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幽灵手册 第68章

作者:谢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六十八章、盗取名单

    “我们去哪儿?”我身子稍稍往下一沉,随即升起来,跟着雪儿向夜空中飞去。

    “先去朴贤哲的公司。”雪儿边飞边回答。

    “去他的公司做什么?”我问。

    “找那份酒会来宾名单。”雪儿说:“一个货运公司的酒会竟然在这么高档的酒店里举办,而且安保措施还这么严格,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是觉得奇怪,不过,我猜测朴贤哲请的来宾里大概会有和幽灵世界有联系的某些人类,所以他才会这样慎重,保安级别才会这样高。

    我一边飞,一边把这个想法告诉给雪儿,雪儿认为这也是一种可能性,但是她感觉事情似乎并不那么简单。

    我们很快便飞回到朴贤哲公司所在的那条大街上空,街道上车辆依然川流不息,源源不断的从路面上辗压而过,仿佛永远不会给负重不堪的街道一点喘息的机会。耸立在街道一旁的货运公司办公楼显得冷清寂寞,整个办公楼里只有一楼大厅还亮着灯,看来老板不在,职员们也都赶着下班回家了,只留下门卫在值班。

    我和雪儿直接从空中下降,穿过楼顶的防水层进入大楼里,穿墙过室的来到朴贤哲的办公室。我几次来这间办公室时都没有注意保险柜在什么地方,为了不引起麻烦,我和雪儿没有开灯,摸着黑在屋子里搜索。雪儿很快就在靠墙的文件柜上发现了一个按钮,她按下按钮,文件柜向外旋转出来,柜子后面的墙壁上露出一个两尺见方的铁柜门。

    “就是它。”雪儿端详着墙上的铁柜门。

    “保险柜的钥匙在哪里?”我转身想去办公桌抽屉里寻找,雪儿在后面叫住了我。

    “不会在那里的,”她说道:“朴贤哲肯定会随身带着钥匙。”

    “那怎么办?”我走到墙壁前,在黑暗中注视着墙上的铁柜门,“总不能硬撬吧?”

    “让我试试看。”雪儿说着,把手放在保险柜的铁门上,然后,轻轻的用力把手缓慢的推进了铁门里。

    “小心里面有机关。”我担心的提醒道。

    “我知道。”雪儿小心翼翼的把手伸进了铁柜门里,直到半个小臂都没入保险柜后才停下来。

    “奇怪,里面什么都没有。”雪儿一边在保险柜里摸索着,一边说。

    “难道朴贤哲把名单随身带走了?”我猜测道。

    雪儿没有回答,她轻轻的把手从保险柜里抽出来,铁柜门上完好如初,没有一点痕迹。雪儿按动按钮,文件柜重新转回到原处。

    “再仔细找找看。”雪儿吩咐道,说完便和我分头又把朴贤哲办公室里的每个角落搜查了一遍,仍然没有找到酒会名单。

    “也许他把名单放在家里了。”我说。

    “有可能。走,去他家看看。”雪儿向窗子飞去,她刚伸腿穿过窗子的玻璃,又突然停了下来,一腿玻璃里一腿玻璃外的回过头来问我:“月儿应该在家吧?”

    “应该在家,你想见她?”我不知道雪儿想干什么。

    “是想见见她,”雪儿笑着看着我,“难道你不想?”

    “雪儿,我向你保证,我和她只是……”我刚想指天指地的发誓,却被雪儿拦住了,“嘘,有人类来了。”

    我侧耳倾听,办公室门外的走廊上果然传来了脚步声和说话声,好像是公司保安的声音。

    雪儿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跟上她,然后把整个身子穿出玻璃窗,飞向夜空中。我飘身跨上窗台,穿过窗上的玻璃,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朴贤哲的办公室。

    从货运公司到我家,当然现在是朴贤哲的家,转瞬即到,“这就是你原来居住的地方?”雪儿在夜空中俯瞰着我指给她看的那栋沉睡中的别墅。

    “我就出生在这栋房子里。”我有些伤感的说。

    “看上去很舒适的一栋房子,”雪儿开始缓缓的下降,“你在人间世界的生活一定很幸福。”

    “父母在世的那些时光都是无忧无虑的,很快乐。”我随着她向下降落,同时借着月光仔细的观察着下面的情况,别墅的周围没有任何异常,黑影们看来都跟着朴贤哲去假日酒店了,没有在别墅设哨。

    我在前面带路,雪儿跟在我的身后,我们俩从别墅的大门穿越进去,来到一层的客厅里。我带着她这样进入别墅,是想让她对我曾经生活过的家有一个完整的印象。

    “这一切都和你原来活着时一样吗?”雪儿好奇的在黑暗中打量着房子里的一切。

    “可以说是一模一样,除了壁炉台上的照片和房子里居住的人类。”

    “这个变化还不大吗?”雪儿飘身来到壁炉前,从炉台上拿起镜框,借着窗外射进屋来的月光端详了一会儿,又把镜框放回原处。

    “我们去朴贤哲的书房。”雪儿说。

    我带着她来到位于二楼东侧的书房,那里曾经是爸爸教我读诗认字的地方,现在却成了我们搜索检查的目标。书房里没有任何变化,一切恍若昨日。我凭着记忆,在书桌旁边墙上的油画后面,找到了保险柜的暗门。

    墙上的暗门打开后,我没有费时去找保险柜的钥匙,雪儿说的对,钥匙不会放在书房里。

    “这回让我来吧。”我说,我觉得自己对这里熟悉,理当由我来探查保险柜里的秘密。

    “小心点。”雪儿嘱咐道。

    我学着雪儿在朴贤哲办公室里的样子,把手按在保险柜的铁门上,心里默想着保险柜正在慢慢的穿越我的手,不一会儿,我的手就像浸入水中一样伸进了保险柜里。

    当我的手完全进入保险柜以后,我便在里面四处摸索起来,保险柜分上下两层,我在上层摸到一捆捆整齐的纸和十几块冰凉的条状物,估计是存放在里面的钱和金条。下层有一个纸袋,我摸索着打开纸袋,摸到里面只有一张纸。

    “我可能找到名单了。”我兴奋的说,没等雪儿回答,就随手掐住那张纸,然后想把手从保险柜里抽出来。

    “不要把名单带出来!”雪儿看到我抽出来的半只手里握着一角纸,急忙小声制止道。

    我已经把那张纸从保险柜里抽出了一个角,听到她这么说,手立即停在保险柜门里不动了。

    “怎么了?”我不解的问。

    “你的手能出来,但是,那张纸是抽不出来的。”雪儿解释道:“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你的手是不能赋予纸穿行能力的。”

    果然如雪儿所说,那张纸露出一个角后,就停在保险柜门上,再也抽不动了。

    “别拉了。”我刚想试着再把纸往外拉,雪儿急忙制止住我,“会撕坏的。”

    “那怎么办?”我不知所措的看着夹在保险柜门上的名单。

    “让我看看。”雪儿把脸凑到抽出来的纸角前,仔细的辩认了一会儿上面露出来的字迹,嘴里发出轻轻的惊呼声。

    “怎么会是他?”雪儿的脸上显出迷惑的表情。

    “谁?”我问。

    “一个政府高官。”

    “你认识他?”

    “他的真实身份是个幽灵,蓝灵级灵政司的副司使。”

    “那他怎么又会是人间世界政府的高官?”

    “这个以后再跟你说。”雪儿命令道:“你把纸松开,把手抽出来,慢点。”

    我照做了。等我的手完全从保险柜里抽出来后,雪儿把自己双手的手心相对,中间留了一寸大小的距离,然后平行的把两只手伸进保险柜的铁门里。当两只手在铁门里停稳后,雪儿缓慢的将两只手从上下两面向中间合拢过来,把那张纸轻轻的夹在自己的手掌里,小心翼翼的把它向保险柜里送回去。

    “但愿我没有把名单弄破了,不然的话,朴贤哲就会发现名单被动过了。”雪儿用手把纸完全送回到保险柜里后,从保险柜里抽出手来。

    “名单拿不出来怎么办?”我问雪儿。

    “不用拿出来,我进去看看。”雪儿说完,又吩咐我,“找一找有没有袖珍小手电筒,再要一支笔,一张纸。”

    “做什么用?”我一边在朴贤哲的办公桌抽屉里翻找着,一边问。

    “我把袖珍手电含在嘴里,就能把它带进保险柜里。”雪儿解释道。

    我没有找到袖珍手电,但是却找到了一只打火机。我试着打了一下火,火苗立即点燃了。

    我又找来了一支签字笔和几页空白信纸,把它们都递给了雪儿。

    “没有手电,打火机行吗?”我问。

    “人类这些小玩艺还真不少。”雪儿接过打火机和笔,“纸你先拿着,给我准备好。”她想了一下又说,“看来我的头和一只手都得进去,里面肯定够挤的。”

    “让我来吧。”我自告奋勇,忘了刚才差点闯了祸。

    “还是我来吧,”雪儿用手指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这个比你的小。”

    “小心点。”我嘱咐她,“别烧着自己。”

    “烧坏了脸就不喜欢我了?”雪儿开玩笑的问。

    “你就是变成了老妖婆,我也喜欢你。”我笑着回答。

    “你讽刺我?”雪儿嗔怪的看着我,“我就知道你嫌我老。”

    我没想到雪儿还是这么在意她的年龄和容貌,急忙辩解道:“你要是变成老妖婆,我就当老魔头,正好一对。”

    “讨厌!”雪儿笑着骂道,随后把打火机攥在右手的手心里,对我说:“我要进去了,我只能把头和一只手伸进保险柜里,你在外面看守好了,有意外情况就轻轻拍拍我的身子,千万别用力碰我,明白吗?”

    “明白,你放心。”我点头答应道。

    我知道幽灵的身体虽然可以穿越障碍物,但是,当幽灵一部分身子在障碍物里,另一部分身子在障碍物外面时,将毫无防范之力,是最容易受到攻击和伤害的。此时如果露在外面的那部分身体受到重力推挤冲撞,或者进入障碍物里面的半截身子遇到强力撞击,都可能会引起灾难性的后果,轻则令幽灵骨折身残,重则命丧当场,那半截身子将会永远留在障碍物里出不来。

    现在雪儿等于是把自己的灵命交给了我,这让我既感动,又紧张万分,生怕一不小心伤着了她。

    雪儿先把握有打火机的右手缓慢的插进保险柜里,等到手在保险柜里面摆好位置后,才将额头贴在保险柜的铁门上,犹如把脸浸入水中一样,先是鼻子,然后是眼睛,嘴,下巴,耳朵,最后把整个脑袋送进了保险柜里。

    她把拿着笔的左手留在了保险柜外面,过了一会儿,她抬起手里的笔晃了晃,我急忙从书桌上拿起一本书垫在信纸下面,把信纸在她的笔前面放好,然后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手背,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雪儿看来已经在保险柜里点燃了打火机,而且看见了名单,她的左手把笔落在纸上,然后开始在信纸上写起字来。

    一行一行的字在信纸上显现出来,字体虽然有些歪斜,但是能看得清楚。很快,一张纸便写满了。我轻轻的拍了一下雪儿的手,雪儿很机敏的把笔停了下来。我急忙把写满字的信纸撤下来,换上另一张空白的信纸,然后,又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

    雪儿手里的笔又开始飞舞起来,笔落纸面的沙沙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清晰。

    不一会儿功夫,三张信纸都写满了,雪儿手中的笔也停了下来。她松开笔,用手按在保险柜的铁门上,把脑袋缓缓的退出保险柜。

    “但愿保险柜里没有留下燃烧的气味才好。”我说。

    “这个保险柜并不太密封。”雪儿边说边把右手从保险柜里抽出来,把手里的打火机递给我,“把它和笔都放回原处。”

    我把打火机和签字笔按原位放好,又回到雪儿的身边。

    “比我想像的好,还能看得清楚。”雪儿看着信纸上自己刚才摸索着写下的字,像个小孩子似的得意的晃了晃脑袋,“来宾太多,不然的话,我凭脑子记住就好了。”

    “这些都是酒会的来宾吗?”我问。

    “回去再说吧。”雪儿收起信纸,和我一起把书房里翻动过的东西一一回归原位。

    “我们走吧?”我说。

    “带我去看看月儿。”雪儿突然说。

    “现在?她在睡觉吧?”进女孩子的卧室,而且是在她睡觉的时候,这让我感到有些为难。

    “舍不得让我看?”雪儿调皮的冲我抿嘴一笑,拉起我的手飞出了书房,“她的卧室在哪儿?你指给我。”

    我并不知道月儿的卧室在哪个房间,但是凭着对家里各个房间的了解和一种直觉,我指着走廊尽头倒数第二个房间说:“大概就是那间。”

    那是我原来的卧室,从小到大,直到离世。

    “大概?”雪儿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你可别让我误进了男人类的卧室。”

    “这整栋别墅里就一个男人类,”我耸了耸肩,“他还没有回来呢。”

    雪儿不再跟我费话,她摸着黑径直飞到我指的那个房间的门口,把脸贴在门上,静静的倾听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脸,对跟过来的我说:“应该是月儿。”

    说完,雪儿就轻轻的推开房门,飘身而进,摸到房间里的一张大木床前,弯下腰,默默的打量着睡在床上的人类。

    我站在房间门口,犹犹豫豫的向门里的床上张望着,觉得那张床上躺着的人类原本应该是我,可是,窗前月下,那呈现出淡粉颜色的窗帘提醒我,这里应该是女人类的闺房,而不是我这个男幽灵的卧室。

    雪儿弯着腰看了一会儿,直起身子,又轻轻的滑出房间,回到我的身边。

    “她长得挺可爱的。”雪儿随手关上房门,看也不看的拉起我的手,和我一起离开了我曾经的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