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章 不是那么简单

作者:玉树灵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还为之前的事自责?好了,这都已经过去了,他现在可也好好的呢。”

    云诺依把李姝单独叫到一处,本来是有些事要交待一下的。

    结果看李姝这丫头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似乎还没从之前那件事情中走出来,只好叹了口气宽慰道。

    “诺依姐,我感觉这件事有些不正常,总感觉是别人有意那么弄的。”

    李姝说到这里有些沉默的眸子突然转了转,语气有些凝重的说道,“特别是那个突然出现的魔道中人,似乎也出现的太巧合了吧?我总觉得这里面似乎藏着什么大阴谋。”

    “诺依姐,这片范围可是在我们的防线之内呢,算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了吧,现在突然冒出一个魔道中人,这本来就有些不同寻常了,更何况以那个魔道中人的实力来看,至少都是一个魔将级别的魔人,这就更有些耐人寻味了。”

    “一个至少魔将级别的魔人,如此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我们的辖区,他难道真的是想找死不成?”

    “一个实力能有着魔将级别的魔人,我想应该也没那么蠢吧?但他既然已经那么做了,那肯定就有不得不那么做的理由,只是他那么做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我是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她确实想不通,那个魔道中人似乎就是为了在她面前显耀一番,只是跟她短暂的交手了几招,然后就拼着逃命去了。

    她可不认为那个魔道中人是怕她,毕竟他们双方的实力都还没真正的体现出来呢。

    若说对方是担忧暴露行踪后被围攻,那他既然那么做就已经暴露了啊。

    而且对方那么做仿佛就是为了故意引出她似的。

    她总感觉这是一个阴谋,只是到底是针对什么的?

    不惜暴露他的身份与行踪也要跟她交手几招?

    每次想到这里时,就有着浓浓的困惑不解。

    就仿佛这个魔道中人就是一个纯粹的白痴。

    如果说所发生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针对那个窝囊废?

    表面上看起来这似乎是最好的解释,可如果谁真的这么想了,那估计就是真的傻子了。

    能牺牲一个魔将级别的魔人,目的就是为了那个窝囊废?

    这听起来怎么这么的别扭这么的天方夜谭呢?

    更何况,这个窝囊废可不是那个魔人所伤的,而是那几个纨绔子弟互相切磋时,不小心的一个失误罢了。

    只是这个窝囊废当时有些时运不济。

    正好那个该死的魔人吸引到她注意力的时候,也几乎就是这个窝囊废出现意外的时候。

    虽然这看起来也太巧合了。

    不过这件事就是这么的巧妙。

    毕竟一边是出现了魔道中有着魔将实力的魔人,另一边是防线内几个重要子弟的玩闹,这两件事怎么看都没多大实质的联系吧。

    所以这也才是她最困惑不解的地方,因为她始终不相信那个魔道中人就真的是很恰巧的出现在这里了?

    如果真的是恰巧,那这也出现的太及时而且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就因为她被吸引了片刻的注意力,与那个魔道中人交手了几招,结果沈霄就恰恰在这时出现意外了?

    这种逆天的可都性都能被她遇上,她岂能不困惑?

    “难道那个魔道中人真的是为了他而来?”听了李姝的这番疑惑说词,云诺依紧紧皱了皱眉喃喃凝语道。

    这可怪不得她突然这么想,因为她很清楚如果魔道中人真的是为了那件事的话,别说牺牲一个魔将了,恐怕再花费十倍百倍的代价,他们也会冒险一试的。

    只是这怎么可能呢?

    要知道当初她那件事可是完全的机缘巧合,就算当初跟她交手的那几个魔将、魔王也可都是永远留在那片地方了的。

    包括对她有再造之恩的那个老人也就是她这个便宜老公的爷爷,也同样永远留在那里了。

    也就是说,真正知道她那件事前因后果的人,除了她云诺依外,这个世上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知道了。

    但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那个魔道中人如小姝这么所说的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诺依姐,你刚才说什么?”

    李姝很久没看见云诺依这副严肃的表情了,有些担忧的问道。

    “哦,没事。”

    云诺依突然理了下发丝,叹了口气,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姝,把你留在他身边,有些委屈你了。”

    李姝闻言急忙兜着嘴故作不满,“诺依姐,你这是什么话呢,我留在他身边基本又没做什么,整天就只是看着他游手好闲,好吃懒做而已,我还难得的乐的清闲呢。”

    “更何况诺依姐的事就是我的事,只是这次我让诺依姐你失望了。”

    看着李姝低下头又是一副很愧疚的神色,云诺依有些哭笑不得的敲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你个鬼丫头,故作气我是不是?”

    “好了,不说这些了,把你叫过来就是希望你别因为这件事在心中留下什么阴影,因为你是我最能放下心的人了,把你留在他身边,也是最可靠的,当然这样对你的确有些不公平,不过正因为我从没把你当外人,所以姐姐也就只好委屈你一些时日了。”

    “哎,能作为诺依姐最信赖的人还真不容易啊。”

    李姝闻言唉声叹了口气,还故作扮了个鬼脸的摇了摇头。

    “你个小丫头,竟然还逗起姐来了啊。”

    说着,云诺依狠狠瞪了她一眼。

    “呵,小姝再也不敢了,诺依姐您就大人大量饶了我这一回吧。”

    “装,你就给我作死的装。”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云诺依没好气的道。

    “不过小姝啊,有些事情我知道你是在为我打抱不平,但有些事呢,既然已经这样了,就让它顺其自然吧,毕竟这算是我欠他的,我也早就说过了,他自己活成怎么样,我管不着,我也不想管了,我现在就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他能好好的活着,或许我也就只能这么自我安稳吧!”

    云诺依说到这里时,眼眸中流露出一丝疲倦,一丝失望,一丝内疚,一丝无奈。

    李姝闻言也收起了她那双狡黠的眼神。

    她很早就知道诺依姐内心深处有一件很沉重的心事。

    虽然她不清楚诺依姐心底到底藏着什么,但她知道这件事绝对不是指外敌的入侵,从近来这一年多的时间,她能感觉的出诺依姐心底的那件烦心事就与这个恨铁不成钢的男人有关。

    而且若她没猜错的话,诺依姐之所以和这个男人成婚,恐怕也是由于这件事的原因吧。

    她有时候总会想,诺依姐与这个男人之间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可以让诺依姐不惜付出这么多?

    只是诺依姐从来都没有在她面前提过这件事。

    她明白诺依姐不告诉她,肯定有诺依姐不想说的苦衷。

    或许更多的还是诺依姐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吧!

    她不想诺依姐那么苦,她想为诺依姐分担,可她现在终于明白,有些事情,她终究只是一个‘外人’。

    如果硬要卷入进去。

    就犹如这次她自作主张的后果,就差点造成了她一生的愧疚。

    虽然说这次事件似乎是一些巧合中的巧合,但不管怎么说,她当时如果没有急着追出去的话,那也就不可能有这次的‘意外’了。

    李姝揉了揉有些红肿的眼眶,深吸了口气,望着云诺依突然挤出了一丝笑容故作轻松道。

    “诺依姐,通过这次事情,小姝也明白了一些道理呢。”

    “以后不管做什么决定,小姝都会和诺依姐您先商量的,再也不会如这次这样自作主张了,尤其是关于他的事,还请诺依姐您放心,我保证会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呢。”

    “小姝。”

    云诺依看着这一幕情不自禁的将李姝揽入怀中,眼眶也有些微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