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细了,流速也大大的加快了。朴贤哲几乎是和我们同时出门的,他对四周看也不看,走下台阶,一头钻进等在大门前的劳斯莱斯,司机发动起车子,把车快速的驶进了车流里。

    我注意到在他的汽车起动的瞬间,立即有十几个黑影从他公司办公楼周围的各个角落里钻出来,飞檐走壁的在楼群之间穿行,紧紧的跟在他的汽车上空,保护着他的安全。

    “我们走。”雪儿带着我拐过街角,看到没有黑影再跟上来,便借着街道上行人稀少的片刻功夫,朝我示意了一下,自己先行飞起来,等我跟上来后,随即拉着我的手向那辆劳斯莱斯追踪而去。

    我们在城市夜晚流光溢彩的街道上空飞翔着,超过那些跟随朴贤哲汽车的黑影十几层楼的高度,远远的盯着下面那辆尾号为968的劳斯莱斯。黑影们显然没有想到会被跟踪,他们像一群黑色的大蜻蜓一样,在空中不断的交换着位置,忽高忽低的炫耀着自己的飞术,仿佛是这座城市上空的主人。

    劳斯莱斯在假日酒店华丽的大堂门前停下来,门童殷勤的跑过来想去开车门,却被几个早已等在门口身穿黑西装的保镖挡住了,其中一个保镖走到汽车前,伸手打开车门,朴贤哲钻出汽车,在几个保镖的护卫下走进酒店的大门。

    我看见那些跟踪而至的黑影从酒店前一掠而过,消失在酒店周围的黑暗中。

    “我们跟进去。”雪儿一边说,一边和我一起降落在酒店旁边的街道上,然后,步态优雅的走进了酒店的大门。酒店的门童突然看见一位美人驾到,急忙又是问好又是躹躬,殷勤得不行。

    我来到电梯前,看到朴贤哲乘坐的电梯已经上去了,便回头问好容易摆脱了门童的雪儿:“咱们怎么办?”

    “跟着电梯。”雪儿看看左右无人,拉着我的手穿墙而进,来到电梯升降通道里,跟着电梯向上飞去。电梯上升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停了下来。接着传来开关门的轻微的摩擦声。

    “他是不是下电梯了?咱们出去吗?”我有些焦急的问。

    “他还在电梯里。”雪儿在跟随电梯上行的过程中始终仰着头,此时她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电梯的底部,我恍然明白过来,她是在透过电梯观察朴贤哲的去向。

    我自叹不如,以我的灵力穿墙越壁没有问题,但是眼睛还不足以透视障碍物,更不用说看透钢墙铁壁了。

    电梯继续上行,在停停开开几次后,雪儿终于说道:“他下电梯了。”

    我和雪儿穿出电梯升降通道,发现已经来到了酒店的二十五层,但是,朴贤哲和那几个保安们已经不知去向。

    我们只好从紧挨着电梯间的房间开始,逐一穿越客房的墙壁,寻找朴贤哲。

    入夜的客房里景象万千,我们刚破墙而入第一间客房,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在床上撒欢,雪儿吓得差点叫出声来,而我险些从半空中掉到地毯上。幸亏那对男女全神贯注,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不速之客闯进来,我和雪儿这才慌忙穿房而过,钻进对面的墙壁,全身而退。

    “真羞死了。”雪儿心有余悸的说,她的声音在墙壁里显得很遥远。

    “眯着眼睛不看。”我出了个白痴般的主意。

    “自欺欺人。”雪儿刚说完,我们就已经穿进了第二个客房。这间客房里只有一个人在弯着腰翻箱倒柜的寻找东西,看他那副慌里慌张的样子,我突然意识到他是一个小偷。

    “小偷!”我脱口而出,忘了自己是谁。

    那个小偷突然听见有人喊叫,吓得嗖的一下蹦了起来,转身冲到房门口,打开门夺路而逃。

    “你还有闲心捉小偷?”雪儿看着小偷的狼狈相,逗得笑出声来。

    “我没想抓他。”我也乐了,跟着雪儿穿过这间客房,挤过墙壁里的钢筋水泥,来到第三个房间里。

    这间客房里也只有一个客人,只不过这个客人很奇怪,他正在用一个听筒模样的东西放在墙壁上,把耳朵贴在听筒上,专心致志的倾听着。

    他不是小偷,但是他在偷听。

    “真无聊。”雪儿鄙视的嘟哝了一声。

    那个人听见雪儿说话吓了一跳,急忙转头四顾,却没有发现房间里有人。

    “别理他。”我说完,拉着雪儿的手穿墙而进,我的脚还没有完全收进墙壁时,就听见身后的房间里响起了一个恐怖的尖叫声。我猜那个偷听者一定是看见我留在墙外面的的半只脚了。

    “我看见他了。”雪儿在墙壁里减慢速度,示意我停下来。

    “我看不透墙壁。”我伫立在墙壁里,“也听不见。”

    “进我的身体里来,借我的眼睛和耳朵就可以看到和听到了。”雪儿拉了我一下,把我整个的拉进了她的身子里。

    雪儿的身体里柔若无骨,清清爽爽。

    我记得这是我和雪儿第二次融合在一起,心里不禁一阵冲动,只不过现在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中,又是为了跟踪朴贤哲而来,因此我只好把一腔的汹涌波涛强按下去,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透过雪儿的眼睛,我看见墙壁外面的豪华套房里,朴贤哲正和背对着我们站在他对面的两个男人互相谦让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朴先生的酒会安保方案已经制订出来了,”一个男人一边说,一边把一个文件夹恭敬的放在朴贤哲面前的茶几上,“请过目。”

    “邢总,这次酒会规格很高,”朴贤哲拿起文件夹,翻开来边看边说:“来的客人都是政府高官,社会名流,保安工作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这一点请朴先生放心。”那个被称为邢总的男人,看来是保安公司的老总,他急忙补充说:“我们是世界著名的保安公司,安保方案严谨细致,保卫措施严格周密,保安人员都是受过长期专门训练的专家,有许多都是从各个国家的保密部门聘来的专门人才,保安设备也是世界一流的,绝对可以信得过。”

    “你们准备派出多少保安人员?”朴贤哲问,他抬起头来时,我看见他的两只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看来他近来一直在熬夜。

    “我们一共派出了一百八十六名保安专家。”邢总说:“这在我们公司的历史上是空前的,与来宾的比例几乎是一比一,如果再加上来宾自己带来的保镖,我估计现场保安人员的数量将是来宾的一倍。”

    “保安人员是怎么分布的?”朴贤哲继续问。

    “请朴先生看这里,”邢总摊开一份早已准备好的酒店一、二、三层平面图,向朴贤哲讲解道:“酒店大宴会厅在三楼,根据朴先生的要求,酒店从当天下午开始,三楼所有的会议室全部清空,停止使用。这一点请酒店的杜经理介绍吧。”

    “是这样的。”坐在邢总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男人此刻侧了一下身子,我认出他竟然是我的中学同学杜晓明,没想到他现在是这家酒店的销售经理。

    “我已经叫销售部查阅了宴会当天和前一天的会议安排,”杜晓明说:“辞退了一些小公司的会议,只保留了几个政府会议。并且把宴会当天的会议限制在上午,从下午开始,三楼会议区将全部清空检查,确保没有闲杂人员滞留。因此,从下午一直到晚上,三楼会议区将只有朴先生的一个酒会。”

    “很好。”朴贤哲点点头。

    “而且,酒店二楼各餐厅当天晚上都停止营业,”杜晓明补充说:“确保不打搅三楼的酒会,这对我们酒店来说,可是一大笔损失呀。”

    “放心吧,我会加倍补偿给你的。”朴贤哲回答。

    “那太好了,那太好了。”杜晓明一个劲的点头。

    “我们在一楼大厅布置了二十名保安,”邢总继续介绍他的安保方案,“每道门、电梯、走廊都有保安人员把守,再加上酒店的监控系统,可以做到第一时间发现可疑人员。在二楼餐厅区我们布置二十名保安人员,十名负责二楼的安保,另外十名负责监视一楼大厅,并随时准备接应一楼的保安人员,以防不测。”

    “安保的重点放在三楼,不过,我们在四层、五层功能区也各安排了十名保安人员,五层以上各楼层,包括酒店顶层露台和酒店地下两层停车场,每层都安排有保安人员,不管是功能区还是客房部,都有充足的保安力量,随叫随到。”

    “说说三楼宴会厅吧。”朴贤哲的注意力显然在他的酒会所在楼层。

    “三楼的保安人员一共是五十名,”邢总指着酒店三层平面图,开始介绍这五十名保安人员的分布位置和所负责的警戒区域,他说的很详细,几乎把每一个保安人员的职责和作用都叙述了一遍。朴贤哲也听得极为认真,不厌其烦的提出各种古怪刁钻的问题,仿佛成心想把邢总难倒似的。

    “服务生是酒店安排吗?”

    “所有服务生都换成保安人员来担任。”

    “后厨呢?”

    “所有后厨人员都经过专门的审查,酒会期间由五名保安监督,一个也不准到前面来。”

    “酒店外围的安保由谁负责?”

    “酒店外围的保安工作由酒店自己的保安人员负责,酒店内部的安保就全权由我们保安公司接手负责,这样更安全保险,人员管理单一,调度起来也更方便。”

    邢总不愧是安保专家,他对朴贤哲提出的问题对答如流,一一给予了圆满详细的解释,令朴贤哲很是满意。

    “三楼一共有多少个卫生间?”朴贤哲突然问。

    “三楼一共有六个卫生间。”杜晓明回答:“其中有两个是大宴会厅专用的。”

    “这两个卫生间一次可以接纳多少客人?”

    “男卫生间一次可以接纳十五名客人,女卫生间一次可以接纳十名客人。”

    “除了这两个专用卫生间,”朴贤哲说:“其它的四个卫生间全部关闭上锁。”

    “好的。”杜晓明又提醒道:“不过,只怕客人多,有时会不够用。”

    “宁可让客人排队,”朴贤哲语气坚决的说:“也要绝对保证安全。”

    “好的。”杜晓明不再坚持了,我猜他心里肯定在想,反正客人是朴贤哲请的,愿意憋着就憋着去吧。

    “邢总,酒会那天晚上你在什么位置?”朴贤哲问。

    “我把总指挥部设在酒店的总监控室里,”邢总回答:“监控室门外有二十名保安人员随时待命,听从我的调派。朴先生,酒会当天我会给您配一付无线耳麦,以便随时与您保持联系。”

    “很好。”朴贤哲点了点头,从随身的皮包里取出两张支票,放在茶几上。

    “这是四十万,是给两位的预付款。”他对邢总和杜晓明点了一下头,“酒会结束后,再结总帐。”

    “请问朴先生,”邢总看了一眼支票,“出席酒会的客人名单什么时候能提供给我们,我们也好早做准备,”

    “名单会给你的,但不是现在。”朴贤哲看来很谨慎,不肯轻易把酒会来宾先透露给任何人。

    “请问朴先生还需要了解什么?”杜晓明问。

    “杜经理可否带我去现场看看大宴会厅和周围的环境?”朴贤哲边说边站起身来。

    “当然,当然可以。邢总已经看过几次了。”杜晓明急忙起身,走在前面为朴贤哲开门。

    我顺着雪儿的目光转过去,看见房间门外贴墙站着几个保安人员,一个个双手反背,表情严肃。

    “出来吧,我们走。”雪儿说,同时身子往旁边挪了一下。我不由自主的从她的身体里逸出,心里很是舍不得。

    “怎么了?”雪儿问我:“还没呆够吗?”

    “不,不是。”我急忙摇头掩饰,“咱们、咱们不去看大宴会厅啦?”

    “到时候有你看的。”雪儿边说边拉着我,穿过墙壁,从酒店外墙上钻出来,直接一步跨到了半空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