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幽灵手册 第75章

作者:谢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七十五章、假象背后

    我把手从胖将军的胸口里抽出来,胖将军两眼紧紧的盯着我的手,直到看清楚我的手心里并没有他的心脏后,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我按照雪儿的吩咐,把胖将军捆起来,堵上他的嘴,然后,把他打晕了塞进房间的壁柜里。

    “雪儿,下一步咱们怎么办?”我和雪儿回到宴会大厅时,三楼的酒会已经结束了,客人们离开后,酒店的一切又恢复了正常。不过,我的心情却正常不起来,自从知道了王者计划的内容,我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毕竟这件事太大了,以我和雪儿的力量根本无法阻止。

    “这将是一场空前的灾难,”雪儿沉思的说:“明暗两界的大灾难,我们必须阻止它发生。”

    “怎么阻止,就凭我们俩个?”

    “不,还有紫衫圣者们,还有红灵级幽灵们,还有……我们的智慧和勇气。”

    “你打算怎么做?”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成功,但是,我早就横下心来,要与雪儿同生共死,她怎么说,我就去怎么做。

    “我们首先要控制他们的联络通道,”雪儿看来已经有了计划,“切断他们的联系,为我们争取时间。”

    说干就干,我和雪儿当即离开酒店,趁夜飞临朴贤哲的家里,避开他的幽灵警卫,进入了他的卧室。

    朴贤哲也刚从酒店回来,仍然处于兴奋之中,他伸手打开灯,一边小声的哼叽着一支不知名的小曲,一边脱去外衣。他把外衣挂在门后的衣架上,转身走到沙发前刚要去打开电视,手却在半途中停住了。

    “谁?”朴贤哲警惕的向屋里四周看了看,伸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去拿里面的手枪。

    我从床头柜后面的墙壁上探出上半身来,抢在他前面把枪拿到了手里,却并没有用枪指着他,因为我没有这个必要。

    朴贤哲被我的出现吓了一跳,他惊恐的注视着我,慢慢的向后退去。

    “你是谁派来的?”他显然把我看成了某个幽灵的手下。

    我一步从墙壁上跨出来,站在他的对面。

    朴贤哲注视着我,似乎在努力的回忆着什么。

    “我们是谁派来的并不重要,”雪儿瞬间现身在房间里的沙发上,“问题是,你是谁?”

    “我?”朴贤哲回过脸看了雪儿一眼,冷笑一声,“我是这家的主人,你们擅闯民宅,我可要报警了。”

    “向你的‘主人’报警吗?”雪儿嘲讽的注视着他,目光突然闪动了一下。

    “什么?”朴贤哲一楞,随即摇了摇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会明白的,”雪儿又命令道:“转过身,把身子侧对着我。”

    朴贤哲站着没有动。

    我走过去,用手枪顶住他的后背,让他转过身子。朴贤哲无奈之下被迫把脸侧对着雪儿站好。雪儿的透视能力应该比蓝灵级要高多了,比我更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我猜到雪儿肯定是看出什么来了,难道朴贤哲的身上还有武器?

    雪儿眯起眼睛观察着朴贤哲,片刻之后,雪儿说话了:“朴先生,是你自己动手,还是让我来帮你?”

    “你说什么?”朴贤哲转过脸注视着雪儿,“我不明白。”

    “摘下来。”雪儿命令道。

    朴贤哲身子抖了一下,右手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我猜测雪儿可能是看出朴贤哲的头发里藏着什么暗器了,便把手猛的伸进他的头发里。朴贤哲吓了一跳,脑袋急忙向前躲闪,就这么一抓一躲,朴贤哲的头发竟然连着头皮一起被我揪了起来,我吃了一惊,用力抓住他的头发往下一拉,手中赫然多了一张头皮,而且是连头发带脸皮拎在了手中。

    事情来得突然,把我吓了一跳,可是,更让我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

    当朴贤哲惊慌的向我转过脸来时,我竟然看到了一张曾经异常熟悉的面孔,我不由得惊呼了一声:“齐叔?”

    确实是齐叔,我们家的老管家,我曾经以为和我一起遭遇了车祸的那个齐叔。

    朴贤哲,不,齐叔楞楞的看着我,半天才开口说道:“你就是那个和月儿约会的年轻人?我早该想到的,夏天少爷。”

    我扔掉手里的假面具,向后倒退了几步,靠在墙上让自己站得稳一点,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我有些反应不过来。

    “好了,说说吧。”雪儿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起一只茶杯,在手里慢慢的转动着,似乎是在欣赏茶杯上的花纹。

    “说、说什么?”齐叔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说话都没了底气。

    “从你为你的主人工作开始说起。”茶杯继续在转动。

    “好,我说。”齐叔的话音刚落,突然转身向卧室的大门冲去,想夺路而逃。

    雪儿手中的茶杯立即飞了出去,茶杯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打在齐叔伸向房门的手上,疼得他尖叫了一声,身子僵立在门口,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回来,坐下。”雪儿仍然悠闲的靠在沙发上,伸手又从茶几上拿起另一只茶杯。

    齐叔乖乖的走回来,在雪儿指给他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已经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我,这时想起了自己的职责,急忙走到齐叔的身后,看守住他。

    “唉!”齐叔仰天长叹了一声,“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之后,齐叔便开始了他的叙述,不用雪儿和我逼迫他,痛痛快快的把这些年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仿佛是在卸掉自己身上背负得太久的沉重包袱。

    齐叔在年轻的时候,经人介绍来到我家,先是服侍我爷爷,后来得到老爷子的信任,四十岁上当上了我们家的管家,为我们家付出了不少心血,以至于一辈子没有成婚。我爷爷去世后,齐叔又辅佐我爸爸,继续在管家的位子上辛勤的忙碌着,直到有一天,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他这种宁静而又安稳的生活。

    当时我们家是有名的富商大贾,经营着地产、船运、银行、当铺等生意,日进斗金,盛极一时。经常有客人找上门来求做生意。有一天,一个北方的客人找到齐叔,说是对我们徐家仰慕已久,想跟徐家做一笔大买卖。

    对于这种客商,本来齐叔只须问明来由和来人的根底,然后禀告我爸爸,由我爸爸决定成与不成便是了。可是,这个客人提出的一个条件让齐叔吃了一惊。

    “齐大管家,”那个客商说:“只要这笔买卖做成了,我给您老人家提三成。”

    据齐叔讲,当时不知道为什么鬼迷了心窍,他竟然就动了心,私下里答应了那个客商,并擅自动用公司帐上的款子,用一个月的时间做周转,悄无声息的做成了这笔生意。那个客商果然守信,事成后把一张巨额支票送到了齐叔的手上。

    从此,齐叔就一发不可收拾,私下里和那个客商多次合作,赚足了外快。但是,那个客商的目的并不只是跟齐叔做生意赚钱,他通过齐叔又结识了我的爸爸,并且很快成了我爸爸的座上客。

    据齐叔讲,我爸爸公子哥出身,不吸烟不喝酒不玩女人,但是却有一好,赌。不过,我爸爸有一个原则,只和圈子里的朋友们玩,不事生人。自从那个客商和我爸爸称兄道弟后,我爸爸就经常和他一起去赌场,后来的事情不用齐叔说我也知道,我爸爸先赢后输,那个客商就借钱给我爸爸赌。据齐叔说,等到我爸爸醒悟过来时,已经是负债累累,到了变卖家产都难以抵债的地步。这时,那个客商主动找上门来,说他可以免去我爸爸的全部赌债,但是,要我爸爸答应他一个条件。

    我爸爸问他是什么条件,他说,据他所知,我们家有一个祖上传下来的老物件。

    “我们家祖上传下来的古物很多,不知是哪一件?”我爸爸以为他是想要一件古董。

    “是一份文件,”那个客商说:“是很久以前的一份和约。”

    他这么一说,我爸爸就想起来了,那是我们家祖上历代相传的一件古物,据说是当年我们家先祖被人间世界和幽灵世界的领袖和首领们共同确定为明暗两界通道联络官的授权书。传到我爷爷的手上后,我爷爷根本不相信世上会有这种人类与幽灵之间互相联络的荒唐事情,更不相信有什么明暗两界通道之说,便将这份授权书束之高阁。不过,在我爷爷临终交待后事时,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爸爸。现在那个客商提起来,我爸爸便从书房的旧书堆里把它找了出来。

    那是一张被装裱在一个古老镜框里的页面发黄的羊皮纸,上面的文字历经千百年已有些模糊不清了。

    羊皮纸上的原文大意是,经明暗两界领袖会商确认,明暗两界从即刻起结为友邻,和平相处。为方便联络,特设立明暗两界联络通道,专供明暗两界领袖沟通消息,协商事件所用。并任命人间世界徐氏世伯为明暗两界联络通道联络官,全权负责明暗两界联络通道一切事宜。

    下面的签名已经模糊不清了,估计是当时明暗两界几位领袖和首领的笔迹,而徐世伯应该是我的一位远古祖先。

    “如果先生是想要这件古物,”我爸爸把镜框递给那个客商,“敬请拿去便是。”

    “徐老板想错了,”不料那个客商却摇了摇头说:“我不是要这份文件。”

    “那先生的意思是?”我爸爸不解的看着他。

    “我是想请徐老板子承祖业,担任明暗两界通道的联络官。”那个客商语出惊人。

    “难道真有这种什么明界暗界的事情?”我爸爸惊讶的问。

    “不但有,而且我就是幽灵世界派来的。”那个客商此言一出,令我父亲大吃一惊,也把在场的齐叔吓了一跳,他们都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客商竟然是一个幽灵。

    在那个客商用穿越墙壁和家具的能力向我爸爸现场证明了自己确实不是人类之后,我爸爸不解的问道:“你们为什么要选择我?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世上早已经没有人知道我们家的这个秘密了,这份文件也早已失效,而且我也不知道该如果联络什么明暗两界。你们完全可以去挑选更好的人选呀?”

    “原因很简单。”那个幽灵世界的代表说:“徐老板具备我们所希望的三个条件,而其他的人类不具备。”

    “什么条件?”我爸爸问。

    “第一,”那个幽灵客商说:“徐家是世代富商大贾,在商界和政界名声极好,不但人脉广,朋友众多,而且行商诚实有信,世所皆知,这对日后开展业务很有用处。”

    “在人间世界里,像这样行商为人的,不止我徐某人一个。”我爸爸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问道:“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第二,徐家祖上曾经担任过此要职,”那个幽灵客商答道:“在人间世界当然已经无人知晓了,但是,在幽灵世界却不然。”

    “为什么?”我爸爸并不知道幽灵是无限寿的。

    那个幽灵客商说道:“因为那些当年参加过明暗两界谈判的幽灵,以及与明暗两界通道有过关系的幽灵们有许多都还健在,他们都还记得你的祖上,由你出面担任通道联络官,他们会很放心。”

    “第三个条件最重要。”那个幽灵客商不等我爸爸问便接着说道:“徐先生掌握着明暗两界通道的密钥。”

    “这怎么可能?”我爸爸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那个密钥就在徐先生家里,”那个幽灵客商说:“难道徐先生忘了吗?”

    看来老爷早就知道存在着这个密钥,齐叔回忆说,当时我爸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问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人类是很健忘的。”那个幽灵客商微微一笑,他知道我爸爸没有退路了,“这件明暗两界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你们人类甚至都没有写入历史,更没有留下只字片言的记录,可是,我们幽灵世界的朋友却一直记得。”

    “可是,据我家祖上传下来的说法是,”我爸爸辩解道:“明暗两界和谈签约后,已经不需要这个联络通道了,所以通道一直关闭至今。”

    “你说的不错,不过,现在又需要了,该重新打开了,要恢复联络了。”

    “为什么?”

    “这个你不要多问,你只要告诉我,同意还是不同意。”

    “同意怎样,不同意又怎样?”

    “徐先生若是同意当这个联络官,徐家所欠的一切债务全免,而且我还保证今后徐家生意兴隆,事业发达,并且会有一个重誉守信的好名声。如果徐先生不同意,那只好麻烦徐先生现在就搬出徐公馆,而且不能带走一分钱,因为就凭徐家目前的产业,全都赔上也还不清徐先生欠下的赌债。”

    据齐叔说,当时我爸爸追悔莫及,但是,为了家业不败落,妻儿不受屈苦,只得被迫同意了那个幽灵客商的条件,找出了密钥,当起了明暗两界的联络官。那个幽灵客商倒是言而有信,把我爸爸所欠赌债一笔勾消,并且给我爸爸介绍了许多明暗两界的新客户和生意,而且每一笔生意都利润丰厚,但是,所经营的货物却异常的诡秘,只走徐家公司的帐,具体业务全部由那个幽灵客商管理,不在我爸爸的掌控之中。

    我爸爸也曾要求查帐验货,以保证不是非法生意。然而,当那个幽灵客商当着我爸爸的面把一只货箱打开后,我爸爸当时就傻眼了。

    “那货箱里装的是什么?”我问,我心中已经猜到,我爸爸当时看到的货物应该和那几晚我在朴贤哲也就是现在坐在我对面的齐叔的办公室里看到的货物是一样的。

    “是死人的尸体。”齐叔回答:“有时候是一件货箱,只有一具死尸,有时候是几件十几件甚至几十件货箱,上百具死尸。”

    我爸爸问,这些死尸为什么不送去火葬场火化或者安葬在墓地里?那个幽灵客商说,这些尸体都是不能在人间安葬的。

    “为什么?”我爸爸不解的问。

    “这些死尸都是死于谋杀,”幽灵客商回答道:“政治谋杀、商业谋杀、军事谋杀、帮派谋杀,恩怨谋杀,总之什么原因的谋杀都有。我们的顾主们不愿意让这些死证据留存于世,希望他们死后从人间世界消失得干干净净,不给顾主们找麻烦。”

    “所以你要把这些死尸运到……”我爸爸似有所悟。

    幽灵客商点头说道:“徐先生很聪明。不错,我们的业务就是把这些货运出人间世界,把他们直接送到幽灵世界去,而且对其中的一些重要货物还要直接送到幽灵世界的废界里去,以防万一,永绝后患。”

    “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是为了钱吗?”我爸爸良心不忍的说:“这个所谓的明暗两界的通道就是用来干这些勾当的?”

    “不是为了钱。”那个幽灵客商摇摇头说:“我们不缺钱用。”

    “那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爸爸不解的问。

    “这些人类的主顾都是我们的朋友,”那个幽灵客商回答道:“我们要维护他们的利益,帮助他们往上爬,为他们铲除掉挡在前面的敌人,协助他们掌握更大的权力。所以我们要满足他们的要求。”

    “然后呢?”

    “这个,你不用知道,以后自然会告诉你。”

    “如果我要退出呢,我不当这个什么明暗两界通道的联络官了,谁愿意干你们找谁去。”

    “太晚了,徐老板。”那个幽灵客商威胁我爸爸,“你已经知道得太多了,不干也不行。”

    “你不是就拿赌债要挟我吗?”我爸爸气愤的说:“我倾家荡产也还你!”

    “不,不,”那个幽灵客商一边摇头,一边冷笑,“徐老板,我不要你还债。如果你不干也可以,那你和你的全家就会像这些货物一样,从人间世界中消失,被直接送到废界去化为怨气恶风,忍受无穷无尽的苦难。”

    我爸爸沉默了。

    “老爷和太太的感情很好,他也非常疼爱你这个独生子,”齐叔接着说:“他不愿意让你们受到一点点伤害,只好被迫同意继续合作。”

    “后来呢?”我问,心里隐隐感到水镜老人说的也许都是真的。

    “后来太太发觉了这件事,便追问老爷。”齐叔继续说道:“老爷起先想编谎话敷衍过去,太太虽然平时性情温柔,但是却是一个眼里不揉沙子的女人,在她的一再逼问下,老爷只好把通道的真相告诉了她。太太听完后,立即要老爷断绝和那个幽灵客商的一切来往,说哪怕跟着老爷吃糠咽菜也要把赌债还清,不再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老爷不同意,他担心那个幽灵客商说到做到,真的会对太太和少爷你下手。老爷的态度令太太非常失望,当晚太太便带着你回了娘家。后来太太向老爷提出离婚,但是,在老爷的苦苦央求之下,顾虑到老爷的面子和徐家在社会上的声誉,还有少爷你今后的生活,太太又收回了离婚书,不过,却和老爷分居了,从此夫妻俩表面上是一家人,实际上却形同陌路。”

    听了齐叔的交待,我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努力回想起在人间世界时爸爸妈妈彼此之间那种彬彬有礼,犹如宾客相待的态度,还有他们对我的过份的疼爱,才明白也许自己竟然是当时维系爸爸妈妈表面关系的唯一纽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