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四章 图穷匕见

作者:喵咪妙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叶厉带着叶墨染气冲冲的赶到,便站在门外对着房内叫嚣“叫你们二殿下出来。”

    “叶……叶将军,我们殿下病重……”管家忙上前解释。

    “去你的,谁信你什么病重,若真是病重这府上也没什么太医郎中的忙着给治病,骗鬼呢?!”叶厉这一路走进来,越来越觉得可疑的很。

    按说这二殿下要真是病的厉害,瑞霖还不得举国之力网罗名医来诊治吗?哪里会像现在这般,二皇子府沉寂的很。

    “那是三殿下吩咐过太医和郎中都一早来诊治,如今已经傍晚,正是我家殿下安静休养的时候……”老管家上前解释,话还没说完,便被叶厉随手一推。

    眼看要摔在地上,背后却被人伸手一接,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福叔,没事吧?”

    “三殿下。”老管家老泪纵横的稳住身形,抹着眼角“没事,老奴没事。”

    二殿下自打病了这些时日以来,多亏了三殿下操持劳碌,眼看着人都瘦了一圈。

    奕雀煌松开他,看向叶厉,轻皱眉头“叶将军怎么在此?”

    “怎么?老夫知道二殿下病了不应该来看望一下吗?”叶厉与在御书房时态度截然不同,语气生硬轻蔑。

    奕雀煌淡淡看他一眼,嗤笑一声“叶将军不避讳我家哥哥过了病气,肯有心带着安和郡主来看哥哥,自是再好不过。”

    他又看向叶墨染“郡主自哥哥生病后还不曾来看望过,今日能来太好了,哥哥定然十分想念郡主。”

    叶墨染被他看的心虚,向叶厉身后蹭了蹭“我们还没成婚,我……我是女子不方便独自来看望,我……我今日是跟着爹爹来看看他好些了没?”

    奕雀煌心中冷笑,平日里没少来福泽王府耀武扬威的人如今竟然说不方便独自来,真真的是虚伪做作。

    他不再多说,抬脚便向门内走“既然二位来了,那便来看望一下哥哥吧。”

    叶厉与叶墨染对视一眼,奕雀煌这落落大方毫不遮掩的模样,倒是让他们有些心里没底起来。

    看他们父女二人仍在原地,奕雀煌也停下脚回头问“怎么了?”

    “我们不方便进二殿下的房中,你让二殿下出来便是。”叶厉梗着脖子说道。

    奕雀煌倒是被气笑了“我家哥哥身染重病,已经卧床半月有余,二位不会不知道吧?眼下如何还能走出来接见你们?”

    他说罢,也不再多看他们一眼,便转身进了房中。

    叶厉与叶墨染对视一眼,方才抬脚挪进屋内。

    一闻到房中的药味,叶墨染不禁皱眉“这什么味,也太难闻了。”

    叶厉则心下一横,跟着奕雀煌走进内室,而待他看清床上躺着形销骨立来形容都觉得欠缺了的奕雀策时,不禁心中都是一震。

    他感觉的叶墨染进来便想捂她的眼睛,结果倒是晚了一步,叶墨染已经惊呼出声“啊?!鬼……鬼啊……”

    她指着床上的奕雀策吓得眼泪都出来了,浑身打着摆子,瘫软下去。

    叶厉赶紧搀住她。

    奕雀煌面色冷厉的看向他们父女“叶将军,安和郡主。”

    叶厉咽了口唾沫“臣……臣在……”

    “我家哥哥病重,安和郡主身为妻子,虽暂时还未过门,但是不是也该留下来照顾一二?”奕雀煌面无表情的说。

    “不……我不……”叶墨染抱着叶厉的胳膊,哭的稀里哗啦“爹,我不要……他都成这幅样子了,我不要留下来……我怕……”

    叶厉心里暗骂这个没出息的货,但再看那床上躺着生死不知的二殿下,自己心里也是发毛,只能硬着头皮说“殿下……今日在御书房,殿下刚答应要帮忙斟酌如何退婚……”

    “嗯?”奕雀煌冷冷的质疑“难道叶将军与安和郡主是眼看着哥哥不如曾经所以才想着避开?敢情二位是看上我哥哥的身份地位才死缠烂打的求着攀亲,一旦我哥哥有了磨难,二位便着急撇开关系?是把我奕氏皇族当软柿子任意搓揉捏扁不成?!”

    叶厉一身冷汗,三殿下就只差没指着鼻子骂他大逆不道,眼下这些话可算是句句如针似箭,将他刺成了刺猬。

    他噗通一声跪地,磕头如捣蒜“三殿下息怒,三殿下饶命。”

    “饶命?如今父皇将朝政大权交给本殿和哥哥,但叶将军手握两方兵权,自恃甚高看不起本殿,将本殿和哥哥都看成毛头小子,想着欺负也是理所应当。只是你就不怕本殿将你们父女二人今日之事大白于天下,看看天下人如何指着叶将军的脊背骂你逆臣贼子吗?!”奕雀煌冷笑连连。

    “殿下,殿下饶命啊,臣……臣知道错了。”叶厉最怕的就是被人看不起,若是真的被天下人如此嘲笑,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尤其是那战北伯,自小便以嫡长子自居,丝毫不把他叶厉看在眼中,若是……若是让他知道此事定然会笑掉大牙。

    “错?何错?本殿可不敢擅自宽恕叶将军父女对哥哥的菲薄。”奕雀煌行至奕雀策床前,为他掖了掖被角,轻声问“哥哥,此事该当如何你来做主。”

    “兵……兵权。”奕雀策努力转头盯着叶厉,嘴唇颤抖,费劲全身力气突出两个字。

    叶厉浑身一颤,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奕雀策“二……二殿下……”

    奕雀策慢慢阖眸不在看他。

    “叶将军,你也听到了,我哥哥所说的,交出兵权,此事既往不咎。否则要兵权还是要脸面,你自己斟酌着办!”奕雀煌撇了叶厉父女一眼,端起桌上的药碗,半扶着奕雀策动作轻柔的给他喂药。

    如此以来,奕雀策的容貌,叶厉自是看的再清楚不过,二殿下油尽灯枯不要紧,哪怕是死了也不要紧。

    眼下他叶厉先是要在二殿下病重之时要求退婚,再是闯入二殿下府上大闹……

    兵权……若不是亲眼看着二殿下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叶厉真怀疑这哥俩联合起来做戏给他使绊子。

    “怎么?叶将军是不舍得?还是真的不把我奕氏皇族放在眼中?”奕雀煌冷冷的说。

    “臣不敢。”叶厉牙咬的咯吱作响。

    “即刻将兵符交去兵部。”奕雀煌微微眯起眼眸。

    “臣没带在身上。”叶厉低着头,面色已经一片死灰。

    “来人,跟着叶将军去府上,陪同叶将军一起将兵符送去兵部。”奕雀煌一抬手,立刻有黑骑营的护卫首领岳峰进门来。

    “是。”岳峰看向跪在地的叶厉“叶将军,请吧。”

    “三殿下,那婚事……”叶厉不死心,难道交出兵权,自家女儿还要嫁过来背上那个劳什子命硬的帽子不成?那他镇国将军府岂不是……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