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幽灵手册 第77章

作者:谢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七十七章、勇闯灵界

    我回到别墅时,雪儿已经在卧室衣柜的后面找到了密室的暗门。雪儿用吴妈的钥匙打开暗门,一间幽暗的密室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密室不大,里面只有一张金丝楠木制成的高脚的供台,别无它物。一束微弱的射灯光柱照亮了供台上方一块一尺见方的面积。光柱的正中并排摆放着两件物品,左边的一件,是一幅图案,右边的一件是一把造型奇特的钥匙。

    “鹰头图案,”雪儿伸手从供台上把那幅图案拿起来,“应该就是它了。”

    我注意到那个图案上的老鹰头栩栩如生,似乎只要眼睛转动一下,鹰头就能立即活动起来似的。

    雪儿又从供台上取下那把钥匙,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看,然后把它递给了我,“这就是明暗两界通道的密钥。”

    那是一把水晶制成的钥匙,钥匙的一侧凹凸起伏,上面雕刻着很精美的花纹。钥匙的另一侧却是平整光滑的切面,似乎有人用一把极为锋利的刀将钥匙从中间切开,分成了两半,我手里拿着的只是其中的一半而已。

    我想起月儿的死与这把密钥有关,心里不由得有些伤感,心不在焉的看了看密钥,便把它交还给了雪儿。

    “飘儿,我知道月儿的死让你很难过,我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怪我疏忽了。”雪儿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我的脸颊,试图让我从悲伤中清醒过来。

    “这不是你的错。”我知道眼下不是儿女情长,伤心悲叹的时候,便极力的振作起来,说道:“雪儿,你说吧,我听着呢。”

    “这就好。”雪儿一边环顾密室,一边说道:“既然人间世界的这把密钥保存在这里,那么可以肯定,明暗两界的通道也就在这间密室里。”

    “这怎么可能?”我惊讶的注视着这间并不很宽敞的密室,“通道在我家里?”

    “这不奇怪。”雪儿回答道:“明暗两界的通道不像一般的通道或道路,不是有形有状的固定在某个地方。它是随着密钥的存在而存在的,密钥在哪里,通道就在哪里。如果现在我们手里有通道的另一半钥匙,按理说就能立即开启通道,与人间世界的领袖们取得联系。”

    “人间世界的领袖们怎么才能得到我们要求会面的消息呢?”我问。

    “以前是由人间世界的通道使者负责与咱们幽灵世界的使者联络和传递消息,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恐怕人间世界的领袖们都不知道他们的使者是谁,密钥在哪里,因此,才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类钻了空子。”雪儿思索着说:“所以,我们要主动采取行动。”

    “你的意思是?”我依稀猜到了雪儿的想法。

    雪儿点点头,“我们要在适当的时候,让人间世界的领袖们知道通道的密钥在我们手里,以便在必要的时候与他们取得联系。”

    “怎么才能让他们知道呢?”

    “用一个古老的办法。”

    “什么办法?”

    “在人间世界的报纸上刊登广告。”

    “现在吗?”

    “不。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控制住这个通道,”雪儿对我说:“控制的时间越长,对我们越有利。”

    “怎么控制法?”我问。

    “飘儿,”雪儿吩咐道:“你要留下一个分身,代替朴贤哲充当这个明暗两界通道的联络官。”

    “怎么个代替法?”我问。

    “外表好说,”雪儿把朴贤哲的面具交给我,“带上它,人类谁也看不出来,就是幽灵一时半会也看不出破绽来。”

    “可是,”我有些为难的说:“咱们不知道朴贤哲公司的业务往来,也不认识他的那些客户,这怎么办?”

    “只好随机应变了,”雪儿嘱咐道:“而且要尽量掌握明暗两界经过通道传递的各种消息,及时把情况转告给我。”

    “这我知道,放心吧。”我对雪儿说,虽然我自己心里并没有底。

    我留下了一个分身,看着他戴上朴贤哲的面具,穿上朴贤哲的衣服后,一边打量着他,一边不住的点头:“像,还真分不出真假。”

    “我的任务执行到什么时候?”分身问我。

    “尽可能的控制住这个联络通道,”我嘱咐他,“不过,万一遇到什么不测,不要傻守着,保命要紧,我可不想像上回那样让大家都跟着倒霉。”

    “放心吧,”分身笑了,“遇到危险我就溜,保证不耽误回归本身。”

    “飘儿,安排好了吗?”雪儿一直在等我。

    “安排好了。”我回答。

    “那好,我要回幽灵世界去了。”雪儿问我:“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我跟你回去。”我毫不犹豫的回答。

    “回去会很危险。”雪儿提醒我。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返回幽灵世界将面临极大的危险,现在我和雪儿已经成了幽灵世界的通缉犯了。

    雪儿注视着我,仿佛是在确定我说的是不是真话,“我出来的时候,灵界已经被封锁了,我还忘了问你,你是怎么出来的?”

    “是清荷帮我出的灵界。”我把在灵界上遇见清荷的事告诉了雪儿。

    “看来,这个清荷对你还满有情意的。”雪儿说着,拉起我的手,飞离了朴贤哲的别墅。

    “也不是啦,清荷只不过是……”我一时也想不明白清荷到底是怎么回事。

    “让我说中了吧?”雪儿偏过脸看了我一眼,用力的拉了一下我的衣衫,“真是个多情公子。”

    “雪儿,我没有,我发誓!”我咬牙跺脚的差点在天上踩了个空。

    “好啦,好啦!”雪儿很宽容的说:“如果还能见到那个清荷,我倒要好好的看看她配不配得上我的飘儿!”

    “雪儿!我真没有那种想法呀!我冤枉呀!”我说着,就自甘坠落,停止了飞行,双手并拢到两腿旁边,笔直的向地面上掉下去,就像我小时候在人间世界游泳池的跳台上往下跳冰棍一样。

    “哎,你给我回来!”雪儿急忙翻身向我扑了下来,一把抓住我的头发,不让我再往下掉。

    我的头皮被扯的生疼,像是快要撕裂了一样,我急忙向上飞起来,“快松开!快松开!头皮要掉啦!疼死我啦!”

    “飘儿,你没事吧?”雪儿急忙松开手,关切的问:“我真没用多大劲儿,真的!”

    我用手一边揉脑袋,一边围着雪儿不住的转圈,嘴里一边“哎哟!哎哟!”的呻吟个不停。

    “好了,别装了。”雪儿不高兴的闪到一旁,“我知道,你有你的自由,我不怪你。”

    “雪儿,不许你这样说。”我闻听这话,立即停在雪儿的面前,表情异常庄严,“请你相信我,要不,咱们打个赌?”

    “赌什么?”雪儿没好气的问。

    “赌一千幽年以后,不,一万幽年以后,”我举手发誓,“守在你身边的,喜欢你的还是我飘儿。”

    “一万幽年,好漫长呀。”雪儿摇了摇头,“飘儿,我不要一万幽年,我只要现在,只要你现在能和我在一起,我就已经很高兴很知足了。”

    “雪儿,你还是不相信我。”

    “不是我不相信你,是你自己不相信自己。若是真心喜欢,又何必非要等到一万幽年以后再去验证呢?按照人类时间,我来到幽灵世界已经几千年了,这几千年里,有多少幽灵曾经说喜欢我呀,可是,现在又有哪个还陪伴在我身边?这么久以来,我几乎都是独自熬过来的,只有遇到你以后,我才觉得自己在紫衫圣女的身份以外,还能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飘儿的女幽,哪怕只有一幽年,哪怕只有现在,我也知足了。”

    “雪儿,你为什么这样伤感?”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受,也不知道该如何宽慰她,“其实我没想过自己会活上一万幽年那么长,但是,我绝对想过我要和你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你会活那么长的,”雪儿说:“因为我要你活那么长,我不要你再离开我。”

    “我不会离开你的,雪儿,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听你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好,你面朝上‘躺’在天空中。”雪儿命令我。

    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便按照她的要求翻转过身子,仰面朝天的平伸开四肢,让自己飘浮在空中。

    雪儿飞过来,轻轻的躺在我的怀里,“我有些累了,飘儿,你带着我飞一会儿吧。”

    我没有想到她会这样主动的依偎着我,不由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抱着我。”雪儿在我怀里说。

    我伸出双手抱住她,却又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飞的别太快了,”雪儿吩咐我,“我想让你多抱我一会儿。”

    我抱着雪儿,在天空中飞翔,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风从我们的身边吹过,舒缓而又清爽,雪儿的头发飘起来,吹拂在我的脸上身上,令我陶醉。她的身体凉滑如水,轻若清风,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冲动,想进入她的身体里看看那里面都是什么样子,上次在墙壁里进入她的身体里时,就忙着通过她的眼睛观察敌情了,根本没有顾得上欣赏一下。

    我想像着她的身子里一定清清爽爽的,淡雅幽馨的像个仙境。

    “小坏蛋,不要打我的坏主意。”雪儿突然说。

    我被雪儿说破了心思,以为她生气了,可是,她并没有动,仍然舒舒服服的躺在我的怀里,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我也很享受很幸福,因为雪儿躺在我的怀里。

    “雪儿,”我幻想着说:“我真想就这样飞下去,就我们两个,一直飞到生命世界的尽头。”

    “我也想。”雪儿回答:“可是,也许这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次飞行了,好好享受吧。”

    我知道雪儿是在担忧我们回到幽灵世界后可能会陷入绝境,生死难料。连她都这样悲观,看来我们这次回去真是凶多吉少了。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问。

    “要么躲在人间世界里,找一个世外桃园,隐姓埋名,那样倒是可以安静舒适的过咱们俩的日子,不过,每十年要换一个身份和名字,省得人类把咱们当妖精了。”雪儿似乎是在说笑,但是语气却很沉重,“要么回到幽灵世界去,阻止紫衫王实施他的王者计划,那样的话,我们有可能被抓住,被杀死,被打入废界,永世不得超生。”

    “我们就会变成两股怨怒的风,”我想像着说,心里不由得感到一阵寒冷,“在废界里吹来荡去,无家可归。”

    “我们会被其它老资格的灵风们欺负,从最底层的灵风做起,没有现在的权力和地位,也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尊重。”

    “我们会为了生存,和其他的灵风们去争夺地盘,挤占窄小的空间。”

    “我们会后悔当初回到幽灵世界,自寻灭亡。”

    “我们甚至彼此都遇不到对方,直到衰老得只剩下一缕青烟。”

    “我们也许能相遇,只是已经认不出来自己的另一半了。”

    “我们有选择吗?”

    “我没有。”

    “那我也没有。”

    “飘儿,你可以不跟我回去,我是紫衫圣女,我有我的责任。”

    “我必须跟你回去,我也有我的责任。”

    “什么责任?”

    “爱你,帮助你,陪你一起去死。”

    “飘儿,我真不该喜欢上你。”

    “别忘了,是我先喜欢上你的。”

    “好啦,我已经准备好啦,灵界就在前面。”

    “我也准备好了。”

    “小心点。”雪儿说着,从我的身上翻身跳下来,拉着我的手钻进浓浓的迷雾之中。

    灵界上的迷雾似乎比往常更阴暗更浓密厚重,我和雪儿悄无声息的前行着,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没有幽灵杀手,没有埋伏,没有陷阱,可是,那是什么?

    迷雾越来越浓,越来越阴沉,我和雪儿像是在无数层棉絮里穿行,感到异常的艰难,速度被迫大大的减慢了。棉絮里似乎隐藏着无数重绳网,在不断的向我们兜头套过来,我们用手撕开前面的,后面的又会套上来,循环往复,无穷无终,直至我们筋疲力尽。

    “不能这样下去!”雪儿喊道,她的声音听起来那么遥远和微弱。

    “我快撕不动了!”我大声的喊道,自己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我们必须冲出去!”雪儿把嘴贴在我的耳边喊叫着。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身子突然被向后拉去,无数双尖如利爪的手抓住我的身子,要把我拉进阴暗的迷雾中。雪儿扑过来要救我,突然,一片密密麻麻的黑影挡在了她的面前,在我和她之间竖起了一堵幽灵杀手的墙。

    “飘儿!”我听见雪儿在呼喊,同时也看见那堵黑影们组成的墙不断被雪儿撕开一个又一个缺口,却又立即被更多的黑影们堵上了。

    我绝望的挣扎着,想用闪行术摆脱勾挂在我全身上下的利爪们,但是,我刚挣脱开这一群利爪,却又立即被更多的利爪们钩住抓牢,灵衫破碎,遍体伤痕,无法脱身。

    利爪们死死的按住我的身子,令我动弹不得,束手就擒。

    一声冷笑从空中传来,我看见一张脸渐渐的从迷雾中显露出来,怪笑着凝视着我。

    那是怪脸幽灵。他伸出一只手直插在我的胸膛上,令我几乎疼昏过去,同时抬起另一只手,向我脸上的灵谷猛击下来。

    我闭上眼睛,等待着那致命的一击,等待着废界的召唤。

    就在这时,钩在我身上的利爪们突然纷纷松开了,迷雾中响起了一片惊慌失措的尖叫声。我抓住这个机会,迅速抬起胳膊挡住怪脸幽灵向我砸下来的手,同时另一只手猛的插向他的胸膛。怪脸幽灵没有料到我会有能力突然反击,惊愕之下,急忙回过手去,挡住我的进攻。

    “你到底是谁?!”随着一声怒喝,雪儿从迷雾中冲了出来,左手直指怪脸幽灵的胸膛,右手向他的脸颊扫去,大有把他的脸皮一把撕下来之势。

    怪脸幽灵惊慌之下。立即松开插在我胸膛上的手,双手护在脸前,迅速向后退去,躲过雪儿横扫过来的手,倒飞而逃。

    雪儿的手扫了个空,随即回手一击,又差点击中怪脸幽灵的胳膊,怪脸幽灵惊叫了一声,一边逃跑一边命令道:“给我抓住他们!死活都行!”

    周围的迷雾中立即又伸出来无数只利爪,筋暴骨张的向我和雪儿直抓过来。

    “飘儿,快到我的身体里来!”雪儿向我喊道。

    “我和你一起冲出去!”我不愿意在她面前表现得软弱无能。

    “别争了,快进来!”雪儿催促道:“到我的身体里来!”

    我还想争辩,雪儿抓住我的手,用力的把我往她的怀里拉:“飘儿,就算我求你了!”

    我很少听见雪儿用这种央求的口气跟我说话,不好再坚持,顺势扑进了雪儿的身体里。

    我的脚刚从雪儿的身体外面收进来,雪儿就笔直的向上飞去,速度快如闪电。我在她的身体里调整好姿势,尽量让她不要觉得有累赘感,能够行动自如。

    “好了,飘儿,不要乱动!”雪儿边说边猛的调转身子,向下飞去。

    从她的眼睛里,我看见重云迷雾中无数个黑影向雪儿扑过来,无数只利爪在她的眼前一闪而过,无数只断手残肢在她的身边飞起落下。

    但是,黑影太多了,利爪太多了,雪儿上下冲撞,左右突击,总是冲不出去。黑影们挡不住雪儿双手的攻击,却不断的从她的身后脚下发起反扑,我感到雪儿的两条腿和双脚上已经挂上了许多只黑影的利爪,死死的钩住她不松开。

    雪儿闪行的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迷雾越来越重,越来越浓,把雪儿围得越来越紧。

    我不能就这样在她的身体里安心的呆下去,我必须有所行动,我要出去帮助雪儿。想到这里,趁着雪儿又一次翻转身子的瞬间,我借势也在她的身体里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身,把脑袋调到了她的脚这边来。

    “飘儿,你在干什么?”雪儿感觉到我在她身体里折腾,在空中很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马上就好了!”我一边喊,一边把头和双手从她的两条腿中间伸了出去,而把下半身留在了她的身体里。

    “你疯了?”雪儿回头看了一眼,看见自己的屁股后面竟然长出我的脑袋和两条胳膊,不由得吓了一跳。

    “这叫连体幽灵,”我向她喊道:“雪儿,你负责攻击前面,我来对付后面!”我一边喊一边伸手去抓钩在她脚腕上的一只利爪。

    “是你?”我一眼看见利爪后面的脸,是那三幽灵。

    “我等你好久了。”那三咬着牙狠狠的说道。

    “还有我!”那四突然从迷雾中钻出来,一把抓住了我的另一只手腕。

    “想抓住我去邀功吗?”我愤怒的喊道,同时奋力把那三的利爪从雪儿的脚腕上拉开,随手把她甩进了迷雾中,“做梦去吧!”

    “你混蛋!”那三的叫喊声从迷雾中传出来,显得异常刺耳。

    “这回你别想溜掉!”那四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腕,爪尖深陷进我的皮肤里。

    “你什么时候长出爪子来了?”我一边嘲笑道,一边转动手腕,反手抓住了她的爪子。

    “这是专门为抓你配备的,尝尝厉害吧!”那四说着,把另一只利爪向我的脸伸了过来。

    我没容她得逞,猛的拧动她的利爪,那四立时疼得大声惨叫着,整个身子被迫跟着自己的爪腕在空中转了半个圆圈。

    “去吧!”我顺势将手一推,把那四扔了出去。然后,双手连拧带撅,把钩在雪儿腿上和脚上的利爪们清理了个精光。

    “太好了!”雪儿立即感到轻松多了,飞行的速度又重新快了起来。

    我和雪儿一前一后,一个身子,两个脑袋,四条胳膊四只手,在迷雾中配合默契,进退如一,大开杀戒,所向披靡。雪儿是动力的源泉,带着我向前飞行,杀开一条血路,我是雪儿的后卫,保护她不受来自后方的偷袭。

    “飘儿,抱紧我,咱们要出去了!”雪儿大声的提醒我,同时抓住迎面冲过来的几个黑影,把他们甩进了迷雾中。

    我闻声回过头,看见雪儿正向着前方的迷雾冲过去,迷雾中隐约露出怪脸幽灵的面孔。怪脸幽灵看见雪儿直向他冲过来,急忙指挥身边的黑影们把雪儿挡住,但是,雪儿只盯住他,把其他黑影们甩在一边。黑影们想上前阻挡,又怕误伤了怪脸幽灵,只好跟在雪儿身后张牙舞爪的虚张声势。有的黑影看出了其中的门道,不想当替死鬼,索性把雪儿放过去,自己溜到一边躲清闲去了。

    怪脸幽灵几次甩不掉雪儿的追击,不由得有些慌不择路,雪儿趁此机会从他和黑影们之间的缝隙中一掠而过,冲出了重重的迷雾,带着我成功突围。

    “飘儿,把脑袋调过来吧,”雪儿回过头,看见我仍然脸朝后,伸着双手在空中比划,不由得卟哧一声笑了:“我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么个怪物,亏你想得出来。”

    “这叫急中生智。”我说完,把脑袋和胳膊缩进雪儿的身子里,舒舒服服的在她的怀里躺好。

    “哎,飘儿,”雪儿突然不自在的扭动了一下身子,“你还是、还是出来吧。”

    “让我再睡会吧,”我赖着没动,“这里面可舒服了。”

    “小坏蛋,占我便宜,快出来!”雪儿说着,身子猛的一甩,我只好连滚带爬的从她的身体里钻了出来。

    “是你让人家进去的,就呆了那么一会儿!”我不甘心的嘟哝着。

    “贪得无厌的家伙。”雪儿笑骂道:“以后看我还让你进来!”

    “生气啦,雪儿?”我嘻嘻笑着,和她并肩飞到一起,偏过脸去看她,这才发现她的脸颊泛起微微的粉色,比我看惯了的幽灵脸色好看多了。

    “不是生气,而是着急。”雪儿转过脸看了我一眼,“我们回是回来了,想过下一步怎么办吗?”

    “我回营地去,”我不假思索的说:“组织好红灵级队伍,等你一声令下就开战!”

    “跟谁开战?”雪儿问:“紫衫王?幽灵军队?”

    “那还有谁?”

    “那我们就是反叛。紫衫王的阴谋现在只有你我知道,如果现在就去告诉你的兄弟姐妹们,紫衫王有罪恶的阴谋,你要带领他们去攻打紫衫王,我想谁也不会相信,也不会跟我们走。”

    “那我们怎么办?”

    “我要先去找紫衫圣者们,向他们揭穿紫衫王的嘴脸和野心,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我跟你一起去吧,肯定有用得着我的地方。”

    “不,你和我在一起会让紫衫圣者们感到疑惑的,还要费口舌跟他们解释,反而不好。”

    “那我就先回营地。”

    “不,幽灵杀手们料到你会回营地,肯定会在各个红灵级营地附近设下埋伏,等你自投罗网。”

    “不让我跟着你,又不能回营地,那我去哪儿?”

    “戒律山。”

    “戒律山?水镜老人?”我没想到雪儿会让我去找水镜老人。

    “对,幽灵杀手们绝对不会想到你会去戒律山,而且那里有巨石幽灵守着山口,还有水镜老人,你先在那里暂时躲避一下,等我的消息再行动。”

    “好吧,我去戒律山。”我同意了,“不过,不管你有没有事,都要早点给我消息,好让我放心。”

    “放心吧,我有办法对付他们。”雪儿临别时又嘱咐我,“据我观察,那些在灵界上截杀我们的大多都是黄灵级的幽灵杀手,只有少数是蓝灵级杀手,你用闪行术去戒律山,一路上麻烦会少一点。”

    “雪儿,我知道上次温和幽灵在朴贤哲的公司里看见的那些爪子是干什么用的了。”我想起了那些幽灵杀手们手腕上佩带着的利爪。

    “我知道。”雪儿点点头,“看来他们真是费了不少心思呀。”

    我和雪儿在空中分手了,雪儿向东,我向西,各自飞向祸福难测的前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