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幽灵手册 第76章

作者:谢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七十六章、月落乌啼

    “我爸爸妈妈是怎么死的?”我问齐叔,心中预感到这件事一定和那个幽灵客商有关。

    “老爷舍不得太太,”齐叔回答道:“也实在不想继续当那个幽灵客商的帮凶,他跟我说,他要带着太太和少爷一起逃走,让我帮他去定飞机票。他自己去太太的娘家,请求太太的原谅。看来,太太真的原谅了老爷,老爷从太太娘家打来电话,问我行李准备好了没有,情绪很是兴奋。我告诉老爷机票已经买好了,老爷就让我开车把少爷送到机场去跟他和太太会合,可是,老爷和太太在开车去机场的路上就出了车祸。”

    “是你设计杀了我爸爸妈妈的?”我愤怒的质问道。

    “不,不是我。”齐叔急忙回答:“是那个幽灵客商下的手。”

    “是你告的密?”我追问道。

    “我……我当时鬼迷心窍了。”齐叔显得很懊悔。

    “想取代我爸爸的位置?”我鄙视的看着他。

    “是。”

    “想霸占我家的财产?”

    “是。”

    “怎么没把我一起弄死?”

    “当时少爷还小,徐家还有许多亲戚盯着老爷的财产,我不能凭白的就把徐家的产业归入我的名下,只能借口父业子承,徐家的所有财产归少爷所有,但是少爷年纪小,不懂事,暂时由我来代管,等将来少爷长大成人了,再由少爷接掌权力。”

    “所以我才活下来了?对吗?”

    “对。不过,我从小看着少爷长大,也是对少爷有感情,才不忍心下手。”

    “可是,在我即将长大成人的时候,你却忍心下手了。”我断定齐叔是制造那起让我从人间世界消失的车祸的罪魁祸首。

    “少爷说的没错,车祸是我事先安排好的。”齐叔无奈的点头承认,“可是,这不是我的主意,是那个幽灵客商命令我这么干的,他说通道必须掌握在可靠的人手里,这么多年过去了,徐家的亲戚死的死,散的散,没有人有能力来争财产了,到了斩草除根的时候了,我不敢不听他的。”

    “我的大伯全家、二伯全家,也是被你害死的?”我强忍住怒气问道。

    “是那个幽灵客商命令我干的。”齐叔总是把事情往那个幽灵客商的身上推。

    “我的小姨也是被你先收买后,又逼出国的?”

    “是。”

    “后来你为什么不用齐叔的真实身份,却假扮成朴贤哲?”

    “以管家的身份继承主人家的巨额财产毕竟会引起别人的怀疑,”齐叔说:“所以,就由和我们在生意上有密切来往的一个政府要员出面,宣布将徐家财产拍卖。当时我化装成买家买下了徐家的全部产业,并一次付清了钱款,成为了徐家财产的合法主人,我化装的这个买家就是朴贤哲。后来我就一直以朴贤哲的面目出现,终日带着一副假面具,不让别人认出我来。”

    “那个幽灵客商是谁?”雪儿问,她一直没有说话,始终在观察齐叔的表情,以判断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他在人间世界的名字叫常和平。”齐叔回答。

    “他的真名呢?”雪儿又问,我知道她指的是这个常和平在幽灵世界里的名字。

    “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齐叔回答:“不过,有一次我听一个来接货的幽灵叫他天星将军。”

    “是他?”我和雪儿几乎同时惊叫起来。

    “天星,我非杀了这个混蛋不可!”我咬牙切齿的骂道,这个杀害我爸爸妈妈的仇人,也是杀死我的仇人,我终于找到他了。

    “清荷是怎么回事?”雪儿突然问,我只顾着想自己的家仇了,差点把冒充齐叔的清荷给忘了。

    “听说少爷在幽灵世界里很有作为,并且到处打听老爷和太太的下落,这引起了常和平也就是天星幽灵的注意。”齐叔回答说:“他说他通过关系在幽灵世界的灵册司里查到了少爷的来历,担心少爷追查出真相,会坏了主人的大事,于是他就想杀死你。可是,几次和你交手都没有成功,反而损失了不少手下,于是,天星幽灵就让我把徐家的历史和老爷太太少爷的事情讲给他听,然后,他安排手下的一个叫清荷的女幽假扮成我,去探听你的消息,引诱你上当,想把你抓获后打入废界。”

    “这一切你知道的这么清楚,”我冷笑了一声,“恐怕不只是天星幽灵的主意吧?”

    “我、我是怕少爷查出真相,会来找我报仇。”齐叔看了我一眼,又急忙把头低下,“所以,所以……我对不起少爷,对不起老爷和太太。”

    “我现在就杀了你!”我一把揪住齐叔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不要杀我爸爸!”突然,房间的门被撞开了,月儿从外面冲了进来,她扑到齐叔的身上,用身子护住他。

    “月儿?”齐叔惊讶的喊道:“你怎么……”

    我和雪儿也都吃了一惊,没想到月儿会在门外偷听。

    “夏天,求求你,不要杀我爸爸。”月儿两眼含着泪水,企求的看着我,“我爸爸有罪,他对不起你们全家,可是,他是我爸爸呀,我求求你不要杀他。”

    “月儿,”齐叔震惊的问道:“你没有失忆?你全知道?”

    “爸爸,”月儿伤心的回答道:“我根本没有病,也没有失忆,家里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

    齐叔问道:“那你为什么要装病?”

    “爸,我恨你,我恨你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月儿一边说,一边委曲的掉眼泪,“多少个夜晚我都哭醒了,我真想离开这个罪恶的家。可是,妈妈去世的早,是你含辛茹苦把我带大的,我不忍心让你伤心,舍不得离开你,所以,我只好装病。你白天带上那个假面具出门,晚上回来再摘掉,为的是不让我知道你在干什么,怕我接受不了,可是,我还是发现了。我跟踪过你,却没有勇气揭穿你,于是我就开始假装失忆。我知道那个假面具的后面就是你,可是我却装做什么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了,我麻醉自己,欺骗自己,为的就是不再失去唯一的亲人,爸爸!”

    “月儿!”齐叔抱着月儿,痛哭流涕的说道:“都是爸爸不好,是爸爸对不起你呀!”

    “夏天,我求求你,”月儿哭着央求道:“不要杀我爸爸!我求求你了!”

    齐叔和月儿父女俩相对而泣,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时雪儿的一句问话暂时转移了话题:“做为通道的联络官,你能经常见到你的主人吗?”

    “不,不经常。”齐叔擦了擦眼泪,回答道:“主人只是在每三年举行一次的酒会上才露面,而且来无踪去无影的,事先不通知我。”

    “你们为了王者计划,”雪儿继续问道:“在人间世界到底安插了多少幽灵?”

    “具体的数字我也不知道,只有主人和天星将军知道。”齐叔回答。

    “这些年经你这个通道进入人间世界的幽灵有多少?”雪儿又问。

    “我没有记录,”齐叔摇了摇头,“怕是也有十几万个吧,不过……”

    齐叔欲语又止。

    “不过什么?”雪儿追问道。

    “在实施王者计划时,我们自己人,包括参加政变的幽灵和人类,在胸前都会缝有特殊的标记以示区别。”齐叔主动说出这件事,显然是想讨好雪儿和我,借此减轻他的罪过,以便求我放过他。

    “什么标记?”雪儿问道。

    “一个图案。”

    “什么图案?”

    “鹰头。”

    “图案在哪里?”

    “在密室里。”

    我闻听心里一楞,急忙问道:“这房子里有密室,我怎么不知道?”

    “密室还在老太爷在世时就有了。”齐叔回答。

    “通道的密钥也存放在密室里?”雪儿问道。

    “是的。”齐叔回答。

    “通道的密钥应该还有另一半,”雪儿问齐叔:“是在天星幽灵的手上,对吗?”

    “是的。”齐叔点点头说:“两把合一,才能打开或关上明暗两界通道。”

    “密室在哪里?”

    “就在这间卧室里。”

    “钥匙呢?”

    “雪儿,咱们还用得着钥匙吗?”我问,心想一间密室穿行而进不就行了?

    “这间房子里既有保险柜,又有密室,看来这密室不会像保险柜那么简单,可以随意进出。”雪儿盯着齐叔,“老实说,密室有什么机关?”

    “密室有一套自毁装置。”齐叔回答。

    “自毁装置?”我问道:“也是原来就有的吗?”

    “不是。”齐叔回答:“是我买下这栋别墅后才安装的。如果不用钥匙而进入密室,密室就会自行燃烧,毁掉里面的一切。”

    “钥匙呢?”

    “钥匙在吴妈手里。”

    “她也是你们的人?”

    “她是天星派来协助我的幽灵,也是来监视我的。”

    我这才明白,那个在爸爸妈妈去世后来到我家里当女佣,无微不至的照顾过我的吴妈,竟然也是天星幽灵的手下。

    “吴妈随时都可以进入密室吗?”雪儿问道。

    “不。”齐叔摇摇头说:“她并不知道自己手中的钥匙可以打开密室,那把钥匙同时也是她佣人卧室大门的钥匙,她只知道用它来开卧室的门,却不知道可以用它来打开密室的门,而且她也不知道密室在哪里。每次我要打开密室时,都是趁着吴妈出去买菜不在家时,才用她的钥匙去开密室的门。”

    我在心里暗自佩服齐叔的狡猾,密室的钥匙不带在自己的身边,却交给吴妈,而吴妈决不会想到自己每天使用的房门钥匙,竟然就是齐叔密室的钥匙,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很冒险的办法,实际上却令人意想不到的保险。

    “把钥匙拿来。”我命令道:“不要出去,叫吴妈来。”

    “装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不要让吴妈察觉出来。我们就在房间里,你别想耍花招。”雪儿警告齐叔,然后和我分别隐身进墙壁里。

    “吴妈。”齐叔按照我的命令,大声的招呼道。

    “来啦,老爷。”吴妈随着答应声推开房门,似乎她刚才就在门外的走廊上等着呢。也许是我们说话的声音太大了,又是深更半夜的,把她惊动了也说不定。

    “老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吴妈站在门口,向房间里打量着,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小姐也在呀。”

    “吴妈,把你卧室的钥匙给我。”齐叔说。

    “是。”吴妈一边伸手解下挂在腰间的一串钥匙,一边向齐叔走过来。

    突然间,吴妈手中刀光一闪,纵身向齐叔飞了过来,同时嘴里大声的吼道:“去死吧,你这个叛徒!”

    事出意外,我和雪儿都是一楞,急忙破墙而出,向吴妈直扑过去。

    但是,吴妈距离齐叔太近了,雪儿的速度再快也只能用手将将够到她的后衣襟,而我更是还在雪儿后面半个身子。

    眼看着吴妈手中的刀子直向齐叔的胸口插去,这时,站在齐叔身边的月儿突然扑到齐叔的身上,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吴妈的一刀。只听卟的一声轻响,刀锋直入月儿的后背,没及刀柄。

    “月儿!”我和齐叔几乎同时大喊了一声。

    雪儿以手当刀,直插进吴妈的后腰里,吴妈的身子立时软了下来,她被雪儿击中了灵谷。雪儿跟着用力往后猛的一拉,把吴妈整个身子甩了出去,撞在墙壁上,当即便从人间世界里消失不见了,而雪儿的手里却赫然多了一把钥匙。

    “月儿!”齐叔像疯了一样,抱着月儿拼命的摇晃着喊道:“月儿,都是爸爸害了你呀!”

    我扑到月儿身边时,月儿还有一口气。她艰难的睁开眼睛看着我,声音微弱的说道:“夏天,不要杀我爸爸。你答应我,好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边是害我父母,又杀死了我的仇人和凶手,一边是青梅竹马,临死央求于我的月儿,我的心里矛盾已极。

    “夏天,答应我,”月儿的声音越来越小,“答应我,夏天,答应我……”

    “月儿,我……我答应你就是了。”我咬着牙,朝她点点头。

    “谢谢你,夏天……”月儿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月儿!我的女儿呀!”齐叔抱着月儿,老泪纵横,疼不欲生,“我的月儿呀!可怜的月儿呀!是爸爸害了你呀,月儿!”

    此时,齐叔已经万念俱灰,月儿的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他神情凄楚的注视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女儿,脸上看不出是在哭还是在笑。

    “你打算把他怎么办?”雪儿问我。

    我摇了摇头,紧咬着嘴唇,不知如何回答。

    “你答应过月儿不杀他的。”雪儿说:“你自己看着处置吧,但是,不能让他留在这里,这里对我们还有用。”

    我很感谢雪儿,她把齐叔的生死交给了我,我明白她的好意。我走到齐叔面前,想把月儿从他的怀里接过来,可是,他死死的抱着月儿不放,我只好伸出双手,连他和月儿一起托起来,纵身飞出别墅。

    我在城外北方的山林中降落下来,本想把月儿掩埋在一棵大树下面,并打算履行我在月儿临死前对她的承诺,就地放了齐叔。但是,顾虑到那些负责接送死人类的幽灵们会粗暴的对待并不是寿终正寝的月儿,同时又想起雪儿说过的不能让齐叔留在此地的话,因此,我只好一手托着月儿,一手拉着齐叔重新起程,一路飞行,把他们父女俩直接送到灵界附近。

    我不敢太过靠近灵界,担心守界的幽灵会发现我,只好把月儿放在灵界边上,以便尽可能的缩短一些她进入灵界时的痛苦过程,茫茫灵界,愁云惨雾,我在心中默默祈祷,但愿月儿能在幽灵世界里过上安宁的生活。

    至于齐叔,我实在难以决定如何处置他,踌躇良久,还是让齐叔留在了月儿的身边,陪着月儿自生自灭去了。我转身离开灵界,飞起很远后,回过头来,看见齐叔仍然坐在月儿的身边,面对着重重迷雾,犹如一段枯死的木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