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章节目录 260、求婚(一更)

作者:侧耳听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夜幕降临,新的一晚到来,姚婴给齐雍喂饭,之后又将他带回房间洗漱了一番。

    他一直都很听话,并不抗拒,即便姚婴用手巾把他的脸都搓红了,他好似也没知觉。

    她觉得这种普通的刺激,他可能感受不到,能让他有所反应的就是针刺了。

    本来应当今日一早给他针刺的,但和罗大川离开了一天,都耽误了。

    蹲在床前,把他的脚都给洗了,姚婴这才将水盆撤走。

    随后,又返回把他按在床上躺着,抽出长针来,再次施行每日都进行的扎针。

    这几日,她比较着重于他的两条腿,而且,这两日看到了成效,她认为非常有用。

    盘膝坐在床边,背对着床外,姚婴抽出长针来,又看了看他的脸。

    “还真乖。不过,这次最好不要踢腿,若是把我踢下去,有你好看的。”每次扎他膝盖他都条件反射的踢腿,好几次都差点踢到她。

    别看他好像没什么力气,又没自主意识,但是腿长,飞起来那一下子把她撂倒轻而易举。

    将他的中裤挽上去,到底是从小习武,就算是现在没什么意识,但双腿仍旧十分坚硬。

    如同往日,她捏着长针,下针,眼睛都不眨。

    那个被扎的人这次倒是没踢腿,只是全身都好像抖动了下。

    姚婴眼睛一动,随后看向他的脸,他却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

    几不可微的皱眉,姚婴随后撤针。起身,悬在他上方,用两指把他的眼睛拨开,之后又试探了一下他的呼吸,在他的脖颈上试了试脉搏。

    好像没什么问题,她还觉得是不是这一下扎的太重,把他给疼晕了。

    继续下针,这一回他倒是没怎么抖动,只是脚趾头看着有点儿奇怪。

    姚婴的手指在他腿上摸索,以为自己扎错了脉络,或是每日都下针,扎的有点儿多了。

    对于正经的医术,她是不会的,只是根据自己所想的来。

    也没准儿,是扎的次数太多了,会让他觉得很疼痛的脉络,刺激的太多,兴许会起反作用。

    坐在那儿想了半天,姚婴放弃了继续扎他的腿,把他的手拿过来放在膝上,今日便只扎手吧。

    他的手被贯穿过,那种疼痛,也未必会及得上她这种扎脉络时的疼痛。

    烛火并不是特别明亮,姚婴也格外的认真,她也担心会下错针。

    扎完一只手,又扎另外一只手,最后扎完,姚婴发觉他的手心都流汗了。

    抓着他的手,手指顺着他的手心轻抚,的确是他在流汗,不是她。

    看向他的脸,他还是那闭着眼睛的样子,好像睡着了。

    “齐雍?”她唤了一声,但是那个人并没有回应她。

    深吸口气,姚婴把他的手放下,之后盖上薄被。

    盘膝坐在那儿看着他,乌溜溜的眼睛倒映着他的脸,在她的眼睛里,他的模样极其美好。

    躺下,姚婴盯着他的脸,一边抓着他的手,轻轻地搬弄他的手指。

    其实他这样无法表达自己时,倒是给了她肆无忌惮的机会。

    微微起身,挪到他身边,枕在他肩膀上。他的身体真的很热,也难怪那时齐加姚趴到他怀里会睡得那么好。

    如果天气寒冷,和他在一起,都不用想其他取暖的法子了。

    呼吸间都是他身上的气息,姚婴抓着他的手一直拿到鼻子前来,深深地嗅了嗅,“还是好香啊。你这段日子也没洗澡,我都没办法那么周到的照顾你,你居然还这么香。那时你臭不要脸的说这是自己的体香,如今看来,可能真是那么回事儿。你一个大男人,居然还有体香,也是匪夷所思。”

    把他的手背举到眼前看了看,随后咬了一口,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但也足以让她觉得过瘾了。

    “肉价不同,若是把你按肉价卖,你肯定能卖到最贵的价钱。”捏着他的手仔细的看了看,她一边感叹,这自带体香的人,和寻常人的价钱肯定不一样。

    她兀自的说了这么多,也没得到回应。倒是赤蛇憋不住了爬出来,一直爬到她的身上,意图缠在她手上。

    姚婴把它拎起来,举着看了看,之后就随意的放在了齐雍的身上。

    它扭动着身体,好似不太愿意待在齐雍身上。不过,他也没反对的把它赶走,它转了转,就自动的在他身上盘成了一圈儿。

    黑夜寂静,外面金隼也飞到别处去玩耍了。这山里猎物十分多,正是它的天地。

    枕着齐雍的肩膀,姚婴也不知何时睡了过去。而那个一直一动不动的人也睁开了眼睛,缓缓地吐了口气,之后微微侧身,便瞧见那个睡得特别熟的人。

    薄唇微弯,随手把一直趴在他身上的赤蛇扔到床下去,也根本没管是否会摔死它。微微起身,展开双臂,将她抱入怀中。

    她很是柔软,大概是因为白天累了,他抱她的时候,她不是很情愿的皱眉。

    齐雍却是根本没有管那么许多,揽着她,忍不住低头在她额际轻吻。

    片刻后,他才缓缓的把她放开,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他动作极轻的把她放开,然后绕过她下了床。

    穿上黑色的劲装,他始终寂静无声,顺着后窗距离住在这里其他人最远的地方离开,融入黑夜,便没了影子。

    这一夜,姚婴睡得还算安稳,只是觉得自己被什么给包裹住了,因为温暖,她生出一股这是齐雍怀抱的错觉。

    直至太阳跳出来,听到了护卫起床做事时发出的声音,她才睁开眼睛。

    而醒来之后,便也知道为啥自己有一种被拥抱的错觉,是因为被子缠在她身上。这宛南天气很好,夜里也根本无需裹得这么厚重,她也因此而捂得满身汗。

    扭头看向旁边,齐雍还躺在那里睡着,这被子也不知何时都跑到了她身上来。

    昨天走了太多的路,再加上这段时间心力交瘁,昨晚大概是心情放松了些,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身上裹着被子缠的像蚕蛹似得,她都没醒来过。

    从被子里出来,姚婴第一件事便是倾身去看齐雍。确认他呼吸正常,脸色也还可以,这才放心的下床。

    洗漱了一番,出门,便瞧见东哥坐在院子里喝茶,一副十分闲适的模样。自从昨天他心情变好之后,今天好像就特别放松。一大早的,居然还煮了一壶茶在这儿喝。

    “早。”走过去,在旁边坐下,姚婴也自己动手倒了一杯。

    “这清晨的空气真是好,我就想着,若能活到上了年纪,便找一个这样的地方养老。每日喝喝茶,吹吹风。”东哥笑着说道。不过,他这梦想也是有前提的,是能活到那个年纪。

    姚婴倒是几分感慨,在长碧楼,能活着到老,似乎并不容易。

    看着东哥,姚婴却忽的发觉,他今日心情未免太好了。

    “东哥,你这是忽然间想开了?还是说,得知了什么喜事?蛇头湾那里,有最新的进展了?”姚婴几分无法理解,这人的心态,转变的也太快了些。

    东哥愣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蛇头湾没什么进展,这孟公子,可能、、、。或许是来到了这个地方,忽然间的让我觉得舒坦了许多。”

    “孟老爷若是闹到了皇上那里去,也不知皇上会如何给个交代。其实我心中有许多疑惑,但眼下,也解不开了。”说起孟乘枫,姚婴心下不由一沉,他会死,真的让人无法相信。他是个很有风度很温和的人,如此便没了,连尸体都找不到,作为认识他的人,仍旧觉得恍若梦中。

    “孟老爷这个人,有些愚钝。去皇上那里闹,也闹不出什么结果来。若是激怒了皇上,没准儿还得受罚。说起来,他此生能够生出两个那样的儿子来,也着实是让人意想不到。”说起这个,东哥也是疑惑。这龙生风凤生凤,偏偏在孟老爷这儿,这话没得到印证。

    “孟老爷基因差,不代表人家夫人的基因也差。孟夫人,和芸梦夫人,我都见过,温婉美丽。那孟夫人一看就不是个寻常的女子,来自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而且那时听说孟夫人生病了,如今得知孟乘枫出事,也不知会有多伤心。

    两个人坐在这院子里闲聊,倒是过去了很久,齐雍还没醒来。

    姚婴反而觉得稀奇,这脑子不好使了,觉反而多了。睡懒觉到这种程度,也是意想不到。

    忍不住回房去看他,抓着他的手摆弄了一阵儿,他终于睁开眼睛了。

    看着他那迷蒙的样子,姚婴不由笑,“睡个懒觉而已,还把你累够呛。起来吧,洗漱一下,吃饱了之后,今天姐姐带你出去玩儿。”

    那个人被她扶着坐起身,挪到床边,她蹲在地上将他的靴子套上,直接把他弄到外面去洗漱。

    这竹舍的后面有一口水井,这早晨打出来的水特别清凉。姚婴强硬的按着齐雍,非得让他接受一番冷水的刺激。

    齐雍闭着眼睛,完全无反抗之力,两个人在院子里表演,可把刚刚醒来站在门口的罗大川乐坏了。

    他整颗脑袋就像接受狂风洗礼的雄狮一样,但他对自己的形象却是毫无所觉,还有心思笑别人。

    洗漱完,早饭也好了。护卫的手艺还算可以,将就着吃,反正也没人嫌弃。

    填饱了肚子,姚婴便说要带齐雍去那最高处看看,看一看竹子的海洋到底是什么模样。待回来了,她就用画画刺激刺激他,没准儿能想起来一些什么。

    其他人也没说什么,收拾了一下,便留下一个人在家看守,其他人则离开了。

    沿着略微起伏的竹林小路往高处走,其实距离这里也没有多远。姚婴牵着齐雍的手,走在前面,不时的和罗大川说几句话。

    罗大川的伤口不疼了,也显得比较有精神,蓦一时阴阳怪气的说一些很欠揍的话。若不是后面有人跟着,姚婴还真想给他两脚尝尝。

    很快的,终于抵达了高处,竹子也没那么茂盛,看得见远处的天空。

    金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它都飞到下面去了,竹海翻腾,想必它也很开心。、

    走出最后一片竹子,脚下的路也到了尽头,湛蓝的天空进入视线,看向远处,漫无边际的都是竹子。

    因为站在高处,看见的皆是竹叶,接连成片,随着有风吹过,它们也在摇晃。绿色的海洋,又无比绵软,让人不由的想躺上去,体验一下是不是如看到的这般柔软。

    金隼就在那上空飞行,它看起来真的挺开心的,这一夜都没回去,始终在这儿玩。

    “这风景不错,小爷喜欢。”罗大川站在不远处双臂环胸,那造型几分不雅,瞧着好像要朝下面撒尿似得。

    不过,能得他赞叹不错,那必然是少见。他可能长得粗,但是从小到大都生活的优渥,见识的都是好东西。

    东哥和护卫也过来观看,此地风景的确好。蓝天和竹子的海洋相接,在此处除了这两样,便看不到别的了,不由让人生出一股,这世上只有蓝天和竹子的错觉来。

    那些文人雅士喜欢来这里小住,如今真是了解他们的内心,这里的确不错。

    姚婴亦是觉得很好,弯起眉眼,转脸看向站在她身边的人,他直视前方,好像真的也在看风景。

    就是不知他对这风景有何见解了,这么美,若是画出来,必然能卖上好价钱。

    这喜欢画画的人,估计对美丽的风景都很敏感。

    只可惜她不会画,若是会画画,倒是可以把他之前的样子都画下来给他瞧瞧,让他自己瞧瞧,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模样。

    微微歪头看他,其实希望能在他脸上看到一些特别的,就算是表情能够有一点点变化,她也会很开心的。

    他的眼睛倒映着远方的蓝天绿海,好似将他的眼睛都染得发亮了。

    白云在蓝色的天空上飘着,金隼也逐渐的飞高,好像要和白云比肩。

    如此天高美景,人在这之下,真的特别渺小。

    那边,罗大川直接坐在了一块凸出的石头上,两条腿垂下去,就那么悬空着,侧面看着很是危险。不过对于他来说,这都不算什么。即便真的掉下去,他也能做到毫发无伤。

    “今儿这天是真蓝,你说小爷若是跳上去,这天上的白云能不能接住我?”罗大川突发奇想,问道。

    “你可以试试。”姚婴看了他一眼,说道。

    “诶,你说,在这儿把公子推下去,他能不能扑腾扑腾。没准儿,就忽然醒了。”脑子一转,罗大川又冒出个想法来。既然大夫没招儿,那就自己想招儿啊。

    姚婴无言,那边东哥也不由得摇头,这罗大川,口无遮拦,拿他没任何办法。

    “我说真的,那叫什么来着,死马当活马医,试试呗。”他们应该考虑一下的,各种法子都试试。这民间有多种偏方,有的听起来是胡扯,但,有时候真的好用。

    “你才是死马。”姚婴很不爱听,这人就不能把这些词儿用在合适的地方么?

    咂咂嘴,罗大川不说了,他不说话还不行么。

    转眼看向站在身边的人,姚婴觉得他的表情好像真的有些变化,但又说不出具体的变化在哪儿。

    握紧他的手,却忽然感觉,他好似也在回握她。

    缓缓低头,看着他的手,姚婴缓缓的举起来。

    风吹过,带动起下面的竹海,所有的竹叶都在摇晃,发出沙沙的声响。

    这高处,好似距离蓝天特别的近,而他们站在这下面,与几粒微尘也没什么区别。

    白云在飘,犹如不会停止的时间,像流沙一样根本抓不住。几个呼吸,几个眨眼,便流走再也不回头了。

    收紧了手指,发丝在脸颊旁跳跃,姚婴眨了眨眼睛,随后将他转过来,面对自己。

    放开他的手,她从衣服里拿出昨日买来的指环,在阳光下,样式别致,闪着光。

    “齐雍,我也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听到。以前,我只是觉得你长得好看,以美色迷惑了我。我也因此而变成了一个肤浅的人,认为自己在意的也只不过是你的。但,此时才觉得,我之前的想法有多可笑。我不是个能理清自己感情的人,或许我也根本没有感情可言。我很无趣,尤其是和你比较起来,更是无趣到极点。现在你变成了一个比我更无趣的人,我心里终于平衡了。我想,咱们往后就这么无趣下去吧。这个是我昨天买的,看到的时候,我就忽然想到,咱们孩子都生了,还没有特别正式的谈过这件事呢。你曾说,我要给你下聘,你就答应。今天,我就用这个下聘了。”看着他,姚婴弯起眉眼,眼睛却有些发疼,因为他可能都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一只脚向后挪了下,她单手抓着裙摆,之后便在他面前单膝跪下了。举高了手中的指环,她笑看着他,“齐雍,你娶我吧。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