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天唐锦绣》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黑锅已备

作者:公子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房玄龄略作沉吟,问道:“这是你的想法,还是太子的意思?”

    房俊摇头道:“太子仁厚,岂能愿意大动干戈,落人口实?这种事情自然是要孩儿出头。借着这个机会,也能让那些意欲追随晋王的人看看,让他们行事有所顾忌,如此才能够将争斗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不至于没了底线,沆瀣一气。”

    他太了解关陇贵族了,这些人平素根本不将王法放在眼内,唯实力论高下,你若被他得势,必然竭尽全力不择手段将你彻底击溃,反之若是撞在石头上,则立即偃旗息鼓,有所收敛。

    他将关陇贵族得罪得最狠,结果怎么样?那些人如今了叫嚣的声音都没有,只敢暗戳戳的想一些阴谋诡计,却也并未下狠心实施。

    那就是一群欺软怕硬的货色……

    房玄龄叹息道:“你参与得太深了。”

    他素来奉行的便是不偏不靠,在储位争夺之中保持中立,只向皇帝效忠,将来谁继承了皇位谁就是真命天子,绝对不会掺和进争储之中。

    起先的时候房俊也是如自己一般的政见,结果后来却渐渐发展成为太子的坚实拥趸,这令他深感忧虑。

    虽然不明白儿子为何悍然维护太子,甚至不惜将自己张贴上“太子党”的标签,誓将自己与太子统一阵线,共同进退,但房玄龄一直以来都未曾予以制止,他相信以房俊展现出来的政治智慧,做出这样的选择自有他自己的道理。

    必将将来这偌大的家业需要房俊去继承,是一帆顺遂也好,是经历挫折也罢,都要他自己去感悟去经历。

    可支持太子是一回事,去报复那些反对太子的人又是另一回事。

    朝堂之上政见不合乃是常事,许多人在朝堂之上为了利益争斗不休寸步不让,私底却私交甚好。立场各有所需,这是大家都默认的道理,可一旦涉及到私下打击报复,则完全变了性质。

    房俊却不以为意,解释道:“这事儿若是旁人去做,势必要得罪一大批人,毕竟有些超越了政治斗争的底线,就如同孩儿与关陇贵族那般,已经接下死仇。但由孩儿出面,大家却只是认为此事惹恼了孩儿,棒槌脾气发作报复一番,实乃理所应当。只要控制好方式与后果,就算是谢偃那些人本身,也不会将孩儿视为仇敌,不死不休。”

    这就是暴脾气的好处。

    谁都知道他是个棒槌,一心一意支持太子结果被人从中作梗挑起储位之争,岂能不发火?暴脾气发作,只好不做的太过分大家都能够理解,并不会将之联想到太子身上。

    毕竟太子仁厚天下皆知,仁厚祥和的储君怎么会报复臣子呢……

    只要不将报复联想到太子身上,此事便会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既能够起到惩前毖后的效果,更不会引起大面积的不满与惶恐。

    房玄龄仔细斟酌,认可了房俊的做法,却警告道:“一定要注意控制,千万不能造成不可收场之后果,否则舆情汹汹,别说太子护不得你,就连陛下也会责怪于你,那时候可就当真成了孤臣,除非太子顺利继位,否则你所有的前途尽毁。”

    房俊自然知道轻重:“父亲放心,孩儿自有分寸,况且孩儿也用不着自己出手。”

    房玄龄奇道:“你欲何为?”

    “咳咳,先前孩儿在九成宫,魏王殿下前去寻我,急着与我一起下江南。上次华亭镇震天雷失窃一事,江南士族逼着诸多关陇贵族对孩儿做出了补偿,孩儿觉得那些不义之财并不适合接收,正巧魏王殿下亟需资金开拓县学乡学,孩儿便将这些产业钱财转手赠予了魏王殿下,也算是为大唐的教育事业尽一份力。”

    “这事儿办得不错,世间最无用便是黄白之物,吾家如今金银满仓,何必再去贪图那些别人家的产业?凭白让人心生嫉妒。不过你确定魏王会按照你的意愿行事?”

    “父亲放心,如今魏王一穷二白,兜儿里铜钱都没几个,谁给他钱他就听谁的。再者说有了筹钱这个幌子,谁也不会认为他是倒向了太子这边,他做起事来自然无所顾忌。这位殿下可从来都不是个怕事的,为达目的更是不择手段。”

    “……你想法倒是不错,就是有点缺德啊。”

    “父亲此言差矣,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况且如今的魏王根本不在乎什么储位,而满天下的办学却又给他带来盛极一时的声望,他正需要做些事情来自污一下,阐述自己的立场。”

    “那行吧,反正你自己斟酌,别将殿下坑得太狠。这位殿下虽然有些骄傲自负、骄纵任性,但本质却绝对上佳,只看愿意为了大唐教育事业四处奔走竭尽全力,便值得钦佩。”

    “谨记父亲教诲。”

    “走吧,既然魏王殿下登门,为父自然要去拜见,不能失了礼数。”

    “喏!”

    ……

    两父子从正堂出来,到了客房,却见到魏王李泰正拈着茶杯,站在西侧窗前,将窗子推开,凝神眺望。

    有隐约的童子诵读声传来。

    见到房玄龄父子,李泰连忙将茶杯放到身边茶几上,抬手施礼:“学生见过梁国公。”

    作为朝廷大佬当中经义造诣最深的几人之一,想当年李泰也是向房玄龄求学过的,不仅对房玄龄的学识深感折服,更是敬佩房玄龄的为人,一直以来在房玄龄面前都是执子侄礼。

    房玄龄不敢托大,连忙还礼:“见过魏王殿下。”

    叙礼之后,三人分别落座,房玄龄瞅了一眼窗外,问道:“殿下在看什么?”

    李泰道:“不远处那几栋镶嵌着玻璃的房舍,便是农庄的学堂吧?”

    房玄龄抬眼向外一瞅,这个角度正好能够见到学堂一角,且有孩童的诵读声传来,便颔首道:“正是。”

    “本王听闻房家农庄早已施行强制教育,所有庄里的适龄孩童必须去学堂上课,由庄子里支付一些杂费束脩。梁国公在朝中之时心系万民勤于政务,致仕告老亦不肯闲下来,不计投入的教育后代延续国学,如此心境,着实令人敬佩。”

    李泰慨然说道。

    谁都知道教育的重要性,自古以来想要冲破阶级阻碍,要么习文治理江山,要么修武建功立业,可是又有谁能够强制性的命令家中奴隶亦要习文修武,却承担昂贵的学费?

    一则是这笔钱完全没必要花,再则,奴隶就是奴隶,为主家卖命便是,学那么多有什么用?

    房玄龄捋着胡须,道:“殿下过誉了,不过是教授孩童一些粗浅的知识,将来能够识字计数,于愿已足。”

    话语虽然谦逊,但眉宇之间的得意却无法掩盖。

    虽然设立私塾令庄中适龄孩童强制入学乃是房俊的主张……可若没有自己这个当爹的支持,他玩得转么?

    儿子的功劳由当爹的承担,自是理所应当……

    李泰衷心道:“本王之所以成立‘大唐文化振兴会’,起因便是受到二郎的指点,之后更见到贵府在教育上做出的变革与努力,这才下定决心。如今各地县学、乡学设立颇多,所有花销由父皇的内帑以及本王四方筹措,虽然捉襟见肘倒也可以勉力支撑,唯有这师资却是严重不足,还望梁国公能够多多帮衬,共建千古未有之教育盛世。”

    房玄龄虽然执政之时并不拉帮结派,但十余年宰辅担任下来,门生故吏遍及天下,尤其是其背后的山东世家更乃国学之根源,若是能够让这些七宗五姓的子弟去往天下各地的县学、乡学充当教谕,眼中缺乏的师资迎刃而解。

    至于如此做法会否是的山东世家趁机壮大,打破朝廷眼下的权力平衡,却并不在他的考量之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